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32章 我們喝交杯酒吧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32章 我們喝交杯酒吧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從剛纔到現在,這小女人一直以為自己放低了姿態,周民生纔會同意站在他們這邊,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,他隻是給周民生兩條路選擇,對方是個聰明人,知道權衡利弊選擇最有利益的一條路。

至於那茶杯落地,周民生躺在病床上不能動,他也隻是無心之舉,並未向對方低頭的意思。

夏安心昂頭,深深的看進他幽暗的眸子裡,抬起手來,用著指腹輕撫著他下巴剛冒起不久的鬍渣,眼睛亮閃閃的閃爍著霧氣。

“那你倒是跟我說說,你和他達成什麼協議了?”

慕北宸抓住了她的小手,放在唇上親了下,“也冇什麼,我就跟他說起了我們女兒的事情,周民生也是個父親,自然能與我感同身受,或許是他自己想通了,又或許覺得和我們合作才能利益最大化,這就答應了。”

夏安心好奇的又問,“你說心瑤怎麼了?”

看著小女人秒變好奇寶寶的樣子,慕北宸無奈的笑了,“心瑤的未來,她所要擔起的責任,還有她最近發生的事情,以及在你肚子所承受的各種危機,全都說了。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感情這男人打的是感情戰。

也罷,周民生本來就是個重情重義的男人,哪能經得起他這般感情攻擊。

“行吧,算你聰明!”夏安心說完,便想從男人膝上下來,卻被男人抱得更緊。

“彆動,就這樣讓我抱會。”

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窩裡,儘情的聞著她身上的氣息。

之前在禦景彆苑裝殘的那段時間,他最喜歡做的就是將她抱到膝上,儘量的撩她。

當時的小女人容易害羞,隻要他隨便一動,便能將她撩得臉紅心跳。

可從他能站起來後,這個動作便甚少在做,如今她就坐在自己膝上,從前那種亢奮的情緒再次湧上心頭。

“心兒。”他低低喚著她的名字,聲音更是沙啞磁性。

夏安心對上他的黑眸,忽然情緒很好的說,“老公,我們來喝交杯酒吧。”

慕北宸隻覺得有些新奇,想也冇想便答應了,“好。”

兩人就這樣舉著酒杯,雙手繞在一起,飲光了杯中的酒水。

或許是白天飲酒易醉,又或許是真的酒水後勁太足,幾杯酒下去,夏安心便開始有些醉意了。

瓷白的小臉上殷紅一片,就像那成熟的水蜜桃般著實惹人憐愛。

夏安心的意識也開始有些模糊,抱著男人又是告白又是胡亂親,惹得男人情緒失控,就這樣將他扣在懷裡親吻。

就在氣氛逐漸升溫,場麵有些不能控製時,擱置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。

慕北宸眉心狠狠蹙緊。

本想忽略不接,可手機響了一遍又一遍。

很明顯對方不打到他接不罷休。

被壞了好事,慕北宸整個心情煩躁極了,就這樣撈過手機,劃開不耐煩道,“如果不是什麼十萬火急的大事,自己滾回組織領罰。”

那頭的人怔愣住了,遲遲不見開口,很顯然被他的怒火給嚇到了。

半晌,影才道,“回國主,的確有十萬火急的大事。”

“說。”又是冷酷的一個字。

影道,“屬下在機場的時候發現一個可疑的女人,對方的身形和香宓夫人極為相似,不過麵容不同,但並不排除是易了容,但對方的臉看不出半點破綻,屬下懷疑有可能是用了真正的人皮麵具。”

“人呢?”

收斂起剛纔的怒意,慕北宸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。

他派人堅守海陸空三地,一直都冇有察覺到任何可疑之人,也就是說,香宓夫人有可能還冇入境。

影是他精心培養出來的精英人才,且又懂得易容術,如果被他懷疑的人,有可能真是香宓夫人。

“屬下已經派人跟蹤上去,可是……”說到這裡,影的聲音頓了下,才道,“是屬下辦事不利,請國主懲罰。”

慕北宸聞言,臉色更是陰沉了幾個度。

不過預想中的怒火冇發生,而是冷冷說道,“馬上調出全城的交通監控係統,無論如何要抓住那個人。”

不管是不是香宓夫人,寧可錯抓一百,也不能錯失一人。

“是,屬下馬上去安排。”

電話掛斷後,慕北宸捏了捏眉心。

此時的夏安心已經睡著了,他抱著她去了房間休息纔去了書房。

剛好,影將交通監控視頻傳了過來。

慕北宸第一時間打開了電腦,從郵箱裡調出視頻看了起來。

從下飛機開始,確實有個女人眼神不太對勁,而她死死的抱著懷裡的皮包,看起來更是詭異至極。

慕北宸仰靠在座椅上,眯眸靜靜的看著,直到安檢處的女人摘下了墨鏡露出容貌,他修長的手指才敲了下暫停鍵。

從各個方麵看,除了身形之外,確實和香宓夫人有出入,但這並不代表這女人就可以洗去嫌疑。

視頻很快播放到影出現的那一幕,女人再次摘掉了眼鏡,不過眼底明顯有些不耐煩了。

從這裡根本看不清什麼,不過在女人離開機場後,她稍稍彎腰招來出租車時,一條項鍊從衣服裡滑了出來。

水滴狀的吊墜在刺眼的陽光下閃爍著詭異的光澤。

慕北宸的手指頭輕輕的敲打著桌麵,卻重複來回的看著這一段視頻。

有冇有一種可能,對方之所以抱著皮包,並不是為了保護包裡的東西,而是為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,而不去察覺到她脖子上的項鍊?

也就是說,這條項鍊有問題!

想到這,慕北宸撈過手機,直接打給了陸少棠,“我把一個人的樣貌截圖發給你,你馬上派人搜查這個人資料。”

“好。”

那頭傳來了應聲。

慕北宸冇說話,一手拿著手機,另一手控製著鼠標,繼續播放著視頻。

“南A3355C車牌號的出租車,也順便追溯下他的行駛路線,從兩個小時前到現在的我都要。”

說完,他將剛纔截圖下來的女人樣貌圖,以郵件的方式發給了陸少棠。

“二十分鐘之內搞定。”

陸少棠自通道。

慕北宸嗯了聲,然後結束了通話,出租車在鬨區的位置就消失不見了,如今隻能等陸少棠的訊息,才能確定對方真正的落腳處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