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63章 變異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63章 變異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男人受了傷後,捏住了拳頭用力的砸著自己的心口,從嘴裡發出陣陣可怕的嘶吼聲。

夏安心和慕北宸站在門口位置看著,兩人的臉色都很不好看。

經曆了shou性毒液的種種變異,他們還從未看到這般可怕的變化。

到底香宓夫人在毒液上動了什麼手腳,竟然能讓一個人變成真正的野獸,甚至連心智都和野獸無益。

“香宓夫人那邊什麼情況?”慕北宸凝聲道。

事態發展有些難以置信,奈是慕北宸經曆了這麼風風雨雨,也從未見過這種發狂的人類。

不,不能說是人,眼前這個可怕的東西,分明就是一頭實實在在的野獸。

“她翻窗下樓了,不過我送了她一刀,直接就摔下去被晟少的人當場抓獲了。”夏安心始終做搏鬥姿勢,隻因她不敢確定,這頭‘野獸’什麼時候還會對他們發出攻擊。

事實證明,野獸就是野獸,根本毫無心智可言。

在發狂的怒吼之後,轉身又朝著慕北宸夏安心攻擊上來。

慕北宸掏出腰間的銀色手槍,‘砰’的一聲開打出去。

原本考慮到這裡是酒店,不想鬨出太大動靜造成恐慌。

可如今之計,他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。

這人全身都發生了變異,且血性無情,若是讓他逃離了這裡,整個南國勢必要造成更大的災難。

因此,就算是毀了這座酒店,他都要讓這個變異人死在這裡。

“藍書,驅散所有住客和酒店工作人員,酒店五百米之內不許任何人靠近。”

隨著槍聲響起,子彈飛快的鑽入男人的血肉之後,藍色血液如同水柱般噴射而出。

讓人更為驚訝的是,那藍色的血液還冒著氣泡。

何止有毒,還有強烈的腐蝕性。

夏安心意識到這點,命令所有人都不得靠近,讓慕北宸直接選擇擊殺。

雖然她很想知道這人為何會變成如此模樣,可畢竟他全身是毒,留著便是禍害。

藍書很快就去辦了,讓一眾精衛迅速的撤離了酒店所有人員,並且封鎖酒店內的所有訊息。

等藍書傳來資訊說一切處理妥當,慕北宸在無後顧之憂,連續朝變異人開了好幾槍。

夏安心也跟著幫忙,用銀針控製住變異人的意識。

然而,痛意過後,變異人變得更為瘋狂,開始摧毀房間裡的東西。

滿地上全是藍色冒泡的血液,以及淩亂的傢俱殘渣,慕北宸和夏安心始終都不敢再靠近,隻是站在門口朝他發出攻擊。

受傷過後的變異人異常殘暴,開始不停的跺腳,平常人跺腳或許造不成多大動靜,可變異人力度大得驚人,隨著他連續幾下的跺腳,窗戶都傳來晃動的聲音。

“北宸,安心,殺了他!”

便在此時,身後傳來了一道渾厚的男性嗓音。

兩人回頭一看,便見雲項城和米洛出現在身後。

米洛道,“剛我們在樓下審訊了下香宓夫人,她死活都不說是什麼毒,但我從她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來,這個變異人冇救了,而且她想要利用這些變異人,來報複整個南國。”

夏安心狠狠眯眸。

通過報複南國無辜百姓,來達到報複她和慕北宸的目的。

香宓這個蛇蠍女人,就算將她千刀萬剮,都難以贖去她所犯下的種種過錯。

“殺了他!”夏安心攥緊了拳頭,旋即從慕北宸手中奪過銀色手槍,砰的一聲朝變異人的心臟處射去。

隨著藍色血液噴濺而出,還在跺腳企圖摧毀地麵的變異人,在發出一聲悲痛的嘶叫聲後,就這樣轟然倒在了地上。

經過了一番痛苦的掙紮後,終於倒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“人雖然死了,可這裡都是毒,誰都不知道沾染上這種毒會有什麼後果。”慕北宸凝眉打量四周,冷冰冰道,“心兒,直接炸了。”

讓藍書遣散酒店所有人,慕北宸本身就抱著這種想法。

夏安心點了點頭道,“恩,炸了,不過我想提取點血液做實驗,看看能不能研究出這種毒的成分。”

說完,她小心翼翼的靠近地上的血跡,從身上取出銀針,讓銀針去浸泡在毒血之中,等沾染上足夠的毒血,再將銀針放進米洛送來的袋子裡。

雲項城也過來裝了一試管的毒液留著備用。

做完這一切後,夏安心在酒店裡安置了定時炸彈,隨後一群人迅速離開了酒店。

遠遠的,便聽到‘轟隆隆’的巨大聲音響起,整棟大樓瞬息被夷為平地。

……

王宮地牢。

夏安心和慕北宸回來後一刻都冇歇息,便匆匆趕去地牢審問香宓夫人。

對於那變異人的情況,夏安心至今都還心有餘悸。

雖然將毒血和針筒都送去了化驗,但這需要不短的時間去提取驗證。

因此在這之前,她隻能通過審訊香宓,從中獲取答案。

此刻,香宓夫人手腳皆被鐵鏈銬住。

因為逃跑時身上隻裹著一條薄被,隨著摔下那刻春光外泄,傅南晟便讓人給她穿上件大外套。

夏安心和慕北宸來前,傅南晟已經審訊過一番,香宓夫人身上全是血痕,有些還在往外冒血。

見到夏安心那一刻,香宓夫人的瞳孔急劇收縮了兩下,閃露出猙獰狠毒的殺意。

“夏……安……心”

她咬牙切齒的吐出夏安心的名字。

夏安心踱步靠近,雙手抱胸,冷冷的睥睨著她,“香宓夫人,不對,按照輩分,我還得喊你一聲姨呢。”

這話中帶著諷刺之意,香宓如何聽不出來。

便見她的臉色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陰沉下來,下一秒,憤怒的就朝夏安心撲上來,“賤人,當初你剛拜莎莉為師時,我就該一刀殺了你。”

然而受鐵鏈束縛,香宓夫人根本近不得夏安心分毫,隨著她的掙紮後,四周全是鎖鏈嘩啦啦的聲響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