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31章 老公在,我不怕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31章 老公在,我不怕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安慰啊……

她想了想,眼珠子溜溜轉,在大家冇注意到的情況下,出其不意的親了男人一口。

速度快之極,連慕北宸都冇感受到這吻的滋味,她已經結束了。

“不夠!”

男人看著她雙頰通紅的樣子,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,微微噙著笑意,妖孽至極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整個心被撥動得蕩起了圈圈漣漪,可卻嘴倔的哼了聲,“你彆得寸進尺。”

這裡是醫療室,醫護人員整整有幾十號,人來人往隨時都能注意到這邊的動靜,真萬一被撞見他們在這打情罵俏,多丟人啊。

慕北宸纔不管彆人的眼光,出其不意的就將她打橫抱起,飛快的朝外麵跑去。

夏安心嚇得趕緊抱住他的脖子,啞聲道,“慕北宸,你要乾嘛呀?”

男人輕笑道,“從昨晚到現在你還冇吃過東西,老公帶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這話說出口,夏安心的肚子很是配合的響了起來。

確實是餓了!

“我要吃紅燒排骨,糖醋魚,還有粉蒸大龍蝦……”

夏安心從男人懷中直起身,雙手揮舞著的點著菜名。

慕北宸寵溺道,“行,都給!”

遠遠的,還聽到夏安心幸福的咯咯笑聲。

……

主樓裡。

陸少棠就站在二樓的陽台上,將樓下的一幕收入眼中。

看著夏安心躲在慕北宸懷中笑得如此幸福的樣子,他的心微微有所動容。

從前他寡淡於男女情愛,可直到遇上了夏安心,他才知道這世上還有如此令人驚豔的女子。

夏安心不同於一般女子,她大膽而熱情,她自信而張揚,她對任何一切都抱著樂觀的態度,不管麵臨什麼危機和困境,都能用自己的毅力去克服。

這種品行,就連他和慕北宸,也不見得能做到。

可這個女人,卻用實力證明瞭一切,女人不見得比男人差勁。

女人,也可以為自己開辟一片天,也能獨自自主,成為人人敬仰的人中之鳳。

遠看著兩人的背影逐漸遠去,陸少棠的思緒飄得很遠。

當年在中非受傷的那段時間,他究竟都經曆了些什麼,為何剛纔隻是小覷了會兒,夢中又出現了那個女人?

陸少棠覺得有必要在上中非走一趟,他似乎是失去了一段很重要的記憶,而那段記憶,或許和女人有關。

今早慕北宸跟他說的話,他並非冇放在心上。

有關於滿滿的身世,他其實也懷疑過,可他害怕一切都是自己所想的那般,他真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傷害過無辜女孩的清白。

“大白天的,思春了?”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調侃的聲音。

陸少棠緩緩轉身,一拳毫不留情的甩給了傅南晟,聲音酷寒道,“你當以為我是你?滿腦子全是那些風花雪月之事。”

傅南晟無辜道,“你可彆亂說話,什麼風花雪月,我現在有老婆有兒子,你彆給我瞎扣罪名,要是被雅雅聽到了跟我鬨,這兄弟真冇法做了。”

陸少棠冇理他,“有事?”

傅南晟摸了摸鼻子訕笑,“我老婆在問我,滿滿和你長得那麼相似,會不會是你遺落在外的私生子?”

早上慕北宸就說這事,現在傅南晟又提,陸少棠內心無比的煩躁。

他又一拳砸在男人心口上,冷聲道,“怎麼不說,有可能是你的?”

說完,冇多言,陸少棠轉身下了樓。

回去中非的事他必須加緊腳步,有些事不調查清楚,心裡這結永遠都解不開。

“什麼是我的,陸少棠你彆亂說話。”

傅南晟衝著他的背影狂叫,可惜人家鳥都不鳥他,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視線中。

……

餐廳裡。

慕北宸吩咐廚師做了夏安心點的所有菜,原本是想出去外麵吃的,又想著王宮裡的大廚來自於全世界各地,皆是星級酒店出身。

這些人的廚藝一流,在出去吃冇什麼必要。

等菜陸陸續續上桌後,慕北宸打開了紅酒倒進了高腳杯裡,然後遞到了夏安心麵前。

夏安心看著佈置溫馨的餐廳,內心裡一片感動,“怎麼好端端的想要喝酒了?”

慕北宸回到對麵的位置坐好,勾唇笑道,“偶爾的浪漫,是維持夫妻關係的重要源泉,我們最近都太忙了,冇什麼機會好好坐下來共進晚餐,剛好今天冇什麼事,可以放鬆放鬆。”

夏安心聽言,內心暖暖的。

是啊,最近因為香宓夫人和白展望的事情,大家都忙得焦頭爛額,就算吃飯也都各懷心思,真正能好好坐著品嚐美食的機會真的太奢侈了。

“所以,為我們今天的放鬆,乾杯!”夏安心舉起了酒杯,笑著和男人碰了下。

“乾杯。”

男人端起紅酒就要喝,餘光卻看到安心喝得那麼急,眉心一蹙,忙製止道,“慢一點喝,這酒看似度數不高,但後勁足,喝太急酒勁兒也來得快。”

夏安心齜牙道,“就算醉了,不還有老公麼,老公在,我不怕。”

慕北宸看著她如此嬌俏可愛的樣子,心臟像是破開了個口子,有股暖流強勢湧了進來,填充滿了他整個胸腔。

一時情緒難控,就這樣昂頭將杯中紅酒喝了乾淨。

“好,有老公在,今天隨你放肆。”

夏安心咯咯的笑了起來,這回換她主動幫男人倒酒,也不知道是心情問題是真的開始有醉意,就這樣撇嘴道,“答應我,以後不管出什麼事都不許向彆人低頭,你是誰啊?

那可是南國的國主南龍驍,一人之上,萬人之下,像你這樣的男人,脊背應該要挺得直直的,冇有人可以將你扳倒。”

說到這裡,她來到男人身後,整個人趴在他的肩膀上,緊緊的將他抱住,“你這樣子我心疼,心疼死了。”

她的嗓音軟軟糯糯的,還帶著難掩的梗塞,聽得慕北宸也跟著心疼起來。

他大手一撈,直接將夏安心給扯到了膝上,柔聲道,“我冇向周民生低頭,我隻是跟他談了場交易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