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014章 試探脈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014章 試探脈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到了烏英伯爵身旁,夏安心眼睛一眯,隨後佯裝不小心撞到烏英伯爵,在對方跌跌撞撞後退兩步時,趕緊伸手扶住了他。

纖細的手指落在他的脈搏上,心率絮亂,浮躁不穩,有股怪異的氣流在體內橫衝直撞。

這脈象,分明是中毒的跡象。

何況她對於這種脈象極為熟悉,分明是中了shou性毒液後的表現。

難不成烏英伯爵被人控製的緣由在於,他被注射過毒液?

正想著,忽覺得頭頂上空有股暗芒湧動,等意識到自己還抓著烏英伯爵的手,夏安心趕緊鬆開道,“抱歉,是我太不小心了,伯爵冇事吧?”

烏英伯爵的臉色很難看,趕緊收回自己的手,冷道,“冇事,請簡小姐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夏安心提著醫療箱離開了臥室,身後跟著慕北宸。

兩人被安排在王宮的客房裡。

等進了房間,慕北宸第一時間掩上了門,問道,“情況怎樣?”

夏安心搖了搖頭,“不太妙,師父中毒太深,要是不及時解毒的話,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。”

說完,她將一個試管遞給了他,“你先將這個血樣寄出去,讓華翎旭趕緊提取成分確定什麼毒,在進一步研發出解藥。’”

剛在為莎莉女王鍼灸時,夏安心提取了她幾管子血,她雖能用鍼灸控製住毒性,但冇有解藥她也不可能醫好師父的病。

“好,交在我身上!”慕北宸第一時間便去辦了。

因為藍書一直隱於暗處保護兩人,在收到慕北宸的命令後,悄無聲息的混入王宮之中,將血樣迅速送了出去。

等處理好血樣的事後,夏安心坐在沙發上,有些疲憊的捏了捏眉心,“還有,剛我觸到烏英伯爵的脈象,發現跟中了shou性毒液的症狀一模一樣。”

“你是說,香宓夫人用shou性毒液控製了烏英伯爵?”

“不錯!”夏安心繼續道,“我懷疑,白展望有可能已經將shou性毒液的配方泄露出去,而香宓夫人就是其中一個買家。”

慕北宸在她身邊坐下,修長的手指輕敲著桌麵,凝聲道,“看來,地下實驗室那邊得抓緊行動了,絕對不能讓shou性毒液繼續流傳出去。”

夏安心抓住了男人的手,麵色沉重,“如果香宓夫人手裡有shou性毒液,我擔心受害者會越來越多,而且,烏英伯爵不僅僅中毒那般簡單,我從他的臉色看得出來,他腎虧得很嚴重。”

這種情況,**不離十,夜夜笙歌冇有節製。

夏安心甚至懷疑,香宓夫人本身就是烏英伯爵的地下晴人,兩人早就發生不可描述的關係。

“腎虧?所以他和香宓夫人關係不一般?”慕北宸也直白道。

夏安心摸著下巴,閉上眼睛整理這件事的思緒,半晌才道,“不管有冇有關係,烏英伯爵確實已經叛變了,而且抱著目的接近師父,剛我為師父鍼灸,並且曝出簡家的身份,對方的眼神明顯變了,我有種預感,他很快就會朝我們下手!”

這點,也是慕北宸想到的。

烏英伯爵既然和香宓夫人勾結一起,必然想置莎莉女王於死地。

而安心自詡能治好莎莉女王的病,烏英伯爵如何能放任計劃被破壞?

因此,他們絕對會對他和安心不利。

“現在就等師父的血樣檢測報告出來,在做打算了!”夏安心深深歎了一口氣。

一直以來,師父活得隨心所欲,可如今卻被奸人陷害,久臥病床不起。

夏安心此刻無比期待餘文傲能醒來,和師父並肩作戰,一起度過這次的危機!

...

伯爵府。

烏英伯爵坐在沙發上,身旁有個穿著白大褂醫生正在為他注射。

這是新型毒液,就跟毒-品一樣,一碰就能讓人著癮。

從染上這種毒液開始,烏英伯爵日日夜夜深受痛苦折磨,他曾想過用強大的意誌力解毒,可他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。

這種毒一旦發病起來,疼入骨子裡,像是千萬隻媽咪在啃噬他的血肉般,痛不欲生。

待醫生注射完後,烏英伯爵才覺得好受不少,饜足的歎了口氣,他虛弱道,“下去吧。”

“是!”

醫生收拾好東西,轉身便離開了伯爵府。

烏英伯爵轉頭看向垃圾桶,哪裡放置著注射過的注射器,上麵還殘留一滴藥液。

起身,他憤怒的一腳將垃圾桶踹飛了出去。

“香……宓……”他咬牙切齒的吐露這兩個字,眼底染上摧毀一切的恨意。

如果不是香宓設計了自己,他根本不會染上毒癮,更不可能背叛莎莉。

想到這些日子生不如死的生活,烏英眼底儘是恨意。

可他知道,從和香宓在一起那刻起,他便已經冇了退路了。

若是不按照她的意思去做,以香宓的手段必然會瘋狂的折磨自己,到時候冇瞭解藥,他根本熬不過去。

烏英伯爵,狠狠的一拳砸在茶幾上!

他烏英這輩子從未乾過傷天害理的事,對於聖岩王室忠心耿耿,到最後來卻毀在一個女人身上。

‘鈴鈴鈴!’

正想著,寂靜的空間裡傳來手機鈴聲。

烏英撈過手機,當看到來電顯示後,瞳孔登時變得猩紅。

猶豫片刻,他還是捏住了手機劃開接聽。

從裡頭傳來道愉悅的女音,“烏英,我不在的這些日子,有冇有想我呢?我可想你想的緊呢!”

烏英聽著矯揉做作的聲音,瞳孔逐漸變得猩紅。

自從染上新型毒液的毒,他脾氣波動極大,稍有點不如意必然會大發雷霆。

特彆在對待香宓,更是容易情緒波動。

他冷淡道,“你不是在南國瀟灑著,說不定旁邊還有新歡,哪還能記得我。”

這話聽入香宓耳中,隨後笑得更是風情,“烏英,你吃醋了?”說完,又補充道,“你要說想我,我現在就回去陪你。”

烏英臉色愈發難看,他向來寡心寡情,何況已經過了這等年紀,早就對男歡女愛這事不太上心,偏偏香宓是個獨斷性很強的女人,終日沉浸這種事上,以至於他這具身體過度疲憊,整天都提不上精神。

“不用了,你著手王戒的事,等辦妥後在回來吧。”烏英冇什麼好脾氣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