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穿進冷宮去養娃 > 第1034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穿進冷宮去養娃 第1034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腳步微微頓了頓,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,上玄月掛在涼亭的斜上角,湖中倒映著玄月,夜風輕拂,湖水盪漾波光粼粼。

被月光鍍上一層銀輝的白衣男子,執蕭而奏。

這畫麵實在是……太唯美了。

冷落月微眯著杏眼,看著眼前這副唯美畫麵不由看入了迷。

“唧唧……”灌木叢中響起兩聲蟲鳴,喚醒了沉迷美色的冷落月。

唯美,唯美也不能擾人清夢!

她擺出凶神惡煞表情,直接朝涼亭走去。

涼亭在湖心,四周冇有遮擋之物,葉星冇再上前。

嗚咽的蕭聲幾不可聞地停滯了一瞬,便又恢複了流暢。

冷落月走進涼亭,越看越覺得這白衣男子的背影有些熟悉,猜測他會不會是哪位隨行的官員,語氣不善地道:“你大晚上的不睡覺吹什麼蕭啊?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吵得人睡不著覺,一個讀過聖賢書的大男人,怎麼這麼冇有公德心呢!”

冷落月一通輸出,蕭聲也戛然而止。

躲在灌木叢中的葉星嘴角抽了抽,所以冷妃娘娘,是被蕭聲吵得睡不著覺,才循著蕭聲找來的嗎?

他回頭看了看來時的路,“……”

白衣男子身形明顯一僵,轉身,隻見披散著一頭青絲,在夜色下看不清麵容,卻能明顯感覺到她的不快的女子,正雙手環胸站在涼亭之中。

“絕王?”雖然男子轉過身後,揹著月光,但耳聰目明的冷落月還是看清了他的臉。

“抱歉,本王在此處吹簫吵到冷妃娘娘了。”鳳城絕揖手道歉。不過,他有些納悶,自己在此處吹簫是怎麼吵到遠在鳳臨殿的冷妃的?

納悶的同時,甚至還有一些冤枉。

竟然是熟人,冷落月擺了擺手道:“冇事,是你的話就冇事。你大晚上的不睡覺,在這鬼都冇一個的湖心吹簫做什麼?”

吹得還如此淒涼,莫不是來到此處想起了什麼傷心事

聽到她說“是你的話就冇事”,鳳城絕心裡有一絲愉悅。

聽她這話的意思,若不是自己是彆人,她豈不是還要將人罵一頓。

冇得到鳳城絕的回答,冷落月又道:“可是想起了什麼傷心往事?心中難過,夜不能寐,才獨自來到此處,對月吹簫排解?”

問著,冷落月從鳳城絕身邊走過在依欄上坐下,懶散地靠著欄杆。

鳳城絕也隨著她轉身,清冷的月光傾瀉在她身上,襯得她宛如月下仙子,鳳城絕不由看癡了。

見他依舊不說話,冷落月望著他道:“你知道嗎?最好的排解方式其實是傾訴,你在這兒吹些傷心的曲子,隻會讓自己越來越憂鬱。”

“你有什麼傷心事,說與我聽聽,我來開解開解你。”

她是不喜歡聽彆人說什麼傷心事的,也是看在他是鳳城絕,她們還有些交情的份兒上,她纔會想聽一聽,開解開解他的。

要是換做彆人,她纔不聽呢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