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089章 那就是錢花得不夠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089章 那就是錢花得不夠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些日子來,米洛一直活在愧疚之中。

當初如果不是她救回了白素,就不會造成那麼多事,更不會次次讓安心陷入危險之中。

“知道我有多麼恨你麼?”米洛捏緊了傘柄,因為雨水斜著飄了進來,她的半邊肩膀都被打濕了。

她眼眶猩紅,從身上取出一打照片,就這樣扔在了墓碑上,“要不是因為這該死的血緣關係,我會讓你血祭所有被你害死過的亡魂。”

照片被雨風捲起,就這樣四處亂飛了起來。

那一張張熟悉的臉深深的烙印在米洛心裡,連同過往的記憶一同被喚醒。

“洛洛,我們來掩護你,快走。”

十幾個姐妹拚了命掩護她離開,卻被殘忍的殺害,最終倒在血泊之中。

米洛隻要閉上眼睛,全是這些痛心的記憶。

眾然是紀玥玥籌劃的這一切,可如果不是白素下命令對自己趕儘殺絕,區區一個紀玥玥哪有那麼大的本事。

起初她不恨白素,隻認為她是被小人矇蔽了心眼,纔會做出如此慘無人道的事。

直到地下迷宮被髮現,重重罪惡被揭開,她才真正知道自己看錯了人。

這個她從小敬佩愛戴的女人,實際上就是個善於偽裝的魔鬼!

地下迷宮那些被改造成為死士的無辜者。

還有覃緱被困在裡麵十幾年,就連雲項城差點死在地下迷宮裡。

這所有的一切,全都是白素一手造成的。

她善於運籌帷幄,將所有人玩弄在鼓掌之中,如今她終於死了。死得那麼淒涼,到最後連個為她送終的人都冇有。

米洛隻覺得無比可笑,她到死都不肯說出戰閥家族的秘密,任由這個罪惡的組織留在世上為非作歹。

她找不到可以原諒白素的理由,就算白素已經死了,都不配得到她的祭拜。

雨越下愈大。

米洛慢慢放開手中的傘,任由雨水淋濕了全身。

她就這樣一動不動的屹立在原地,仿若靜止了一般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突然雨停了。

米洛緩緩抬頭,才發現頭頂上撐著一把傘,而夏安心就站在她身後。

那一刻,她所有的堅強頃刻崩塌,絲毫不顧自己全身濕透,就這樣一把撲進了她懷裡。

夏安心輕撫著她濕透的發,安慰道,“過去的都讓它過去吧,你的人生纔剛剛開始,值得更好的守護和疼愛,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你,但還有我和雲項城在背後給你當靠山,所以洛洛,放下吧,彆讓過去的罪惡折磨著自己!”

夏安心一直知道,米洛愧對自己。

畢竟她幾度遇上危險,全是白素一手造成。

而白素,是米洛的生母。

就算兩人已經斷絕了母女關係,但這血緣關係一輩子都割捨不斷。

“雲項城還在車裡等著你呢,看到你這樣,他比任何人都難受。”夏安心抬頭看向前方,路邊停著一輛黑色悍馬,而雲項城顯然等得著急了,撐著黑傘站在路邊。

米洛順著夏安心的視線看過去,撞上男人著急的目光,冰冷的心逐漸有了溫度。

安心說的冇錯,她這樣子,隻會讓所有人跟著擔心罷了。

“那你跟著我站在雨海中,這萬一感冒了,宸少還不得心疼死。”米洛淡淡勾起一抹弧度,打趣道。

夏安心看到她還能說笑,趕緊拽著她往前走,“知道就好,現在我們得趕緊回去喝個薑茶,在泡個舒服的熱水澡,好好睡上一覺,明天又是陽光明媚的一天。”

雲項城見兩人走過來,心急的迎了上去,夏安心推了米洛一把,米洛從她傘下跌進雲項城懷裡。

夏安心挑眉道,“洛洛就交給你了,好好照顧她。”

說完,她撐著傘就朝自己的車子走去。

這種時候,晴人之間的陪伴纔是最好的安慰,她要是跟著上了車,豈不壞了兩人談情說愛的好興致?

當電燈泡的事,她可乾不來。

收好了雨傘,夏安心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,就這樣迅速的消失在兩人的視野之中。

……

回到暗網時,慕北宸正在和許言商量些什麼,看到她一身濕透,當即就站起來,脫掉身上的風衣外套披在她身上。

許言很識趣道,“我突然發現還有項實驗冇完成,先走了。”說完,人幾大步就消失無影。

等門掩上後,慕北宸伸手拂去黏在她臉上的碎髮,蹙眉道,“出門怎麼不打傘?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指著窗外道,“你呆在這裡看不到外麵的雨有多大,就算打傘還是濕了呀。”

慕北宸確實不清楚雨勢多大,從半個小時前至今,他一直在和許言討論醫療室的情況。

經過考慮,許言終於鬆了口,答應留在醫療室為他所用。

華翎旭離開時,很多實驗都暫停下來,許言在短時間內對整個醫療室大致瞭解了下,決定將華翎旭那些冇完成的實驗都重新拿來研究。

這對於慕北宸來說,無疑是如虎添翼。

“許言決定歸順於我,往後醫療室的事,無需雲項城和華翎旭擔心了,可正好趁著這時候,讓他們兩人好好休息。”慕北宸邊說,便將夏安心大橫抱起朝浴室走去。

身上濕透成這樣,在不好好泡個熱水澡,保準要感冒。

夏安心被抱得猝不及防,下意識伸手抱住男人的脖子,驚呼道,“你怎麼勸說他的呀,幾個小時前他明明還不太情願的。”

慕北宸笑著將她放在了浴缸裡,打開了溫水,寵溺的颳了下她的小鼻梁,“許言之所以不願意答應,主要是對我們的不信任,但他又清楚的知道,這個時候帶著妻兒離開暗網,絕對會成為戰閥家族的目標,到時候彆說他,就連他的妻兒又會再次遇上危險,

聰明人權衡利弊之後,自然會選擇留下來,畢竟這裡優渥的條件,不僅可以為他創造價值,還能讓他更好的成為了強者保護自己的家人。

當然,我許予了許言不小的薪資,這世上冇人敵得過金錢的誘惑,若是錢不能解決的問題,那就是花的錢還不夠多!”

最後一句話說出口,夏安心低低的笑出聲,“但能用錢收買的人,絕對不會忠誠到哪裡去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