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白天被閃婚,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> 第723章:做不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白天被閃婚,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第723章:做不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但是在看到她脖頸之處的小草莓的時候,他的一顆心開始逐漸變得陰沉下來。

果然傅少霆這個男人是想要向他宣誓主權的。

愛德華的雙手緊緊的握緊,但是在看到蘇牧婉的時候,他心中的陰霾也逐漸的散去。

“既然我已經來了,那麼就說出事情的真相吧!”

蘇牧婉抬眸,看向身邊的男人。

她的語氣甚至是有些疏離,也有些不耐煩。

愛德華的唇角噙著淺笑,現在看到蘇牧婉就在她的身邊,他的一顆心也安穩了許多。

“放心,今天既然讓你過來,那麼我肯定會告訴你的!

但是,你想不想知道你的秘密?”

愛德華將麵前的酒杯之中,都倒滿紅酒。

然後將一杯已經倒好的紅酒,遞到蘇牧婉的麵前。

“你知道我的身世?”

蘇牧婉薄唇輕啟,淡淡的說道。

其實她在心中已經大體知道愛德華可能會知道她的身世,冇有想到此時他竟是直接說了出來,這也挺令她吃驚的!

“是的,我知道你的身世!”

愛德華說的十分淡定,就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控中一般。

蘇牧婉端起酒杯,輕抿了一口。

“你的要求是什麼?”

她知道,這個男人是不會輕易將她的身世告訴她。

她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他的身上。

想要知道此時他究竟想的是什麼,隻不過他的眸底晦暗不明,蘇牧婉看不清楚他眸底的表情。

“先嚐嘗這個!”

愛德華將她愛吃的菜端到她麵前。

“謝謝!”她仍舊是客氣而又疏離。

“你的身份不簡單,而我想說的是,在你知道你身世的那一刻開始,你的人生就會發生不一樣的軌跡。你還想要知道真相嗎?”

愛德華這次是谘詢她的意見。

“願聞其詳!”

蘇牧婉想要知道,她現在的人生已經這樣糟糕了,還能比現在還要糟糕嗎?

“在你知道真實身份的那一刻開始,你就是我的未婚妻身份,這個你能接受嗎?”

愛德華眸光一瞬不瞬的看向麵前的女人,她唇紅齒白,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誘惑著他。

在之前,愛德華知道蘇牧婉是他未婚妻的時候,他的內心是排斥的,甚至想要暗中將她解決。

但是現在,好像他有些享受這樣的身份,特希望蘇牧婉能夠變回原先的身份。

這樣他還有機會和她在一起。

在愛上她的時候,他就變得有些卑微!

蘇牧婉也冇有想到事情竟是會發展到現在的地步。

“什麼,你的未婚妻?”

如果在不瞭解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的情況下,或許還認為他開玩笑,但是在知曉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的時候。

蘇牧婉知道,他不會輕易的開玩笑。

這樣的結果,也是她始料未及的。

“是的,這樣的結果,你還想要知道你的身世嗎?”

愛德華眸底甚至是閃爍著細碎的光芒。

他的眼眸甚至是有些炙熱,看向蘇牧婉的肌膚,想要將她看穿。

蘇牧婉手中的被子緊緊的握緊,她貝齒緊緊的咬住唇畔。

好像在認真的思考著什麼。

“你是不是D國皇室中人?”

蘇牧婉思考了片刻,直接開口問道!

愛德華冇有想到,蘇牧婉竟是直接將這句話說出口。

他的表情一怔,隨即又恢複原先的表情。

“不是!”

他淡淡的說著,隻不過愛德華的這句話,更是讓她有些摸不到頭腦。

難道一直以來,傅少霆的調查都出現了偏差了嗎?

“你可以給你時間思考,你考慮一下,是不是要知道你的真實身份,如果你真的想要得到原先的一切,那麼你就是我的未婚妻!”

愛德華的話,讓蘇牧婉的心一緊。

她從小就想要知道她的身世,如果換做在冇有認識傅少霆之前,她可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。

因為在她的眼中,和誰結婚都是一樣的,所以她並不在乎。

但是現在,她竟是不能接受這樣的後果。

她清楚的知道傅少霆為她做了什麼?日後無論她的身份是怎樣的存在,她都會永遠的陪在傅少霆的身邊。

但是現在卻告訴她,要是恢複原先的身份,那麼她就會成為愛德華的未婚妻。

她感覺上天一定是在跟她開玩笑。

為什麼她想要知道她的身世,竟是這樣的困難?

“那我的身份是不是和皇室有關?”

她換了一種說法問道。

“牧婉,現在就算是我說是,你也冇有辦法回到原來的身份,隻有我纔可以幫你!”

愛德華說道。

蘇牧婉從他不否定的語氣之中,也可以聽得出來,看來她的身份還真的是和皇室有關係。

隻不過,現在她想要恢複原先的身份,需要他的幫助。

而她恢複身份的代價就是,會成為愛德華的未婚妻。

也就很有可能,傅少霆會從她的生命之中離開。

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,無疑是殘酷的。

原本蘇牧婉打算,無論她麵對什麼樣的答案,都能夠坦然的麵對,但是在遇到現在這種情況的時候,她實在是不能在向剛來的時候,那樣的冷靜。

事情關乎到傅少霆,她真的是做不到。

“我會給你時間考慮,你現在也不用著急回答我!”

愛德華還是和原來一樣的紳士與儒雅。

明明他是一個十分有渴望和心機的男人,但是在他的臉上,她竟是看不出絲毫。

這樣的男人,是十分讓她害怕的。

蘇牧婉並冇有過多的停留,在她站起來想要離開的時候,愛德華也跟著站了起來。

“牧婉,你應該知道女皇現在的身體狀況,所以你要趕緊做決定,興許還能在她離開這個世間的時候,還能見你一麵!”

愛德華的聲音就像是平地中的一聲悶雷,竟是在她的頭上“轟隆”一聲。

看來她真的和皇室有關,而那個垂危的女人就是她的奶奶,她一聲都在苦苦的尋找她。

蘇牧婉也知道,這無疑是愛德華想要給她施加壓力。

想要讓她儘快的做出選擇。

隻是這件事情讓她根本就不可能立即做出選擇。

她現在也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做?

放棄傅少霆,她做不到?!

讓垂危的老人在閉上眼睛的時候,都留下遺憾,她也做不到。

她的心就好像是被人揪著,呼吸都是痛的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