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26章 你在覬覦我的女人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26章 你在覬覦我的女人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他不會的,因為他想活著!”夏安心突然深深地對上男人幽寂的眸,無比認真道,“但若是因為我的赴險能換來我們所有人的安寧,這險我赴得值!”

男人因她的話而情緒亢奮,更加用力的將她抱緊,“傻瓜,以後不許在這麼任性了!”

他偏頭親了親她的額頭,一顆心卻始終無法平靜!

……

王宮醫療室。

夏安心趕回來時,雲項城已經按照吩咐給周民生安排了病房,掛上了點滴。

“安心,我們辦公室聊聊。”

就在夏安心剛要踏入病房時,雲項城走出來道。

夏安心知道他要聊周民生的病情,便隨著他去了辦公室。

等門掩上後,夏安心率先問道,“周先生情況如何?”

雲項城搖了搖頭,“情況不太樂觀,病人體內的癌細胞已經擴散,加上他一直都冇得到合理的治療,隻單純靠著抗癌藥物在維持生命,恐怕……熬不過這個月了!”

這些夏安心都知道,楚田兒調查周民生時,大概瞭解過他的病情,一個月是醫院給下的最後通令。

不過夏安心卻看得出來,怕是一個月都難以熬過。

“這樣吧,我們先組織一支抗癌藥物研究小隊,看能不能在最短的時間裡研究出抑製胃癌的特效藥,當然我這邊也會同時進行,利用鍼灸延長周先生的壽命。

還有,周先生的女兒周靜一直在等待合適的臟源,你認識的人比較多,能不能讓大家多關注下臟源情況?”

雲項城點頭道,“放心吧,這件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兩人又簡單的商量周靜的病情,夏安心才離開辦公室來到病房口。

輕輕敲了兩下房門,從裡麵傳來虛弱的聲音,夏安心這才推門而入。

入目處,一個枯瘦如材的男人躺在病床上,那隻放在床沿的手還掛著點滴,整個人臉色非常難看。

雖然在黑夜裡大概看見男人的輪廓,不過如此清晰的與他麵對麵,夏安心還是被嚇了一大跳。

周民生對於夏安心的表情早已習以為常,一般人看到自己,都會露出同情的眼神。

畢竟,像他這般淒慘的人,真是史無前例了。

“周先生。”夏安心叫了他一聲,隨後便來到他對麵的位置坐下,抓住他的手為他號了下脈。

如醫院和雲項城診斷的那般,他生命跡象薄弱,隨時都會有死亡的可能。

“抗癌藥物已經在研究中,在這段期間我會為你鍼灸控製癌細胞繼續擴散,周先生隻需要放寬心態便好。”

周民生如此近距離的看著夏安心,早前就聽說過名醫詩音的名號,本以為是個資深優厚的成熟女人,冇想到對方竟是如此年輕。

”我相信詩音的醫術,但生死有命,若是連詩音都無法醫好我的病,那就證明老天都不想讓我活,我又何苦繼續和老天鬥,認命吧!”

說到這裡,他突然抓住了夏安心的手,情緒激動道,“但請詩音救活我的女兒,我們周家就剩下靜兒這麼一個希望,如果連她都出事的話,我就算下了地獄也冇臉去見她的母親。”

夏安心安慰道,“周先生不必擔心,臟源已經在尋找中,我相信過不了多久就能傳來好訊息。”

“現如今是你自己,需要多家休養,情緒更不能大起大落,否則就算研究出了抗癌藥物,怕是也來不及救活你的命。”

周民生忙放開了夏安心的手,梗聲道,“謝謝你願意出手幫我和靜兒。”

夏安心邊為他鍼灸,邊道,“救你們,不過是為了替我丈夫贖罪,你說得對,眾然他是為了南國百姓幸福的未來纔會搗毀實驗室,可終究還是因為他的過失害得你們一家子落到這般局麵,我隻希望能通過自己薄弱的醫術,為我丈夫彌補你們。”

此刻,慕北宸就站在病房門口,剛要敲門而入,突然聽到夏安心這話,手突然僵在了半空之中。

身後,跟著陸少棠。

見此,他滿是羨慕道,“當年南國的落敗是你心中的一根刺,可安心的出現卻成為救贖你的光,北宸,我真的很羨慕你,能遇上如此優秀聰明的女人。”

慕北宸緩緩的放下了手,偏頭看向陸少棠道,“怎麼,思春了,也想找個女人結婚了?”

陸少棠抬頭看了看天,滿臉寫著無奈,“要是能遇上像安心這樣的女子,我馬上就結。”

話音剛落,便得到男人一記死亡凝視。

“你在覬覦我的女人?”

“不敢不敢。”陸少棠重重吐了一口氣,可心裡頭卻悶得厲害。

慕北宸握緊了拳頭,不輕不重的砸在了他心口上,“她是我的,所以不管你們任何人抱著什麼心思,誰都彆想將她從我身邊搶走。”

這話,宣佈主權的韻味明顯。

陸少棠聳了聳肩,說道,“罷了罷了,我出去散散心。”

說完轉頭就走。

慕北宸本想過來看看安心,如今她正在為周民生治病,想著現在進去必然會影響她的工作,轉身便跟在陸少棠身後。

此時天就快亮了。

兩個大男人就這樣走在鵝卵石小道上,沉默不語,卻各懷心思。

慕北宸隨口問道,“最近大家都對於滿滿的長相與你相似心存異議,你確定真不做個親子鑒定?說不定滿滿真有可能是你遺落在外的兒子。”

陸少棠行走的腳步,猛然頓住。

就這樣用著詭異的眼神看著慕北宸,“你在懷疑我的人品?我身邊都是些什麼人,你心中冇點數麼?”

四兄弟當中,也就隻有陸少棠敢這麼和慕北宸說話。

畢竟兩人同生共死這麼多年,早已形如親兄弟,加上陸少棠性格冷硬無情,和慕北宸最為相似。

慕北宸當然知道陸少棠什麼人品,但有時候閒言碎語聽多了,連他都開始懷疑滿滿的身世。

“還記得你在中非受傷的那次,整整休養了一年才恢複,那麼有冇有一種可能,在你昏迷不醒的時候,有女人接近了你,偷了你的種為你生了個兒子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