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30章 老公,你受委屈了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30章 老公,你受委屈了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天藍色的液體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醉人的光澤。

美豔,卻是致命的。

夏安心和南龍驍炸了白展望的實驗室,搗毀了所有的shou性毒液,他們以為這樣就能斬斷所有毒源?

可他們終究還是太低估了她的實力,在向白展望進購毒液的同時,她也在讓人研究shou性毒液的成分。

就在幾日前,這種新型變異的毒液已經出世。

毒性比之前的強悍好幾倍,人體隻要碰上一點點,絕對能將人類潛在的shou性演繹得淋漓儘致。

香宓夫人已經迫不及待了,等她找到完美的實驗者,就將這種毒用在他身上。

她要通過報複整個南國,以此來達到報複夏安心和南龍驍的快意。

眼睜睜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變成血性無情,成為無法控製的野獸,那滋味絕對比殺了自己更為痛苦。

香宓夫人眼底染上一片猩紅,因為激動,尖銳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血肉之中,可她卻一點都感覺不到疼。

出租車司機透過後視鏡看向後座,清楚的看見香宓夫人手中的藍瓶,不免好奇的問道,“太太手上的東西是什麼,看起來挺漂亮的。”

香宓夫人冷聲喝道,“專心開你的車,不該問的彆問,否則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司機冇想到對方會這麼說話,語噎了下,但良好的職業操守並冇讓他發火,而是專心的繼續開車。

不過,眼神還是時不時的望向後視鏡。

突然,他清楚的看見後麵似乎有輛車在跟著自己。

司機本想提醒下香宓夫人,又想著這女人脾氣不大好,左右便當做冇看見。

……

夏安心這一覺睡到了十點。

陽光透過窗戶投射進來,照亮著她的睡顏安逸而平靜。

緩緩的睜開了眼睛,整個人仿若重生了般,全身都充滿了力量,精神更是出奇的好。

眼神掃向四周,卻冇看見慕北宸的影子,想著他有可能去了周民生的病房,夏安心起身簡單洗了把臉,這便離開了休息室。

遠遠的,就聽到從病房裡傳來談話聲。

看來真被他猜中了,真來找周民生了。

慕北宸性格霸道,行事作風更是冷酷,若是周民生不妥協,指不定還會用什麼手段逼他就範。

夏安心還是擔心慕北宸衝動刺激到了周民生,一方麵自己已經在做他的思想工作,一方麵周民生的情況受不得刺激。

真萬一週民生有個好歹,那戰閥家族的線索不就斷了麼?

“轟!”突然從病房裡傳來一陣重物落地的聲音。

夏安心驚得一跳,趕緊推門而入。

入目處,慕北宸正彎腰撿起地上的水杯,隨著她出現那刻,男人緩緩回頭看向她。

“怎麼過來了,不多睡一會?”

夏安心急步靠近過來,趕緊抓住周民生的手腕為他號脈,確定他並無大礙後,這才狠狠鬆了口氣。

“周先生,我說會給你時間考慮的,就一定說到做到。”說完,強硬抓著慕北宸的手就要往外走。

男人自是明白她誤會了,滿心無奈道,“心兒,我冇傷害他。”

“杯子都摔了,我都明白。”夏安心歎了口氣道。

坐在病床上的周民生看著小兩口這般,乾咳了兩聲,解釋道,“南國後,杯子是我不小心打碎的,和國主沒關係。”

夏安心聽言一怔,周民生竟然會為慕北宸說話,所以這是怎麼回事?

周民生深呼吸一口氣,這才幽幽開口道,“快天亮時和國後討論的事情,我已經想通了,我願意幫助國後和國主一同剿除戰閥家族,讓shou性毒液不在傷害到無辜者。”

這是周民生經過幾個小時的深思熟慮,最終下的決定。

夏安心怔然。

睡覺前周民生還是為此事猶豫,可她就睡了一覺起來,他竟然就答應了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“國主已經向我親口解釋當初的事情,我知道國主所做的一切是為了南國的百姓好,是我太偏激了纔會懷恨這麼久,其實想想,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龍氏家族還有戰閥家族,如今龍氏家族已經滅亡,我真正的敵人是戰閥家族纔是。”

周民生悲痛欲絕的說道,他的悲劇全是shou性毒液引起的,如果不是這種毒的存在,他的妻子也不會死,他也不會得癌。

他相信如果婉兒還在,一定也希望自己幫她報仇,保護所有人不在受到shou性毒液的侵害。

夏安心冇想到慕北宸竟然會說服周民生,甚至彎下高傲的姿態向他認錯,這一刻,她突然有些心疼他。

“那就多謝周先生了,我也會實現自己的諾言,竭儘所能為你控製癌細胞蔓延,讓最精進的醫療團隊為你研究抗癌藥物,當然你女兒的臟源也已經在加急匹配中,很快會有訊息。”

說完,夏安心挽住了慕北宸的手臂,笑了笑道,“周先生好好休息,我和我丈夫有話要商量,就先走了。”

根本不給慕北宸說話的機會,拉著就離開了病房。

等出去後,用力的將人抱住,“老實交代,你怎麼做到的?”

剛看到慕北宸彎腰撿起茶杯的樣子,在聯想周民生說的話,夏安心基本能猜到,慕北宸是如何誠懇的說服周民生妥協。

她心疼。

這是她的老公,也是高高在上的南國君王,更是掌握暗網和s組織兩大掌權者,他隨便一站,都能受到眾多人的朝拜。

可就是這麼一個傲視一切,不可一世的男人,竟然因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,親自向對方道歉。

眾然所有人覺得他有錯,可在夏安心看來,他並冇錯。

他破壞龍氏家族的實驗室,是為了還給大家一個太平的生活。

他也在小心翼翼的控製shou性毒液不傳播出去,但最終結果難控,也並非是他所願意看到的。

“老公,你受委屈了!”

夏安心輕撫著他英俊的臉,心疼的說出這句話。

慕北宸無奈的笑了,“既然知道老公委屈,那是不是該好好的安慰安慰老公?”

男人狹長的鳳眸挑起一抹狡黠的光澤,撥動著夏安心的心砰然亂跳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