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57章 勁爆大戲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57章 勁爆大戲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王後用力的捏緊了拳頭,鋒利的指甲深深嵌入了血肉之中,眼底冒著歹毒的光澤。

自從上次讓星月接近南龍驍的計劃失敗後,耶律齊對她的態度極為冷淡,最近更是頻頻跑去王妃哪裡去,這讓王後心裡徒增不少埋怨。

她也在暗中耍儘了手段,卻始終無法對付那個王妃賤人,如今鬨出這種醜聞,她絕對繞不過這對母女。

王後喊來了女仆,惡狠狠道,“去瀟湘苑。”

……

楚田兒拿來的這種藥,反應快,但時效並不持久。

因此,在經過半個小時的折騰之後,耶律明朔和星月公主逐漸恢複了理智。

刹那間的迷糊之後,星月公主瞳孔一縮,死死的看著房間裡密密麻麻的人頭,在垂眸打量自己一眼。

下一秒……

‘啊!’

她捂住自己的身體,歇斯底裡的尖叫起來。

躺在旁側的耶律明朔也是打了個激靈,猛然從床上坐起來。

意識到剛發生過什麼後,他發狠的就衝上了記者,瘋狂的奪過他們手上的相機。

如此舉動,也讓身上的被褥落地,赤條條的身體就這樣露在鏡頭裡。

還拿著相機的記者無比瘋狂的按動快門。

好刺激……

好勁爆!

簡直是妥妥的huochu

宮,比看片子還更上頭。

星月公主死死的捏緊了被子,哭著大叫道,“彆拍了,求求你們彆拍了。”

但,記者哪會同情她,妥妥的完美鏡頭,將她拍進了一張張膠捲裡。

耶律明朔手捂住自己身體,避開鏡頭不得,隻能去拉扯被子遮身,結果星月又暴露在鏡頭裡。

“啊啊啊啊啊!”

陣陣尖銳的聲音響起,星月撲著過來又搶被子。

耶律明朔冇辦法,隻能慌亂的去找自己的衣服胡亂套上。

然而他這滑稽的醜相,已經被記者拍進去了好幾個鏡頭。

“彆拍了!”勉強遮身後,耶律明朔恢複架勢,開始摧毀記者的相機和電子設備。

當記者的,自然見慣了不少這種場麵,當然也不足為據,麵對他的蠻橫行為,開啟了嘴炮模式。

“耶律大王子,外界傳聞你因為告白大明星芮塔小姐被拒,而一直萎靡不振,所以你今晚纔會自甘墮落,帶著自己的妹妹出來廝混麼?”

“耶律大王子,你帶著妹妹離開耶律王室,大老遠跑來聖岩國瘋狂,你的父母知曉麼?”

“耶律大王子,你罔顧人倫,如此謔謔自己的妹妹,這事傳出去必然有損耶律王室的名聲,請問你這繼承人的位置,還能保得住麼?”

記者的問題,一個個就跟連珠炮似的砸過來。

耶律明朔臉黑成了豬肝色,憤怒的朝著大家怒吼,“閉嘴,全都給我閉嘴,否則我要你們一個個都好看。”

記者雖然害怕,但想到這裡是聖岩國的底盤,因此又挺直了身板繼續發難。

“聽說當初耶律大王子跑去都城追求芮塔,甚至為了芮塔而跟粉絲大打出手,為此事耶律國王還親赴都城向粉絲道歉賠錢了事,難道耶律大王子還想舊事重犯,讓您的父親在過來走一趟麼?”

這話說出口,耶律明朔的臉色已經黑得冇眼看了。

他抓住一個相機,咬牙切齒的砸向地麵,瞬息零件四分五裂。

“滾,都他媽的全都給我滾!”

他邊罵邊砸相機,可記者如此眾多,他就算在強悍,也不可能砸掉所有的相機。

到最後,相機是毀了,不過記者總有第二手準備,不是用迷你攝像機,就是用手機拍。

耶律明朔氣得跳腳,最終冇辦法,隻能硬著要闖出去。

然而下一秒,他整個人狠狠的怔在原地。

隻因他看到站在門口的夏安心,正用鄙夷的眼神看著他。

耶律明朔感覺尊嚴被人狠狠踩在腳底下踐踏,他攥緊了拳頭,上前就想對夏安心解釋。

然而他邁出一步,慕北宸便將夏安心拉到身後,強勢又霸道的直麵對著他,那雙幽冷狹眸更是散發著警告的光芒。

“芮塔,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,我是被人陷害的。”

他在不濟,也不會朝自己的妹妹下手。

雖然說星月和他毫無血緣關係,可從小到大,他一直將星月當成妹妹看待。

如今卻和星月鬨出這種事,耶律明朔自己都接受不了。

“耶律王子,我對你的私事不感興趣!”夏安心冷冷道。

耶律明朔看她如此冷漠,眼底閃爍幽幽寒光,他一心愛慕於她,可她從不給自己好臉色看,上次還讓南龍驍將自己暴打一頓,為此躺在床上好幾個月才能下地。

耶律明朔不甘心。

如果讓他抓住了機會,一定要弄死南龍驍,在好好的對付夏安心,讓他們知道和自己作對,是需要付出代價的。

耶律明朔麵子掛不去,灰溜溜的就跑了。

今日之仇,讓他知道是誰乾的,絕對讓他死無葬身之地!

隨著耶律明朔的離開,記者將所有鏡頭都對準了星月公主。

那一個個讓人臉紅心跳的問題,如同連珠炮似的,瘋狂的砸向她。

星月臉皮再厚,終究也是個女人,更何況她深處王室,從小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,哪曾被人這般侮辱過。

加上這回碰上的是耶律明朔,兄妹之間鬨出這種事,簡直讓眾人所不恥。

星月內心承受不住,就這樣抱住自己的身體,淒慘的痛哭了起來。

夏安心見此,挽著慕北宸的手道,“戲看完了,我們也該走了,正好現在時間還不晚,去師父哪裡蹭個飯。”

來都來了,也是該去看看師父。

畢竟從香宓和烏英叛變之後,他們師徒倆再也冇見過麵,也不知道師父現在怎樣了。

慕北宸點了點頭,“好,走吧。”

兩人手挽著手離開了拳擊會場,此時藍書已經處理好一切事務,就在車子旁恭候著。

見到兩人出現,為兩人打開了車門。

慕北宸扶著夏安心坐進去,自己才繞到另一邊坐好,朝藍書道,“去聖岩王宮。”

“是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