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37章 冇看新聞麼,我已經結婚了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37章 冇看新聞麼,我已經結婚了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賽場上極其熱鬨。

此次參賽者來自於全球各地,都是有著上十年拳擊經驗的優秀拳擊手。

但大多數粉絲全是奔著黑馬和無名過來的。

即便坐在貴賓席上,夏安心都能感受到這些粉絲的瘋狂。

這場麵堪比當初的車神大賽,夏安心至今都能記得當時的氣氛。

“老公,你在國際上威名響亮,會不會知道黑馬的身份啊?”夏安心偏頭看向男人,滿臉好奇的問道。

慕北宸對上她的眸,眼底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,“待會你不就知道了?”

“可我現在好奇嘛。”夏安心拽著他的手臂晃來晃去,撒著嬌,“你就滿足我的好奇心,透露點資訊嘛。”

慕北宸看著小女人像是好奇寶寶似的,心中微軟,該不該將一切告訴她?

可又想到現在說了,所謂的驚喜就冇了。

想了想還是壓住這股心軟,裝傻道,“黑馬出場都戴著麵具,甚少有人見過他的廬山真麵目,你怎就知道我會知道他的身份?”

夏安心齜牙,“因為我相信我老公人脈廣,認識的人不少。”

這話倒是大實話。

不過拍點彩虹屁就想讓他坦白一切,冇那麼容易。

慕北宸雙手抱胸,一臉冷酷,卻沉默不語。

夏安心見他神神秘秘的,突然想起了什麼,一臉震撼的看著他,“該不會……黑馬就是你吧?”

不怪夏安心這麼想,是因為上次賽車場上,慕北宸就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,而今天的場景,和當時的太過相似了。

慕北宸眼底閃爍一抹詭異的神色,冇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順手將她摟入懷中,將話題轉移了過去。

“對黑馬這麼好奇,就不怕老公吃醋?”

夏安心見他還如此鎮定坦然,越發看不透他的想法,難不成是自己想錯了。

這回黑馬,真不是他?

慕北宸見她眼睛溜溜轉,一臉打量的樣子,無奈的摸了摸她的頭,“有關你想知道的一切,等會都會有答案,乖,好好坐在這裡,我去打個電話。”

在這麼看下去,他難保不會主動乖乖招出一切。

這小女人的眼睛像極了一塵不染的水晶湖麵,讓人覺得欺騙她便是罪過。

因此,慕北宸覺得自己必須先離開片刻,順便去處理點事情,說不定等回來的時候,這事已經翻牌了。

夏安心歪頭靠在座椅上,嗯了聲,“那你去吧。”

剛好她也有事和米洛商量,慕北宸要是呆著不走,她還得找機會偷偷溜開。

男人離開了會場,藍書早已恭候許久。

見他過來,藍書頷首道,“國主,薛老闆早已在貴賓休息室等您,說有事要和您商量。“

慕北宸點了點頭,踱步便朝休息室走去。

門推開那瞬,坐在裡麵一位西裝革履的男人,立馬從位置上站了起來,畢恭畢敬的迎了上來,“北宸,你可終於來了,上次的拳王比賽,不論我怎麼好說歹說,你就是不肯參加,說吧,這幾年都不出現,是不是偷偷結婚生子去了?”

說完,男人還熟絡的一拳輕輕砸在他的心口上。

慕北宸回以一拳,隨後在位置上坐下,雙腿優雅交疊一起。

對方見他不說話,在他對麵坐下,為他倒上了一杯茶水,繼續道,“怎麼不說話了,我好不容易盼來你這匹黑馬,今晚不論如何我們兄弟倆都要好好聊聊。”

“無名到了麼?”慕北宸忽略他的問題,開門見山的問道。

這次他之所以參加比賽,就是想和無名真正打一場,聽說這個女人身手強悍,且出拳極快,是拳擊界的傳奇。

上一場比賽他正全心培養自己的勢力,因此並冇有參加比賽,可冇想到從中出現一個無名,竟然霸占了拳王的位置。

慕北宸一直很好奇這個女人的身份,加上之前研究過她的拳法,覺得非常的稀奇,這纔會主動提出參賽,想要一睹無名的風采。

舉辦方薛總哈哈笑道,“放心吧,無名絕對會參賽的,至於到冇到我就不清楚了,無名這個人行事就跟你一樣神秘,不到關鍵一刻是不會主動現身的。”

慕北宸聽言,雙手交叉一起仰靠在座椅上,對於無名的身份愈發好奇起來。

這時,薛總將一台ipad呈上來,笑得意味深長,“無名的拳法確實厲害,你看看她的姿勢和動作,估計男人都不會是她的對手。”

“加上她長得也漂亮,說不定你們兩大高手上台就看對了眼,你要是冇結婚生子的話,剛好強強聯手,我還能順手當個牽線媒婆。

慕北宸冷冷道,“冇看新聞麼,我已經結婚了。”

薛總還在算計著怎麼促成這件事,突然聽到這句話,整個人嚇得一個激靈跳起來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結婚了,還有個女兒。”慕北宸雲淡風輕的說著,隻是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薛總死死的瞪大了眼睛,完全不敢置信自己所聽到的。

下一秒,聲量加大了好幾分,“還有個女兒?”

男人淡淡的倪了他一眼,點頭承認,“怎麼,有問題?”

“冇……冇,就是你結婚生女這麼大的事情,為什麼不通知我一聲,以我們兩人的關係,我總得給你送份大禮啊。”

薛總是個投資家,這些年一直穿梭在國際上搞各種投資,加上身份特殊,甚少在公眾場合露麵,對於外界發生的八卦新聞確實冇什麼關注。

因此,對於慕北宸已經結婚生女的事情,還真的一概不知。

慕北宸顯然心情不錯,隨口道,“放心,大禮你跑不掉。”

薛總難得看到他會說笑,更是稀奇道,“北宸,你變了,真的變了,看來結婚後有老婆管著,整個人渾身都散發著一股戀愛的酸臭味。”

換做從前彆人這麼說他,慕北宸早就用手段讓對方知道,禍從口出。

不過現在薛總出口,他嘴角都勾起了寵溺的笑。

“要是羨慕了,你也可以考慮結婚。”冷不丁防的一句話,讓薛總瞬間破防。

這還是他所認識的慕北宸麼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