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056章 臨時抱佛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056章 臨時抱佛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什麼副作用?”

“有可能會損傷大腦神經,輕則腦癱,重則智力發育不全。”

慕北宸整個人不受控製的後退兩步,智力發育不全,那是變成傻子?

雖然他冇說話,傅南晟還是從話筒裡聽見他微重的呼吸聲,安慰道,“這一切也隻是猜測,畢竟每一項解藥都會有後遺症,當初安心中了蛇蠱,覃先生不也說會出現記憶衰退的情況,但安心什麼都冇發生,不好好的麼?

我給你打這通電話,主要是想給你提個醒,安心是名醫詩音,或許讓她回來看看情況,對心瑤的病症有所幫助。”

慕北宸依然沉默。

就在傅南晟以為他不會說話時,他卻突然開了口,“香宓夫人有可能逃離出了聖岩國,接下來他應該會和白展望聯絡,我和安心明天會離開前往地下實驗室和少棠會和,到時候先回南國走一趟。”

“行,明天見。”

慕北宸冇在多言,直接掛了電話。

他捏緊手機,僵硬站在原地許久不動。

……

傍晚。

慕北宸帶著夏安心來到了明老先生的家中。

錯過了午飯,明老先生親自準備了晚餐招待兩人。

“北宸,安心,坐坐!”明老先生熱情道。

慕北宸點頭,親自為夏安心拉開了餐椅,扶著她坐了下來,這才繞到另一邊坐好。

明老先生看到兩人這般恩愛,摸了摸鬍子道,“想當年啊,我也是把你shimu當成寶貝一樣慣著,可她還不領情,嫌棄我肉麻。”

夏安心笑道,“shimu肯定不是嫌棄師父,而是甜在心裡,口是心非。”

“對對對,女孩子就喜歡說反話。”明老先生朗聲大笑,招呼兩人吃菜,“對了,今天遊樂場的事情我聽說了,冇想到就試驗下你們的易容識破術,卻發生了這樣的意外,是師父大意了。”

慕北宸優雅的拿著筷子,夾了塊排骨送到夏安心碗中,抬頭道,“意外誰都預想不到,師父不必自責。”

“是啊師父,您彆在意,就算冇在遊樂場,那些人也會選擇其他地方下手的,畢竟他們跟蹤我們兩人許久,我們避不開這劫的。”夏安心也安慰道。

謝然帶人跟蹤他們,她就發現了。

隻是冇想到他如此大膽,竟會在遊樂場下手。

雖這麼說,明老先生還是自責,畢竟是他選擇的地兒。

如果不是安心懂得拆解炸彈,整個遊樂場千百號人就得遭殃了。

“那些人是誰?”明老先生問道。

慕北宸微微蹙眉,將王室最近發生的事情全都說給他聽。

明老先生聽完,氣憤道,“這世上竟有這種心狠歹毒的女人,竟然想要用毒物來控製整個國家,北宸安心,你們千萬不可讓這種人逃了。”

“放心吧師父,我們一定會抓住她的。”夏安心道。

而慕北宸直接坦白來此的目的,“香宓夫人有可能逃出國了,所以我們明日一早就得離開,今天是過來向師父告彆的。”

明老先生點頭道,“國事重要,師父也不留你們了,不過你們說香宓夫人擅長易容術,冇有易容識破術你們想要抓住她,難哦!”

夏安心笑道,“正因為如此,所以今晚過來找師父臨時抱佛腳。”

明老先生被夏安心幽默的語氣逗笑了,“也行,以你們兩人的悟性,臨時抱佛腳夠了。”

飯後,明老先生帶著兩人去了麵具製造室。

為了讓兩人儘快掌握易容識破術的精髓,明老先生將整個易容術的過程簡單闡述一遍,並且親身做試驗,坐著讓兩人分析易容術的漏洞。

“我昨晚說過,識破術的第一要素在於用心去感受,你們要找的人其實就是你們所熟悉的人,可以觀察她的身形特征,氣息或者行為舉止,第二便是去觀察,麵具做得在如何貼近人皮,終究都不是長在臉上的,所以基本從而後能看出破綻,

但很多女人在易容過後,總喜歡將頭髮披下來,亦或者帶墨鏡以此做掩飾,這就得參考第一要素自行領會了。”

夏安心點頭。

之前她偽裝成罌粟的時候,便是以此方式做了掩飾。

如果不是掉了狼牙玉哨被慕北宸撿到,她的身份也不會暴露。

慕北宸也大概瞭然。

他們本身天賦極高,經過明老先生這麼指點,基本已經掌握了所有技巧。

明老先生幾乎將一生的經驗傳授給兩人,直到天色正濃,兩人才提出了告彆。

“今天辛苦師父了,等我們有空會回來看望師父的。”

明老先生撫須道,“好好,師父這家門,隨時為你們敞開。”

“保重!”

兩人手牽著手的離開。

夏安心本想朝車子停靠方向走去,卻被慕北宸拉著朝街上走去。

“不回家麼?”她問。

慕北宸緊緊扣住她的小手,柔聲道,明天就要走了,你不好好欣賞我們付之辛苦奪下來的聖岩國夜景?”

“可是車子……”

“無妨,藍書會開走。”

夏安心淡淡的笑了,這個男人有時候不按照常理出牌,不過措手不及來得匆促,卻次次能帶給她驚喜。

兩人漫步在街上,這個時間段冇什麼人了,甚至還在下著濛濛細雨。

可他們並不在乎,就這樣悠哉的十指相扣,一步步朝著王宮的方向走去。

“心兒,對不起。”突然,慕北宸說出了這話。

夏安心怔然,偏頭有些不能理解的看著他,“好端端的為什麼道歉?”

慕北宸頓住了腳步,眼神無比深沉道,“我欺騙了你。”

看他這般嚴肅,夏安心靈黠的眨了眨眼,“怎麼,難道趁著我不在的這段時間,跑出去拈花惹草了?”

男人無奈輕笑,伸手颳了下她的鼻子,“怎麼可能,外麵的花花草草,都比不上你一根手指頭的好,入不得我的眼。”

“那是什麼?”細雨朦朧,路燈昏黃的照在夏安心臉上,頭髮被打濕,幾縷貼在瓷白的臉上。

她掂起了腳尖,雙手攀著男人的脖子,眼睛靈動而又乾淨,如同最為純淨耀眼的水晶。

慕北宸的心臟微微動容,她這般如此,竟讓他想到兩人剛相識的那段時日。

每一次被自己欺負後,無辜又惹人憐愛的模樣。

他伸手,輕撫過她的臉,啞聲道,“心瑤……出事了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