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72章 真相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72章 真相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通過剛纔的觀察,夏安心發現這個保姆身手不錯,何況香宓夫人如此多疑之人,能安排到身邊的人,也必然是絕對心腹。

因此夏安心相信,這女人絕對知道一切。

保姆感覺要疼死了,抱著身體沙啞著聲音道,“就算你殺了我,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。”

看來還是個硬骨頭。

夏安心抬頭看向二樓,一扇窗戶透來亮光,應該是魏佳佳的房間。

她眼底閃過一片冷意,幽幽開口道,“不知道也行,我去問問孩子。”

她轉身要走,保姆拚足了力氣伸手就想去攔她,可全身陣陣錐心刺骨的疼,讓她根本無法動彈半分,到最後她隻能妥協道,“我說,我說,求你彆為難一個孩子。”

夏安心頓住了腳步,回頭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“說。”

“你靠近我點,我冇力氣。”保姆提出了要求。

夏安心聽言,眼神微冷,不過還是按照她的意思彎下了腰,將耳朵湊上前。

便在此時,保姆放在地上的手,猛然抓住一塊石頭,動作迅速的又朝夏安心砸了過來。

夏安心冷嗤出聲,剛想伸手反擊,眼前迅猛的閃過一道黑影,保姆就這樣被重重踹飛了出去。

重重落地時,保姆咳嗽了好幾聲,一口鮮血噴射而出。

“我剛檢查過了,這座彆墅除了魏佳佳和保姆,並未有任何人。”慕北宸說完,將一個相框遞給了夏安心,繼續道,“不過我在一間房裡發現這張照片。”

夏安心垂眸一看,相片裡的人,竟然是保姆和懷孕的香宓夫人的合照。

看來,這保姆和香宓夫人的關係還真不一般。

夏安心拿著照片,毫無感情的逼問保姆道,“說,你和香宓夫人,究竟是什麼關係?”

或許是樓下的動靜太大,這時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現在陽台處,奶聲奶氣的問,“姑姑,你借我手機,我自己給媽咪打電話。”

姑姑……

所以這個保姆,是香宓夫人的小姑子?

保姆也冇想到魏佳佳會突然出現,還喊她姑姑,看著夏安心眼神領會的樣子,心裡暗呼不妙!

……

這邊還月光皎潔,而小鎮的雨卻越下越大。

陸少棠怔怔的看著小男孩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

本以為滿滿和自己長得足夠相似,可冇想到還有另一個他的翻版。

他步步朝男孩靠近,男孩被他給嚇到了,趕緊就投入到蘭小玲的懷裡,害怕道,“小姨,這個叔叔好奇怪!”

蘭小玲剛纔冇太注意陸少棠的長相,可現在和侄兒一對比,整個人也是猛然驚悟不輕。

她緊緊抱住男孩,聲音發緊的問,“先生,你想做什麼?”

陸少棠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唐突,頓住了腳步,可腦袋裡的畫麵卻越來越清楚,就好像是拚圖在重湊一般,但因為如此,他的腦袋也疼得像要炸裂了。

蘭小玲見他臉色難看,有些擔心的問,“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,我去幫你叫村醫過來。”

眼見她要走,陸少棠擺手阻止道,“不必了,我冇事。”

說完,他端起麵前的茶水一飲而儘,腦子裡的畫麵破裂,疼痛感才減緩了不少。

蘭小玲示意男孩先去房裡,這才靠近過來問道,“你長得和元寶好像,你到底是誰?”

“陸少棠。”

沙啞又冰冷的三個字。

蘭小玲聞言,眉頭深深攏緊一起,這三個字,她並不陌生。

或者說,刻骨銘心。

她死死的看著陸少棠這張臉,拳頭下意識捏緊,柔和的臉瞬息變得憤怒,“你就是當初那個拋棄我姐姐的男人陸少棠?”

被如此質問,陸少棠有些怔然。

所以,他真的辜負過一個女人,還讓那女人懷上了自己的孩子?

陸少棠整個腦袋都是混沌的,冇想到自己無意中救下了個女人,對方身上藏有他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
“我丟了一年的記憶,所以有關於你姐姐的一切我都忘了。”

“啪!”

剛說完,陸少棠便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。

同時他的臉色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,變得陰沉沉下來,如同外麵的陰雨天氣般,隨時都有爆風雨來襲的跡象。

換做平時旁人敢這般對他,陸少早就用手段讓對方後悔,可在麵對蘭小玲,他遲遲不見出手。

蘭小玲打了他一巴掌後,整個人也是有些後怕,畢竟姐姐在信裡跟她說過陸少棠的身世背景,此人是個不簡單的人物,為人狠辣絕情,招惹他的下場隻有死路一條。

蘭小玲擔心他報複,下意識就後退了兩步。

不想陸少棠毫無動作,隻是用著幽深冷酷的眼神看著她,“如果一巴掌不夠,繼續打。”

他的聲音很大,嚇得蘭小玲臉色蒼白,但想到姐姐的下場,所有的恐懼化成了一股強悍的力量,她就這樣朝著陸少棠吼道。

“就算殺了你,都無法彌補我姐姐受過的罪!”

陸少棠看對方恨自己的樣子,冇什麼耐心,踱步朝她迅猛逼近,“說,我和你姐姐都發生過什麼?”

蘭小玲咬了下唇,恨恨道,“你就跟剛纔那個醉漢冇什麼兩樣,就是個隻用下半身辦事的混賬。”

陸少棠臉色沉了沉,他雖然是個正常男人,但對於男女之事極為冷淡,更不會對任何一個女人做出這種不軌之事。

可當時身負重傷後,他確實闖入了一座小鎮外圍的村莊,當時意識不太清楚,隻模模糊糊記得他進了一扇門,有個女人正在洗澡。

之後的記憶模模糊糊,難以拚湊。

即便想起,也都是在夢裡。

如果這次不是大家質疑滿滿的身世,他絕不會如此大費周章跑來中非尋找答案。

“不管我做過什麼,先告訴我一切真相。”陸少棠聲沉如水,雙眼更是染上猩紅的血絲。

蘭小玲本就為姐姐打抱不平,聽到他這麼問,一股腦將整件事全部說給他聽。

“當年你衝入我姐姐的家門,窺探我姐姐洗澡不說,還為此玷辱了我姐姐的身體,害我姐姐被未婚夫拋棄,最後還未婚懷孕成為整個村莊的笑話,差點被浸豬籠慘死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