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64章 三巴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64章 三巴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慕北宸最聽不得彆人侮辱安心,當即抬腳就要踹上去,不過卻被夏安心伸手攔住了。

“老公,這事我來處理便好,你彆插手。”

說完,她從藍書手上接過手套戴上,大步靠近一巴掌扇向香宓的臉上。

“這巴掌,是為你背信棄義,對我師父下毒手的教訓。”

“啪!”

又是一巴掌落。

“第二巴掌,是為你傷害我女兒的懲罰。”

她每說一句話,掌心便用力的扇上去,即便香宓夫人再如何硬氣,也被她活生生打偏了臉。

“最後一巴掌,是為你蛇蠍心腸,殘害無辜人類,禍害整個國際需要付出的代價。

三巴掌打下去,香宓夫人嘴角滲血,加上本來從高樓摔下受傷不輕,又被傅南晟用了刑,香宓夫人幾乎就剩下一口氣。

然而夏安心並不打算就此放過她。

在摘掉手套之後,她取出了手機,將一幕畫麵播放給香宓夫人看。

“你以為你利用變異人就想對付我和北宸,香宓,我隻能說你太無腦,太可笑了。”

螢幕上播放的是酒店被炸燬的場景,那黑煙翻滾的火場,將所有的一切都燒成了灰燼,最終隻剩下一堆黑色炭狀物。

香宓夫人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,拚命晃頭道,“不,這不可能……”

“利用這個變異人散發病毒,讓南國的百姓都成為你的傀儡,香宓,你的計劃失敗了!”夏安心收回了手機,聲音如同地獄打撈上來般,“你也絕對不會想到,我們最終會選擇炸燬了整座酒店,阻止毒源散發出去。”

倘若不毀掉酒店,但凡有人接近那間房,必然會沾染上毒性,到時候一傳十,十傳百,毒素傳得滿街都是,整個世界絕對會因此受到動盪。

香宓夫人渾身都在發抖,她苦苦策劃的這一切,到頭來還是被夏安心給破壞了。

這個該死的賤人,為什麼要三番兩次和她作對?

香宓夫人眼底染上滔天怒意,恨不得將夏安心當場淩遲處死。

夏安心對上她的毒辣的眼神,迅猛的靠近她,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,“說,這是什麼毒?”

來地牢之前,傅南晟就逼問過香宓,就因為她始終不肯坦白一切,傅南晟纔會對她用刑。

香宓夫人得意大笑出聲,“我就算是死,也不會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字。”

毒液已經研究成功,雖然她就攜帶一丁點混入南國,但通過實驗證明,隻要一滴,就足以讓人體發生變異。

她的目的已經實現了。

何況她就算死了,總會有人繼續她的工作。

所以就算夏安心殺了她又如何,都阻止不了毒液散發出去,人類都會成為一個個毫無心智的怪物。

夏安心見她如此嘴硬,狠狠的一拳砸上她的臉。

登時,香宓夫人噴出了一口鮮血。

“有本事就殺了我啊,夏安心,南龍驍,你們殺了一個變異人,往後還有千千萬萬個變異人出現,就算你們兩人是菩薩降世,都阻止不了這個世界走向冇落的地步。

你們不讓我好過,那就給我好好活著,見證自己身邊的親人,朋友,一個個都變成可怕的怪物,最終慢慢的在你們麵前死去,哈哈!”

香宓夫人瘋狂的大笑著。

夏安心深知繼續逼問下去,根本得不到任何線索,最終隻能將目標重新放在殘餘的毒液上。

“給我好好的審,無論如何都要撬開她的嘴巴,逼她說出毒液的流向。”

臨走之前,夏安心朝藍書命令道。

她是慕北宸的女人,而藍書又是慕北宸的部下,所以藍書對她的命令同樣受用。

離開地牢後,夏安心又直奔向實驗室。

雲項城早已帶領一眾研究者開始分析毒液的成分,依照他們帶回來的毒血,還有針筒,以及從香宓夫人身上拿到的項鍊裡麵還殘留著一些毒液,逐項進行檢驗。

夏安心和慕北宸趕到時,雲項城已經有所發現。

“經過我們的研究,發現這種毒液不需要通過注射,隻需要人體沾染上一點就能病發。”雲項城說著,指著關在籠子裡的小白鼠道,“你們看,我剛纔就用針筒滴了一滴在白鼠身上,它就變得異常狂躁,而且身體出現脫毛現象,最為駭人的是,裸露在外的皮膚竟然長了鱗片。”

夏安心臉色很是難看,如此現象,和那個變異人一模一樣。

也就是說,這種毒,已經在shou性毒液的基礎上,強悍了無數倍。

“不僅如此,這種毒在空氣裡揮發後,也能通過空氣傳播,它會散發出淡淡的香味,還帶著不易察覺的刺激性氣味,不過毒性在空氣裡逗留時間不長,等香氣散儘之後就已經不起作用了。”雲項城補充道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所以她在酒店走廊裡聞到的氣味確實有毒,也幸好她反應快讓所有人都帶上了防毒麵具,否則吸入了毒性,後果不堪設想。

“除此之外,有冇有測出毒液的成分?”夏安心最為關心的是這點,隻有研究出成分,還能針對性的去研發解藥。

剛從香宓夫人的態度中,她或多或少知道了些線索,恐怕毒液已經傳播了出去,擁有者不僅僅是香宓夫人一人。

何況,香宓夫人隻是毒液持有者,那麼那個研究毒液的人呢

想到這,夏安心隻覺得頭皮發麻,心中有著強烈不安的預感。

一滴毒液都能造成這麼大的後果,如果繼續研究配製下去,還要有多少人受到傷害。

雲項城搖了搖頭道,“還冇有,能檢驗出來的隻有shou性毒液原來的成分,至於後期加入的成分還未有結果。”

慕北宸看夏安心如此緊張的樣子,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,卻發現她掌心滲出了一層薄汗。

慕北宸還是頭次感受到她的懼意,即便當初懷著心瑤遭受了無數次的痛楚,她都從未表現出這般無助的樣子。

可如今,她害怕了。

他攏住她削瘦的肩膀,讓她的身體靠在自己心口上,用強大的力度支撐著她。

“彆擔心,既然我們知道了這種毒的特性,便能找到預防它的辦法,現在我們該做的是,放寬心態做好接下來戰鬥的準備。”

“不,無論如何我都要逼香宓開口。”夏安心捏緊了拳頭道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