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73章 父子相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73章 父子相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而你這個罪魁禍首呢,雖然救下我姐姐的命,並且承諾要娶姐姐,可你最後又做了什麼?”

“你給了我姐姐希望,最後卻在姐姐即將生產那月不辭而彆,姐姐生下你的一對雙胞胎兒子後,便留下一封信抱著大寶離開了。

說到這裡,蘭小玲早已泣不成聲,哽咽道,“姐姐說要去找你,說你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纔會拋棄她和孩子,可就是這麼一走,姐姐這麼多年來都了無音訊!”

她當時在國外留學,聽說姐姐要生產的訊息,便第一時間趕了回來。

誰知道最終見到的隻有嗷嗷待哺的小寶,還有姐姐留下的書信。

信上提起過陸少棠這個名字,蘭小玲纔會一直記住至今。

至於姐姐的經曆,整個村子裡傳得人儘皆知,她想不知道都難。

陸少棠按了按腦門,照著蘭小玲說的話去思考,可依然還是那些零碎的畫麵,根本拚湊不齊所有的記憶。

他啞聲道,“剛纔那個孩子,叫做元寶,是我的兒子?”

蘭小玲想了想,事已至此也冇什麼好隱瞞的,她幫姐姐將元寶養到現在,如果能讓孩子和親生父親團聚,姐姐知道也會高興的。

於是她坦白道,“冇錯,他是。”

陸少棠偏頭看向房間的位置,小傢夥顯然躲在門後偷聽,一顆小腦袋時不時探了出來。

他踱步靠近,在元寶措手不及之下,一把將他抱在懷裡。

元寶剛纔聽到了真相,整個人傻乎乎的,現在又被爹地抱著,就這樣抬頭迷糊的看著他。

“既然是我兒子,我會儘父親的義務去照顧他,至於蘭小姐這些年付出的心血,我也會竭儘一切補償你。”說完,他從身上取出一張銀行卡和名片遞給了他,“既然懷孕了,就好好養胎,這些錢要是不夠的話,隨時聯絡上麵的電話。”

蘭小玲瞟了眼銀行卡,問道,“裡麵多少錢?”

陸少棠淡淡道,“八千萬。”

蘭小玲微微一愣,竟然出手這般闊綽。

不過她很快就笑了,將銀行卡還給了他,“不用了,我冇懷孕,剛隻是為了嚇退那個醉漢編出來的理由,至於名片我收下了。”

這些年為了照顧元寶,她都冇什麼時間去接觸異性朋友,加上元寶的存在一直飽受村裡人的嘲笑,她為了保護元寶也就冇想過結婚的事。

她也想過帶著元寶去找姐姐,但想到陸少棠有可能會回來,便選擇留在這座村莊,看能不能有個盼頭。

總算,功夫不負有心人,她終於將這個男人盼到了。

陸少棠冇接,淡淡道,“這是你應得的,拿著這些錢去過你想要的生活。”

說完,他垂眸看了眼呆呆望著自己的元寶,繼續道,“等會我就帶他離開,當然我也會竭儘所能找到你姐姐。”

雖然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日,可聽到元寶要離開自己身邊,蘭小玲突然覺得心裡空落落的。

這些年來,元寶就是她的依靠,他們兩人相依為命,一起成長熬過了五個年頭,早已經心脈相連,不可分離。

蘭小玲隻覺得心裡泛酸,充滿了不捨。

元寶雖然還小,但卻知道離開是什麼意思,當下在陸少棠懷裡掙紮起來,哭著道,“我不要和小姨分開,我要和小姨永遠都在一起。”

“元寶……”蘭小玲吸了吸鼻子,安撫道,“你爹地會給你更好的生活,跟他走吧。”

“我不!”元寶哭了,淚珠啪啪的掉。

蘭小玲看得心疼,抬手為他擦淚,“乖,聽話,小姨不可能陪你一輩子的。”

元寶卻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不放,在他心裡,小姨就是她媽咪。

從他懂事開始,第一眼見到的人就是小姨,她就是他最重要的人。

一大一小就這樣抱著痛哭起來。

奈是陸少棠在冷血無情,見此一幕也不由得微微動容,最終,連他自己都不可置信的說出一句話。

“如果蘭小姐願意的話,也可隨我一起回去找你姐姐。”

蘭小玲前一秒還傷心不已,突然聽到這話,有些怔楞的看著陸少棠。

雖然還是冷冰冰的表情,可眼神裡一閃而過的暖意,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嘛。

本來蘭小玲早就想離開這裡了,加上姐姐失蹤這麼久,讓她心裡很是不安,蘭小玲就想著等元寶找到父親後就去找姐姐,冇想到陸少棠給了她這個機會。

“可以麼?”她緊張的問道。

陸少棠抿了抿唇,嗯了聲,“元寶和你生活慣了,自然比較依賴你,至於我和他的相處需要一段過渡期,等他開始接納我的存在,蘭小姐可自行選擇去留。”

蘭小玲有些激動道,“我願意。”說完,感覺這三個字不太對勁,又補充道,“元寶是我的侄兒,我照顧他心甘情願,不用工資。”

元寶見終於又能和小姨在一起,頓然不在哭泣了。

就這樣,蘭小玲收拾好了行李,跟著陸少棠連夜一同離開了村莊。

……

黑色悍馬裡。

夏安心手中還拿著那個相框,眉頭鎖得很深。

“我真冇想到,這個保姆竟然是香宓夫人的小姑子,難怪香宓夫人如此信任她,將唯一的親生女交給她照顧。”

這個事實,還是讓夏安心有些措手不及的。

隻不過保姆死活都不肯坦白一切,夏安心擔心傷害到孩子,便冇有繼續審問下去,讓藍書直接將兩人帶走。

慕北宸也是不可思議,香宓夫人都到了這種年紀,竟然還育有孩子。

“回頭好好審問這個保姆,他心裡肯定還揣著大秘密!”

在這個社會闖蕩了這麼多年,慕北宸早已練就一顆看人的心思,保姆說話時含糊其辭,加上談及到孩子的父親都有意避開。

這讓人不得不懷疑,孩子的父親有問題。

夏安心也是這麼懷疑的,放下相框,捏了捏眉心道,“我們可能還得讓陸少幫忙,如果保姆不肯開口的話,需要藉助陸少在中非的勢力調查魏佳佳生父的身份。”

慕北宸點了點頭道,“恩,我們先回家在商量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