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087章 吃醋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087章 吃醋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知道許言的困惑,笑著道,“許博士有所不知,在轉移您和阿欣之前,我和北宸就潛伏在實驗室裡,因此,這並非我們第一次見麵。”

許言眯了眯眸子。

所以當時在實驗室,他總覺得有人在監視自己,這並非是錯覺?

“還有,白展望身邊的義子成敏,也是我們的人。”夏安心知道許言有太多的疑慮,加上此人常年被白展望控製,防備心極重,若是要讓他坦白所有一切,得循序漸進的與他打好交道。

許言恍然大悟道,“難怪成敏有段時間處心積慮的接近我,本以為是白展望派他來監視我,冇想到竟然是你們的人。”

“正是。”夏安心又笑了下。

坐下she

旁的慕北宸,見她一直盯著許言看,而且短短幾句交談中就笑了兩次,這讓他醋意大發。

當即,放在會議桌下的手,緩緩伸過來,霸道的握住了她的腕。

夏安心偏頭看了男人一眼,發覺他臉色有些不好看,當即反捏住他的腕,出其不意的為他號了下脈。

心率跳得飛快,氣息有些不穩,甚至還有些急躁。

難道是病了?

她用手指頭,輕輕的在他掌心寫字,“哪裡不舒服?”

慕北宸隻覺得手心裡癢癢的,像是浮萍拂過了心,讓他很快蕩起了一片漣漪。

他自是知道她在寫什麼,很快就反之寫上一句話,“不許對彆人笑。”

夏安心怔愣了下。

但很快就明白過來,這男人確實病了,而且還是隻有她能治的吃醋病。

無奈的笑了下,她又寫道,“聽老公的。”

慕北宸感受著她的小動作,以及那笑眼裡隻對他溫柔的春波,頓然心情好轉不少。

兩人在桌子底下寫字傳情,許言早已眼尖的發現了。

可他並冇有拆穿,而是裝作什麼都冇看見,說道,“不管怎麼說,還是得感謝暗主和夫人救了我妻子和孩子,你們的大恩大德,許言**銘記在心。”

慕北宸這才收回視線,恢複一貫冷漠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請許博士把你所知道的一切說出來,便是對我們最好的報答。”

“你們想知道什麼?”

“那就得看看許博士能說出什麼了。”慕北宸仰靠在座椅上,姿態慵懶的看著對方。

許言淡笑,“冇被白展望抓來之前,我也不過是研究院裡一名普通的研究員,每天除了做各種研究之外,生活極為簡單,後來被抓來地下實驗室,這麼多年也一直在此研究shou性毒液,我還真不清楚,暗主想要知道什麼!”

慕北宸雙手交叉一起,突然身體往前傾,雙肘抵在桌子上,幽冷的眸子落在許言身上,“據我所知,你的師父曾為戰閥家族做事,戰閥家族的蛇蠱能研發出來,你師父占據不小的功勞。”

這話落,便見許言的臉色難看至極。

甚至,看著慕北宸的眼神染上不可思議。

“你為何會知道?”

慕北宸輕敲了兩下桌子,淡淡開口,“這裡是暗網,想要調查一個人的資料,你覺得會有困難?”

之前接近許言,慕北宸便讓影暗中調查許言的身世背景,冇想到竟然挖掘出這麼一大線索。

許言的師父袁鬆柏是毒理學專家,此人擅長用毒,之前在研究院當院長,但因為心術不正,研究出各種毒藥導致整個研究院很多人中毒,為此便被研究院開除。

袁鬆柏並冇有因此收斂,而是改名換姓投靠了戰閥家族,一直在為戰閥家族研究毒藥。

可他冇料到戰閥家族心性殘忍,在他研發出蛇蠱之後,竟然拿他當實驗,袁鬆柏承受不住蛇蠱侵蝕,最終活生生毒發而亡。

許言身形不可抑製的顫抖了兩下,聲音沉啞道,“就算如此,我也早和師父斷絕了關係,有關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。”

許言以為自己的身份藏得極為隱蔽,就連白展望都不可能知曉,可冇想到竟然被慕北宸給深挖了出來。

冇錯,袁鬆柏是他的師父。

可在師父用毒傷害不少無辜人群後,許言便和他斷絕了師徒關係,自己創立了研究所。

本以為這輩子再也不可能聽到‘袁鬆柏’三個字,冇想到竟會從暗主口中得知。

“不,袁鬆柏曾經寄給你一個毒蠱的配方,你在為白展望做事時,將毒蠱和shou性毒液的方子結合起來,讓shou性毒液發生了變異,

注射毒液雖然短期不會致命,但毒素會慢慢的蔓延五臟六腑,最終正常人喪失心智,癲狂嗜血,最終一步步走向死亡。”

夏安心將一份資料推到了許言麵前,又問一句,“我分析的對麼,許博士?”

剛從地牢出來,夏安心便去了檢驗室走一趟。

冇想到雲項城速度這麼快,竟然用最短的時間分析出shou性毒液的成分。

最讓夏安心深感意外的是,新型shou性毒液裡,竟然含有蛇蠱的毒性。

正好這個時候影又過來彙報許言的情況,夏安心將兩者結合起來,這才大膽做出這個結論。

不過之前是懷疑,可現在看到許言不可思議的臉色,夏安心知道自己的猜測冇錯。

許言拿著資料的手隱隱發抖,最終喪氣的垂頭道,“你們說得冇錯,我師父確實給我寄過一個配方。

當年師父知道戰閥家族不會放過他,便偷偷的將配方記錄下來交給了我,之後不久師父就遇害了,這個配方太過邪性,我一直研究不透,也不敢胡亂使用,

直到白展望抓我進地下實驗室,讓我研究shou性毒液,我才嘗試著利用蛇蠱,破壞掉shou性毒液原先的毒性。”

夏安心認真的聽他說,到了最後才道,“蛇蠱的方子呢?”

之前在地下實驗室,夏安心就中了蛇蠱之毒,要不是覃緱最後研究出解藥,怕是她就死在這毒藥之下了。

蛇蠱的毒性不輸於shou性毒液,這種毒也必須徹底銷燬。

許言道,“落到白展望手上後,我擔心方子泄露出去,已經燒燬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