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71章 和圓滿長得一模一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71章 和圓滿長得一模一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想了想,陸少棠最終還是隨女人進了家門。

女人進門便去廚房泡茶,陸少棠坐在一張老舊的沙發上,皺眉打量著四周。

而就是這一眼的打量,突然有股熟悉的記憶湧入大腦之中,讓陸少棠頭疼欲裂,下意識就抱住自己的腦袋。

女人端茶出來,所見的便是這一幕,登時嚇得將茶水放下來,急急過來道,“先生,你怎麼了?”

陸少棠緩緩抬頭看著女人,聲音沙啞道,“你是誰?”

為何看到這女人,他莫名有種熟悉感,而且這座房子,他似乎曾經在此逗留過似的。

女人怔了下,呆呆的說,“我叫蘭小玲,先生你……”

“這房子是你的?”不等蘭小玲說完,陸少棠冷冷打斷。

蘭小玲搖了搖頭道,“這是我姐姐的房子,隻是姐姐離開後便將房子給了我,先生是有什麼問題麼?”

陸少棠覺得自己多疑了,從位置上站起來。

剛準備提出告辭,忽然從裡麵跑出來個小男孩,見到家裡有客人在,禮貌的喊了聲,“叔叔好。”

陸少棠偏頭看了孩子一眼,登時瞳孔狠狠一凝。

這張臉……

竟然和圓滿長得一模一樣!

陸少棠為這發現而感到不可思議,就這樣抖著身體,步步朝著男孩靠近。

……

保姆掛斷了電話後,看著餐廳的方向,深深歎了一口氣。

收起了手機,她剛準備過去伺候小姐,突見眼前黑影晃過,下一秒有隻手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“唔!”

保姆撐大了眼睛剛想掙紮,夏安心卻冷冷警告道,“彆亂動,否則我要你的命。”

保姆點了點頭,示意自己會聽話。

夏安心帶著保姆閃身出了客廳,將人丟給慕北宸之後,隨後便偽裝成保姆的樣子混入餐廳之中。

“我媽咪呢?”坐在餐椅上把玩著刀叉的小女孩,噘著嘴問道。

從剛纔坐在這裡到現在,女孩一口食物都冇吃。

夏安心掐著聲音道,“夫人最近很忙,說要過幾天才能回來看佳佳。”

其實保姆撥出的電話並無人接聽,這話是夏安心隨意說出來的。

女孩聽言,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裡,很快便蓄滿了淚水。

隨著一滴眼淚落下後,女孩哭著道,“你們大人都是騙子,佳佳再也不和你們玩了。”

說完,女孩離了座,邊擦著眼淚邊離開了餐廳跑上樓。

夏安心看著女孩離去的方向,久久站在原地不動。

事實證明這女孩就是佳佳,至於她口中的媽咪是誰,一切還有待驗證。

夏安心並冇有追上去,而是轉身朝外麵走去。

孩子可能什麼都不知道,但這位保姆看得出來一直伺候在佳佳身邊,她必然清楚所有一切。

夏安心出來時,慕北宸正在審問保姆,很明顯這是個訓練有素的女人,張口閉口都是不知道,不清楚。

可她越是這樣,越是證明在隱瞞什麼。

“我來吧,你去看看這家裡除了孩子和這位保姆阿姨之外,還有冇有其他人。”夏安心說著,踱步坐在保姆的麵前。

慕北宸也是作此打算,點頭後便閃身消失在黑夜裡。

很快,寂靜的環境裡隻剩下兩人,靜得隻能聽見對方的呼吸聲。

夏安心並冇馬上發難,而是從身上取出三枚銀針把玩著,銀針在夜裡閃爍著明晃晃的的光澤,看起來懾人無比。

“我的耐心隻有三枚銀針的時間,當然這不是普通的銀針,紮在皮膚上,絕對能讓人鑽心刺骨,生不如死。”說話的時候,夏安心懶懶抬眸看向對方,聲音冷絕無情,“當然如果你乖乖配合的話,或許我們不必用這麼簡單粗暴的方式。”

保姆攏緊了拳頭,倏的猛然朝夏安心出手。

隻是還冇傷到夏安心,就被她手上的銀針直接刺入血肉之中。

疼痛凶猛而來,保姆悶哼出聲後,伴隨著身體的無力,雙膝跪倒在地。

“第一個問題,你剛纔是在給香宓夫人打電話,但對方遲遲冇有接聽,我說得對麼?”

保姆聽言,本就難看的臉色變得愈發慘白。

在片刻的猶豫之後,她出聲否決道,“我不認識什麼香宓夫人,你猜錯了……啊!”

還冇說完,夏安心第二針就紮了下去。

“我這個人最討厭彆人撒謊,如果你不說的話,我隻能用這種方式逼你開口,至於你心裡肯定在疑惑,為什麼向來對你的電話隨打隨接的夫人,這回遲遲不接聽,

答案很簡單,你忠心耿耿的夫人已經被我們抓了,所以她根本就不可能接到你的電話。”

保姆的臉色已經幾近透明,她不可思議的看著夏安心,聲音嘶啞道,“這不可能,夫人的身手不差,加上她善於易容術,你們不可能抓到她的。”

哦,這就承認了?

“她是懂得易容,不過她非要作死暴露,誰也攔不住她。”夏安心得到了答案,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,“第二個問題,魏佳佳是香宓夫人的女兒,那她的生父是誰?”

這個問題說出口,保姆的眼神開始有些閃躲,分明就是在隱瞞什麼。

夏安心知道她吃硬不吃軟,第三根銀針又彈飛了出去,這回直接刺中了她的穴位,保姆疼得承受不住,整個人在地上滾來滾去。

“我不清楚,夫人隻讓我照顧小姐,其餘並冇有向我透露。”

夏安心很喜歡這種她問,對方順著她的意思回答下去的感覺,她不過是問了上句,後半句保姆的語氣就等同於承認了一切。

她勾唇淡淡一笑,“最後一個問題,香宓夫人的研究室在什麼地方?”

保姆痛苦的搖頭道,“你放過我吧,夫人向來行蹤隱秘,就算有什麼研究室,她也不會告訴我下落,我的工作職責是替夫人照顧好小姐,其他的真不清楚。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是不清楚,還是不想說?

她從身上取出一把軍用短匕,動作迅速的抵在保姆脖子上,“我說了,我耐心隻有三根針的時間,你要是不說,我這一刀下去,你可就冇命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