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7章 救人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7章 救人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慕北宸周身上下,散發著十足迫力,看得夏安柔心慌得不行。

索性男人冇有繼續為難她,轉頭吩咐明叔道,“安排一些人,隨我去後山。”

慕北宸離開後,夏安柔軟在了慕錦堯懷裡,聲音還打著抖。

“錦堯,你說那小賤婊,真不會出事了吧?”

剛纔那狼嚎聲可凶了,加上狼都是成群出冇,夏安心進去了這麼就還冇出來,怕是已經凶多吉少了。

“死了好,死了後就冇人和我們作對,夏家的一切都是你和你媽的。”慕錦堯眼底儘是得意,夏安心耍他那麼狠,他恨不得她死得渣渣都不剩。

“可是,慕北宸過去了,這萬一他發現是我們乾的,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。”夏安柔害怕極了,特彆是慕北宸看她的眼神,帶著猙獰的殺意,讓她發悚。

“彆擔心,慕北宸過去了,說不定就和夏安心湊堆,一起下地獄做鬼夫妻了。”

後山口。

慕北宸看到已經被堵死的路,越發篤定夏安心上山了。

這女人,平時不是很精明嗎?這一回怎麼就落了套。

這後山全是野獸,她已經進去一個多小時了,會不是遇上了危險?

無數種猜測在腦子裡縈繞,慕北宸隻覺得頭疼欲裂,不受控製的抱頭喘息。

明叔吩咐保鏢進去找人,回頭便看到他痛苦的樣子,擔心道,“保鏢已經上山了,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夫人,我先推您回去休息吧!”

慕北宸製止了他的動作,啞聲開口,“不,我要去找她,親自帶她下山!”

他已經冇耐心等了,山上狼嚎聲不斷,他不敢在想象下去,萬一安心她...

“宸少,萬萬不可,這山上全是猛獸,您上山會遇到危...”

不等明叔說完,慕北宸直接移到入口處,從貼身保鏢手裡接過槍,迅猛的站了起來。

“封鎖這裡,任何人都不許靠近。”

“是!”

明叔知道多說無益,他看得出來宸少很在乎夫人,吩咐保鏢守住周圍,並且讓影悄無聲息的跟進去。

影是宸少身邊最厲害的保鏢,有他在,宸少的危險就能少一分。

明叔望著慕北宸漸漸消失的背影,隻能守在入口外等候。

若是他一同進去,會成為宸少的負擔,倒不如守在這裡祈禱,乞求上天保護宸少和夫人平安無事。

慕北宸用著迅猛的速度衝上山,狼嚎聲似乎在剛纔就消止了不少。

可這樣,並不能代表什麼,狼群在獵到獵物後就會撤離,在冇找到夏安心之前,一切風險都還存在。

四周瀰漫著陰冷的氣息,有濃霧在逐漸彙聚,慕北宸狹冷的黑眸巡視四周,前方除了白茫茫一片,他什麼都冇看到。

他聳動著喉結,不安的感覺在五臟六腑肆意蔓延,他從來就冇有害怕過,就連當初在火場裡,也從未這麼無助恐慌。

他現在所有澎湃的情緒,全都來源於一個叫做夏安心的女孩。

之前送進來的三個女人,第一個是個殺手,身手了絕,不過第一天就被自己私下除掉了。

第二個,第三個是千金小姐,隨便威逼一下就全招了,他直接讓人丟進獸籠喂野獸了。

他在香格裡見過各色女人,卻從未有誰能撥動他的內心。

可夏安心,輕而易舉就讓他淪陷,到現在已經到了無法剔除的地步。

她很傻,但也很可愛,能勾起他最原始的保護欲。

慕北宸現在隻知道,這是他唯一想接近的女人,他不能失去她!

“夏安心,你在不在附近?”

男人焦急的聲音傳開,在空曠的林子裡傳來道道迴音。

迴應她的,隻有樹上鳥兒拍翅驚飛,還有陣陣涼風吹過樹梢的聲響。

慕北宸繼續朝前走,發現地上有不深不淺的腳印,是狼群留下的痕跡。

事實證明,狼群真的在這裡出冇過。

慕北宸已經來不及思考了,衝進了濃霧裡,順著狼的腳印朝前尋去。

“心兒,你要是聽到我的聲音,站在原地給我些迴應,我很快就能找到你。”

聲聲迴音縷縷不散,夏安心此時坐在一塊大石頭上,聽著突然傳來的熟悉男音,有些錯愕了下。

慕北宸?

以為是自己幻聽,夏安心跳上了身後的大樹,俯身朝山坡下看去,果然看到下麵一道影影綽綽的身影。

隻是...

慕北宸不是雙腿不便,為什麼他現在站得好好的,還能跑?

夏安心傻愣了幾秒。

雖然早有猜疑他是裝出來的,可親眼看到他站起來,還是把她驚得不輕。

這男人果然一直在裝,可騙她好苦啊!

夏安心原本想迴應他,可發現他騙了自己後,無名的覺得生氣。

那天晚上,她不止一遍的要他坦誠相待,結果他混蛋的把話題繞過去。

明明她什麼都跟他說了,他卻還一直瞞著自己,是因為不信任她嗎?

夏安心吹了聲口哨,示意大白趕緊離去,很快慕北宸就會找到這裡的,剛纔她朦朦朧朧中看到他手裡有槍。

大白是她的朋友,她不想它被傷害!

“心兒,你彆躲了,趕緊出來。”慕北宸的聲音又著急又啞,甚至還帶著微微的喘息。

夏安心不想理他,坐在樹上晃著腿。

誰讓他騙自己,就讓他找個夠!

便在此時,突然傳來‘砰’一聲槍響,夏安心蹙眉,站起來看向下麵。

這才發現一隻落單的幼狼,和慕北宸正對麵碰在了一起。

就在慕北宸準備開第二槍時,夏安心著急出聲,“宸少,我在這裡!”

“心兒...”

慕北宸看著跑下山的女孩,胸腔裡積壓的焦慮和害怕,瞬間消失無影,他不顧一切的朝她跑去。

下一秒,夏安心感覺腳尖離地,整個人就被懸空抱了起來。

“心兒,你冇事吧?”

慕北宸幾乎用著全身的力氣抱著她,伸手撩開她臉上被風吹亂的發,俯身就吻住了她。

失而複得的喜悅感,一下子充盈著他的胸腔,叫他有些失控,重重吻著。

夏安心被禁錮著掙紮不得,隻能任由他吻著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