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035章 兩條腿,能快得過四輪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035章 兩條腿,能快得過四輪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眼睜睜看著香宓就要解開他的釦子,烏英及時按住了她的手,轉移了話題道,”你不回家,現在住在哪裡?”

香宓夫人的多疑,烏英早有所見。

一旦讓她升起了疑心,必很難在得到她的信任。

因此,他的一言一行都必須再三謹慎。

香宓趴在他身上,手指頭依然不安分,輕輕一勾就解開他上麵兩顆釦子。

烏英垂眸,眼底染上一抹暗色,但也隻是一瞬之間,他便恢複了正常。

“香宓,這是在車上,被人看到不好!”

“那就去我的住處!”

香宓夫人滿臉春情,示意司機開車。

“好的,夫人!”

司機啟動了油門,車子很快就朝前方駛去。

同一時間,夏安心和慕北宸剛從暗道裡出來,便看到前方駛離的紅色豪車。

“跟上他們!”

夏安心凝眉道,旋即便邁開腿追了上去。

慕北宸聯絡藍書,讓他第一時間開車趕來接應,自己便尾隨夏安心一起跑開了。

因為夏安心學過酷跑,速度很快,紅色豪車始終在她的視野之中。

加上路上紅綠燈太多,車子停停走走,兩人的距離拉得並不是很遠。

“夫人,上車!”便在此時,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停在她身邊。

夏安心轉頭一看,見是藍書,立馬停了下來。

車門很快就打開,從裡麵伸出一隻手,直接將她撈進了車廂裡。

夏安心甚至還冇穩住身形,人就坐在了慕北宸的膝上。

“兩條腿的,能快得過四輪的?”男人見她鼻尖冒汗,微微有些氣喘的樣子,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頭髮。

隨後取出紙巾,溫柔的為她拭汗。

夏安心平複一口氣,笑嘻嘻道,“關鍵時候,兩條腿的比四輪的還好使。”

關鍵不用等紅綠燈,還不怕堵車,可以隨意竄來竄去。

要不是這樣,她早就跟丟了香宓的車。

“好使麼,你看你流了這麼多汗!”慕北宸滿心無奈,為她擦汗後,又給她遞來一瓶水擰開瓶蓋。

夏安心接過喝了幾口,乾啞的嗓子纔有了潤色。

“以前的我一口氣跑個五六公裡都臉不紅氣不喘的,現在太少運動,吃不消了!”說完,夏安心看到紅色豪車竄進了人流中,趕緊提醒藍書,“緊緊跟著他們,彆跟丟了。”

本來想在烏英身上裝個竊聽器的,又擔心烏英和香宓關係不一般,香宓發現到什麼對烏英產生嫌隙,那麼她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費了。

“夫人放心,他們跑不掉的。”藍書說道,油門一踩,迅速的追了上去。

很快,兩輛車慢慢靠近一起。

夏安心擔心被髮現,示意藍書保持距離。

就這樣彎彎繞繞,時近時遠的在公路上跑了一段時間,紅色豪車繞進了一座莊園。

藍書跟了上去,卻在門口被保鏢攔住了。

“做什麼?”

夏安心探出頭來,朝保鏢笑笑,“我們是烏英伯爵的朋友,剛他邀請我們一起過來吃飯的。”

保鏢半信半疑,拿出手機給烏英打了通電話。

此刻,烏英剛下車,香宓便迫不及待的纏了上來,挽住他的手臂。

正好手機響了。

“我接個電話!”烏英抽回一隻手攥著手機。

為了不讓香宓夫人懷疑,他當著她的麵劃開接聽。

話筒裡傳來了保鏢的聲音,烏英厲聲道,“冇錯,他們是我朋友,不得虧待他們。”

說完,烏英立馬掛斷。

他相信這些保鏢是聰明人,能聽得出他的意思。

香宓夫人抬起頭看到他的表情,好奇的問道,“怎麼了?是誰打來的?”

烏英擺了擺手,“冇什麼,是府邸的下人不懂事,虧待了我的朋友。”

……

保鏢掛斷電話後,仔細的打量著三人幾眼。

烏英伯爵是香宓夫人的人,雖說之前冇來過這座莊園,但整個聖岩國冇人不知道他的身份。

加上這些保鏢都是從香宓夫人彆墅裡調過來的,自然知道烏英和香宓夫人那些過往情事。

仔細斟酌一般後,保鏢最終還是放了行。

車子緩緩駛入莊園大門,夏安心讓藍書隨便找個地方停下,這便牽著慕北宸的手混入進去。

“冇想到聖岩國境地內,竟還藏有這麼一座華麗的莊園,簡直比師父的王宮還更壯觀!”夏安心驚歎道。

慕北宸也是震撼不輕,“看來香宓夫人這些年謀了不少利,光是這座莊園的麵積就上達千百畝,加上這華麗的設計和裝潢,冇個上百億資產拿不下來。”

“難怪她不著急回家,原來是跑來這裡享受了。”兩人小心翼翼的朝前方走去,越到裡處越為驚豔。

這奢靡的設計,何止比王宮還華麗,都快趕得上慕北宸在南國的宮殿了。

“北宸,你說我們要把這個地方捅出去,給香宓夫人掛個私建莊園的罪名,在找出她的犯罪證據,我們完全不必引她現身,就足以將她送入監獄了!”

慕北宸不以為然道,“香宓夫人這些年行動猖狂,連你師父都敢下手,怕是早已經做好奪下女王之位的準備,你這些小伎倆根本對抗不了她。”

“那你說怎麼般?”夏安心急聲問。

“老辦法,讓烏英引她入宮,在甕中捉鱉。”

香宓夫人太過狡猾,這些年為了女王之位,必然早就籌謀好了一切。

而今烏英的倒戈是他們一大機會,利用烏英拿下香宓,是目前來說最為安全的一個做法。

“那行,我們先靜觀其變吧!”

兩人悄悄的來到一座彆墅前,仔細的觀察過後,目光落在東南方向一個房間裡。

夏安心拽著慕北宸來到窗戶旁蹲下,隔著牆聽著裡麵的動靜。

“就這麼喜歡聽牆角?”慕北宸見她如此認真的去聽,嘴角勾起一抹玩味。

夏安心回頭瞪了他一眼,“我這是在辦事。”

要不是想抓住香宓夫人的把柄,她何須過來偷聽這種牆角。

雖然說當初在南國對付龍元珍,也這麼乾過,可事出緊急,實在找不出更好的辦法。

“需不需要在放一把火,在找人過來看戲?”男人笑著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