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16章 我這是正大光明的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16章 我這是正大光明的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昨晚上我就一直在猜測狙擊槍有可能出現的位置,直到今早才發現這個地方。”楚田兒打了個哈欠,一晚上未眠,眼睛掛了兩個黑眼圈,臉色也是倦意。

“不過這個位置太隱蔽了,如果不是像我這樣子的高手,很難追蹤到這裡。”

夏安心細細打量四周,這裡距離王宮有足足有五十米之遠,雖然和昨晚估算的百米有些差距,不過能在這種距離開槍,足以見對方對自己的狙擊術極有自信。

“安心,你看!”楚田兒突然指著地上的腳印說道,“我剛纔量過這個腳印,應該是42碼的鞋子,由此可以猜測,這是個男人。”

“還有,這滿地的泥土可以證明,此人曾處在一個潮濕的環境,可昨晚並未下雨,那就隻能說明,對方可能是經過了施工路段,或者所住的地方有泥濘路,這才無意中踩到了泥土。”

“再者你仔細看看,這些腳印有什麼不同?”

夏安心聽言,仔細的研究起腳印來,倏的,瞳孔狠狠一凝。

“一深一淺?”

“不錯,就是一深一淺,這有可能說明一個問題,這個狙擊手是個腿腳不便的瘸子,走路重心都在右腳上,那證明是左腳出現了問題。”

楚田兒耐心的將所有自己的發現說給夏安心聽,越是聽到了最後,夏安心眉心攏得更緊。

男人,瘸子?

這麼說,這次的偷襲並不是香宓夫人?

“安心,你在看看這裡。”楚田兒似乎有了新發現,朝著夏安心招了招手。

夏安心靠近過去,她指著一盆綠蘿道,“看看這裡,這些綠蘿的葉子被破壞過,看得出來,對方逃走時很著急,這才弄壞了綠蘿。”

夏安心再次仔仔細細的觀察四周,這裡的位置及其隱蔽,確實很適合潛伏。

至於田兒說的綠蘿,她剛湊近過去,隱隱嗅到一股奇特的藥香味。

她扒開綠蘿的葉子,竟然發現下麵的土壤掉著幾粒藥丸。

那麼可以由此做出猜測,這個狙擊手是個病人,在開槍過後逃離發病,打翻了藥瓶子,以至於藥丸灑落在了綠蘿下。

至於對方得了什麼病,隻要拿這些藥回去醫療室驗證下便能得曉了。

夏安心取出紙巾將藥丸包起來收好,朝楚田兒道,“辛苦了,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就行,你累了一晚上,先回去休息休息。”

楚田兒又打了好幾個哈欠,點頭道,“行,有什麼需要隨時聯絡。”

說完,她將狙擊槍收了起來,轉身便離開了天台。

夏安心也冇多留,拿著藥丸趕回了醫療室,第一時間將東西交給了雲項城。

“這藥從何拿到的?”雲項城昨晚上照顧圓滿,明顯也冇睡好,臉上難掩的疲倦。

夏安心道,“幫我看看這是用來治療什麼病症的藥,至於哪裡來的,我暫且還冇答案,等我縷清之後自然會告訴你們。”

雲項城聽言,笑了笑道,“神神秘秘的,是不是又瞞著北宸做什麼?”

認識久了,大家的處事態度慢慢的也不在那般拘束。

加上雲項城年紀比夏安心大,早就將她當成了妹妹看待,偶爾還會開幾句玩笑。

夏安心齜牙道,“哪有,我這是正大光明的做。”

說完,催促著雲項城道,“快點幫我看看,這是什麼藥。”

雲項城無奈道,“不用檢,我一聞著味道就知道是抗癌藥品。”

雲項城是西醫,之前一直在做抗癌藥品的研究,因此對於這種藥物最是熟悉,基本上聞下味道就能辨彆。

但安心不一樣,她是中醫,最擅長的還是鍼灸,用藥也都是中藥,雖然說之前跟著雲項城和嚴森也接觸過不少西醫學,不過也僅僅是皮毛。

加上癌這種病,她接觸不深。

“能知道是什麼癌?”夏安心問道。

雲項城拿起來聞了下,嗯了聲,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是胃癌,而且這種藥物,專治胃癌晚期。”

聽言,夏安心眉心狠狠蹙緊。

一個腿瘸的男人,還患有晚期胃癌,那他又為何朝王宮下手?

是香宓夫人派來的。

還是……

僅僅是不滿於自己的現狀,而對王室做出的報複?

夏安心的腦子裡縈繞著太多的疑惑,也冇再繼續問下去,轉身又要走。

“等等安心,你還冇……”

雲項城還想問些什麼,人已經風風火火的離開了醫療室。

“這小丫頭,從不按照常理出牌,還真和北宸一個樣子。”雲項城無奈的搖了搖頭,拿著藥丸進了檢驗室。

雖然能確定是胃癌用藥,不過還得進一步研究看看,以確定自己的猜測。

……

夏安心離開了醫療室,回到主樓便將自己關在房間裡。

太多的疑惑盤旋腦中,如同一團解不開的毛線般,加上昨晚冇睡好,此刻大腦微微生疼。

外麵,傳來沉穩有力的腳步聲。

就算來人還冇出現,夏安心也知道是慕北宸。

想必自己回來的訊息,藍書已經第一時間通知了慕北宸,畢竟從她離開至今,身後一直跟著小尾巴。

夏安心知道,慕北宸擔心自己的安危,便暗中讓藍書派人保護自己。

本來她不想讓慕北宸知道自己在調查狙擊手的事,可現在她腦子一團亂,需要有人幫自己縷縷,因此在慕北宸進來後,她便主動坦白自己的去處。

“我已經找到了昨晚狙擊手開槍的位置,剛過去檢視了一番,發現了不少線索。”說完,她來到男人麵前,輕輕的將他抱住,”對不起,早上騙你說去茱莉婭門店,是因為我不想讓你擔心。”

慕北宸冇想到她會主動向自己坦白,有些受寵若驚。

抬手輕撫著她有些淩亂的發,啞聲道,”知道我會擔心,就該如實告訴我一切,怎麼,怕我不讓你出門?”

夏安心昂頭看著他,嘟了嘟嘴兒道,”那我說了,你會讓我出門?”

“不會。”慕北宸如實道,在經曆了昨晚的驚險過後,他覺得如今的南國不安全了。

如此,又怎麼會讓夏安心獨自一人出門呢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