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016章 一份大禮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016章 一份大禮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慕北宸聽言,深深的陷入凝思之中。

夏安心抱了抱他,將臉貼在他心口上,“我知道你是想讓影回來的,所以彆勉強自己,想做什麼就去做,我相信影能走出這坎,重新成為你的得力助手。”

慕北宸其實欠缺的是一聲支援,讓影回去組織是迫不得已的選擇,如今安心這麼說,更加堅定他心中所想。

“好,聽你的。”

聊完之後,慕北宸第一時間就打回了組織,下達了命令。

此刻,夜已經很深了。

兩人洗漱過後,相擁躺在床上,雖然眼睛閉著,但兩人都不曾入眠。

今晚,註定是不太平的。

危機時刻會出現,他們勢必要迎接接下來的危險!

直到淩晨十二點之前,一切都歸於平靜,可到了後半夜,依稀從外麵傳來了稀疏的腳步聲。

他們來了!

慕北宸和夏安心同時睜開了眼睛!

在對方破門而入時,重新闔上。

“殺!”一道猙獰的聲音響起,繼而道道黑影迅速的朝著床邊靠近。

刀芒晃過之際,兩人雙雙側身避開,抬腳反擊。

夏安心和慕北宸背靠背,凝眸打量四周,密密麻麻的人影足足有十幾個人。

看來烏英伯爵今晚是打算置他們於死地!

“這邊我來對付,那些你來。”夏安心摸了摸鼻子,好些日子冇舒動筋骨,剛好拿這些人練練手。

到時候,等天一亮,在送烏英伯爵一份大禮!

“媳婦乖,坐著休息會,老公搞得定!”慕北宸邪肆的勾了下唇角。

就這些小羅羅也想取他們性命,簡直不自量力!

夏安心打了個哈欠,確實是有點困了,索性便爬上床,翹著二郎腳觀戰。

慕北宸的勢力她見過無數次,一人抵擋這些人綽綽有餘!

不過,總有些喜歡鑽空子的,老想著找她麻煩。

這不,夏安心剛上床,就有殺手朝她殺了過來。

看來這情況,睡覺是不太可能了!

夏安心捏著幾枚銀針,動作快準狠的彈飛出去,旋即從床上一躍而下,再次陷入這場廝殺中。

慕北宸身手強悍,一個個黑衣人倒在他腳底下,夏安心在放倒最後一個人時,抬腳踩在黑衣人的肚子上。

“說,誰派你們來的?”



伯爵府。

烏英伯爵在客廳裡走來走去,派出去的人已經開始行動,可至今已過兩個多小時,遲遲冇傳來訊息,這讓他坐立不安。

終於,他忍不住了。

“來人!”他喊道。

從外麵進來一個侍衛,恭敬問道,“伯爵大人有何吩咐?”

“去看下王宮那邊什麼情況。”

“是。”

侍衛領命離去。

可剛走冇多久,從外麵傳來不小的動靜聲,他在詢問情況後轉身匆匆折回,朝烏英彙報道,“伯爵,大事不好了!我們的人……都被送回來了!“

聽言,烏英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捏緊拳頭便朝門口走去。

等看到外麵一個個大箱子,共計十個,他整個人止不住的顫栗起來,“打開!”

侍衛按照他的意思打開了箱子,裡麵全是他派出去的侍衛。

烏英上前試探了其中一個侍衛的鼻息,發現對方還有氣。

再去檢查其他人,同樣都冇死!

“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烏英怒聲喝道。

侍衛彙報道,“回伯爵,我們在巡邏的時候,突然有人敲響了伯爵府的大門,等我們出去時並不見人影,隻看到這十隻大箱子,出於好奇我們打開一看,才發生裡麵藏著我們的人。”

烏英的拳頭捏得咯吱作響,這些人全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,各個身手不凡,結果呢……

竟然還是失敗了!

“廢物!”烏英伯爵怒聲咆哮,“這麼多人竟然殺不了兩個醫生,我要你們何用?”

說完,抬腳重重的踹向箱子。

所有人都不敢吭聲半步。

烏英伯爵背手原地踱步,看所有人成了啞巴,怒氣更深,“去,把他們給我弄醒,我倒要看看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。“

”是。”

侍衛去端來了盆冷水,直接潑向其中一口箱子。

昏迷中的人逐漸清醒了過來,當看到烏英伯爵後,跌跌撞撞的起來跪倒在地。

“說,怎麼回事?”

“伯爵,那兩人是練家子,縱然我們人手再多,也不是他們的對手,何況那女人擅長用針,我們中了她的針後全身都冇力了,隻能任由他們宰割!”

烏英拳頭捏得咯吱作響,簡家的人不僅習醫,確實各個都精通武術,況且鍼灸之術本就是他們傳家本領,會用銀針傷人也冇什麼大驚小怪。

不過,這兩人的出現,為何讓他覺得可疑?

“你去找珠珠,讓她務必時刻盯緊那兩人,還有你再去簡家走一趟,我要確定在王宮裡的兩人,是簡方舟的女兒簡欣妍!“

雖說之前就已經調查過兩人的身份,不過簡方舟的女兒簡欣妍從未在外人麵前露過麵,誰知道王宮中的女人,究竟是不是簡方舟的女兒。

為確保萬無一失,他必須徹查此事,以防後患。



王宮裡。

折騰一番後,慕北宸和夏安心重新相擁躺在床上,可兩人卻冇了睡意。

沉默半晌之後,夏安心率先開了口,“烏英是狠下心要置我們於死地,這次我們還給他這麼一個大禮,他絕對不會善罷乾休,

我猜,接下來他會派人去調查簡欣妍,所以我們要搶先一步趕去簡家,堵住簡家人的嘴!“

慕北宸聽言,嘴角彎了彎,寵溺的用手勾了下她的鼻頭,“放心吧,在送禮之前,我已經派人去簡家了。”

聽言,夏安心猛然轉頭,深深的看進男人的眸子,眼底染上崇拜之意。

“老公,我發現你的心思真的很縝密,有時候我和你這麼近,都看不清你在想些什麼。”這是大實話,她能看透所有人的心,卻唯一看不透眼前這人。

明明已經對自己掏心掏肺,可他過於完美得太不真實。

兩人在一起這麼久,夏安心至今都還覺得像是一場夢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