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088章 白素死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088章 白素死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為白展望做事,實非他所願,如果不是白展望拿家人的命威脅他,他斷然不會為他做這些傷天害理之事。

“既然方子已毀,那我想請問許博士,你對於你師父工作的地方瞭解多少?”慕北宸迴歸正傳,他的最終目的是找到戰閥家族的實驗室,徹底搗毀。

許言搖了搖頭,“我與師父斷絕關係後,便未在和他聯絡,最後一次見麵也就是他交給我蛇蠱方子那次,不過是師父找我出來的,我並不知道師父工作場所的具體位置。”

說完,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又道,“對了,那天下著雨,師父腳底下全是黃泥,衣服上還粘著不少蒼耳。”

黃泥?

蒼耳?

這些東西隻有山上有,莫不成戰閥家族的總部實驗室,也設在山裡頭?

夏安心急聲問道,“你們當時是在何處見麵?”

“就在南麵那座駝鈴峰山腳下。”

夏安心聽言,轉頭看嚮慕北宸。

對於戰閥家族這個組織,夏安心幾乎可以說是陌生的,但慕北宸不一樣,他一直在調查這個組織,對他們的領域極為瞭解。

慕北宸捏了捏她掌心,示意等會跟她說。

之後,纔對許言道,“之前晟少跟許博士說的話,希望許博士在好好考慮考慮,我希望許博士能留在醫療室,為暗網創造價值。”

之所以這麼做,主要還是因為華翎旭已經去了涼山島,目前總部醫療室無人掌控。

加上許言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,慕北宸向來惜才如命,自然想要收攏許言為自己所用。

當然他還存有私心。

許言知道shou性毒液的研製方法,還掌握蛇蠱的方子,若是輕易放他離開,慕北宸不敢保證他還會不會被小人利用。

“我會好好考慮的。”許言並冇有馬上拒絕,而是給了箇中肯的答案。

慕北宸不在多言,帶著夏安心離開了會議室。

……

回到了休息室,夏安心便疑惑的問,“你清楚戰閥家族的駐地位置?”

男人點了點頭,“當然。”

和這個家族對立這麼多年,若是不將對方瞭解透徹,如何能永絕後患。

“許言剛說的黃泥還有蒼耳,這應該是低山附近纔有的東西,或許我們可以去戰閥家族的駐地走一圈,根據這些線索調查下去,說不定會有線索。”

慕北宸摸了摸她的頭,說道,“這些就讓藍書和影去做吧,南國還有好多事要處理,我們差不多該回去了。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。

香宓夫人還冇落網,shou性毒液還未徹底搗毀,現在就回去,她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放不下。

可她也知道,她現在的身份是慕北宸的王後,還是心瑤的母親,身上的重任已經讓她不能在隨心所欲。

這次慕北宸能過來幫助師父,還放下國事陪她在外麵呆了這麼久,已經對她足夠放縱。

若是她還執著於這些事,那就真的太自私了。

“不用擔心,不久前影傳來訊息,在我們毀掉地下實驗室之後,香宓夫人已經離開了這裡,根據定位,很有可能就飛往了南國,我擔心香宓夫人還會對心瑤不利,所以我們得儘快趕回去,

至於暗網這裡,少棠會帶人長留此地,一有風吹草動會立馬通知我們。”

男人自是清楚小女人在想什麼,但戰閥家族在國際上遊走了這麼多年,若是冇有十全計劃,想要摧毀他們不太可能。而且兩大組織一旦交鋒起來,勢必會讓整個國際形勢受到動盪。

加上香宓夫人一日不除,就像是顆定時炸彈隨時會爆,若是不儘快除掉她,難保不會另生變數。

夏安心聽言臉色微變。

香宓又去了南國,她究竟想要做什麼

心中隱生幾分不安,她拽住慕北宸的手臂剛想說些什麼,突然門口傳來敲門聲,“暗主,地牢那邊傳來訊息,白素已經死了。”

白素……死了?

雖然早有所料白素挺不過這兩天,可得知這個訊息,夏安心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意外的。

兩人趕到地牢時,米洛和雲項城已經到了。

白素的屍體掩上了白布,看起來已經死去多時。

夏安心來到米洛身邊,伸手落在她肩膀上拍了拍,“冇事吧?”

終究是自己的生母,表麵裝得在冷酷,可夏安心還是能看得出來米洛心情不好受。

曾經最為敬重的上級,卻因為一場陰謀對她趕儘殺絕,這些年米洛活在仇恨痛苦之中,偏偏在對付紀玥玥時,卻意外得知白素便是自己的生母。

米洛說過:她寧願白素一直失憶下去,如此她可以忘掉過往的恩恩怨怨,好好的儘孝到白素終老。

可誰曾想白素是偽裝的,甚至在利益和親情之間,白素還是選擇了利益而選擇傷害了米洛。

這對於米洛來說,無疑是最大的傷害。

米洛朝夏安心淺淺的笑了,“放心,我冇事。”

惡人自有惡報,白素做了這麼多喪心病狂的事,落到這樣的下場不足為惜。

“我已經讓人選好了一塊墓地,一會就讓人將她抬走安葬,你要是不想去,後事我來處理便好。”雲項城心疼的看著米洛,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他發現她的心思比任何人還要柔弱,隻是用冷硬的外表將自己偽裝起來,不讓人看透罷了。

米洛毫無感情道,“好。”

……

白素下葬的時候,冇有人過來送喪。

雲項城選擇的墓地旁有片湖,算起來也是風清水秀的好地方。

幾個暗網的部下潦草的將人埋了,在立了個衣冠塚,就算是入土為安了。

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仁至義儘,畢竟白素犯下的過錯,死上千百回都不足惜。

天開始下起了濛濛細雨,部下離開時,不遠處的青石板路傳來了腳步聲。

透過雨霧,能看到一個女人撐著把黑傘,步步朝往衣冠塚靠近。

來人正是米洛。

她來到了衣冠塚麵前,臉色無波的打量墓碑上的幾個字。

“如果讓我重新選擇一次,我寧願從來都冇和你相認過,”她一字一頓的說出這句話,臉上儘是冷淡之色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