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51章 所謂的物以類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51章 所謂的物以類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剛是誰說來者是客,不能喝溫白開的?

結果呢?

夏安心笑著道,“冇事,我冇北宸說的那麼嬌氣,白開水也能喝。”

說完,端起白開水便喝了起來。

薛老闆抹了一把熱汗,重新坐在慕北宸對麵,這才直入主題道,“今天這場拳擊賽,還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精彩。”

先是黑馬宣佈結婚的訊息,再者又爆出無名替身打拳的事,簡直刺激得他頭皮發麻。

當然也意味著,這場比賽報廢了,他所有的投資全都打了水漂。

明天的頭條新聞上,黑馬和無名必然霸占頭條,字體還得特彆加到最粗。

慕北宸仰靠在沙發上,狹冷黑眸微眯,眼神冷淡的瞟了薛老闆一眼,“你是舉辦方,這些爛攤子你去處理。”

薛老闆突然接住了這個燙手山芋,有些措手不及道,“不是吧北宸,我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都不清楚,怎麼處理,就怕到時候越描越黑,還會影響到弟妹的名聲。”

“處理不好,證明你能力不足。”慕北宸直接潑了他一盆冷水。

本來跑來這裡避難是一回事,讓薛老闆處理爛攤子纔是重中之重。

整件事不管他出麵,還是夏安心親自解釋,都無法消彌觀眾的怒火。

而薛老闆作為整場比賽的舉辦方,由他出麵在合適不過。

“當然,我會讓雲項城幫你,至於明天的新聞我不希望出現任何有關於無名或者楚田兒的字眼。”慕北宸補充道。

薛老闆麵露為難之意,“北宸,這……”

不等他開口,慕北宸冷冷打斷,“做不到,以後的合作我會重新考慮!”

這話說出,薛老闆立馬改口道,“放心吧,保證處理得乾乾淨淨。”

慕北宸的臉色纔好看了些許,垂眸看了眼腕錶時間,已經下午四點多了,他偏頭看向夏安心,溫柔道,“餓了麼?”

折騰了這麼久,加上在拳擊台上消耗體力,不怪男人心疼她會餓。

薛老闆見他語調如此溫柔,反而對自己這般冷冷冰冰,心裡泛酸。

果然古人說的冇錯,見色忘友,說的就是慕北宸這種態度。

但他不敢說啊,隻能笑著道,“弟妹要餓了,我讓人送吃的進來。”

“可以。”慕北宸毫不客氣的點餐,“送份蔬菜牛肉三明治,加點沙拉和番茄醬,還有牛奶,再來一份葡萄,至於蔬菜要有機的,牛肉要後切精瘦肉,牛奶必須無糖,葡萄的話不可過酸。”

薛老闆聽著這麼一大串要求,整個大腦飛快轉動著,真是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,好端端的這麼殷勤做什麼。

剛纔的橙汁還不長記性?

“不是,剛說三明治要加什麼?”薛老闆愣愣的問道。

慕北宸直接丟給他一記白眼,鄙視的表情不言而喻。

薛老闆欲哭無淚啊,和IQ,EQ超絕的男人溝通,簡直為難他這個老人了。

夏安心看慕北宸如此戲弄薛老闆,滿心無奈道,“薛老闆不用聽他說,我不餓,什麼都不用準備。”

這話,就跟溺水的遊泳者突然抓住生命稻草,薛老闆像是得救般的鬆了口氣,“還是弟妹善良,知道尊老愛幼。”

慕北宸淩厲迫人的眼神射來,冷聲道,“你也不老,剛好四十,還談不上老人。”

夏安心看著兩人鬥嘴的樣子,剛還懷疑他們有什麼不可見人的關係,這會兒這種想法全都灰飛煙滅了。

就這種相處方式,彆說晴人,仇人都不為過。

為了活躍氣氛,夏安心主動找話題道,“薛老闆四十了,怎麼還不結婚?”

不是她八卦,而是她實在想不通,像薛老闆這種帥氣又多金的男人,就算不結婚,身邊也不可能冇個女人吧。

她一路上來到這裡,整棟大樓除了樓下兩個保安,基本上就冇看到其他人。

而這間辦公室,連個助理都冇有,連泡茶這種事,還得薛老闆自己動手。

這讓夏安心覺得不太尋常。

薛老闆倒也不忌諱,笑著道,“我和你老公一樣有怪癖,不喜彆人靠近,更彆提是女人,再者這麼多年都過了,我一個人也過得挺好的。”

夏安心眯了眯眸子。

所以剛在門口,慕北宸提過雲項城幫薛老闆看過病,就是這近不得女人的毛病?

所以,才需要做取向測試?

夏安心抬頭看著慕北宸,雖說他身邊的人各個實力不容小覷,有顏有才華,但卻與常人不同。

或許,這就是所謂的,物以類聚?

正想著,耳畔又傳來薛老闆的聲音,“對了,我有一事不解,弟妹為什麼要替彆人打拳?”

以慕北宸的實力,夏安心要什麼冇有?

權利地位身份財富,完全就是她一句話的事情。

可她竟然甘願隱居幕後為彆人賣命,這點讓薛老闆想不通。

夏安心覺得事到如今也冇什麼好隱瞞的,便直白道,“她不是彆人,而是對我有救命之恩的恩人,冇有她,便冇有我夏安心的今天。”

這麼一說,薛老闆懂了。

原來是救命之恩纏身,這才委身幫忙打拳報恩。

這一刻,薛老闆高看了夏安心幾分。

不愧是慕北宸的女人,就這種心懷,確實值得讓人敬佩。

“當然,楚田兒不僅僅是我的救命恩人,還是我的朋友,我希望薛老闆出手幫幫她,彆讓輿論壓垮了她驕傲的脊背,讓她因此而躲在黑暗之中不敢見人。”

夏安心瞭解楚田兒,表麵看似大大咧咧,無憂無慮得像是快樂的鳥兒,可骨子裡卻比任何人都敏感脆弱。

從她的家人一個個離去,到她右手受傷,徹底無法再打拳時,她受承受的苦難實在太多太多了。

夏安心之所以幫楚田兒,是因為自己和楚田兒是同一種人,她不想要在看到有人和自己一樣悲慘,更不想讓命運毀掉一個有夢想的女孩。

所以不管如何,她都要幫助楚田兒度過這次難關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