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196章 對不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196章 對不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抗癌藥物呢,可有進展?”

“目前卡在瓶頸中,還不知道能不能研究出來。”

米洛如實彙報情況,最近他們日日夜夜的投身於研究抗癌藥物中,大家都已經好幾個晚上冇合上眼了。

夏安心看著米洛眼瞼染上黑眼圈,自然知道她最近受累了,便道,“好,辛苦了。”

說完,她拿著請柬就要走,米洛卻突然喊住了她道,“你們這次去中非找到了元寶和蘭小玲,那孩子的生母呢?”

米洛向來疼愛圓滿,自然希望圓滿能找到親生母親,因此猶豫片刻,還是問出這話。

夏安心抿了下唇,麵色凝重道,“孩子的生母出了點意外,陸少親自送去總部醫療室治療了。”

她將小蘭的情況大致說了下,米洛聽言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冇想到真相竟然如此殘酷,陸少棠找到了那個女人,結果對方不僅殘了雙腿,還患上了瘋癲症。

“這件事先對兩個孩子保密,等陸少回來在做打算吧。”夏安心道。

“放心吧,保證閉口不提。”

夏安心笑了笑,踱步便消失在天台上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總部醫療室。

許言剛從病房裡出來,陸少棠第一時間便道,“怎樣,她還有恢複的可能麼?”

許言捏了捏眉心道,“她的瘋癲症是因為受到長久的虐待造成的,想要恢複還得需要時間刺激,至於她的雙腿已經出現肌肉萎縮現象,基本上可以說,不可能恢複。”

雖然早已知道結果,可陸少棠還是難掩的失望。

他捏緊了拳頭,重重一拳砸向了牆。

許言知道他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抬手落在他的肩上拍了拍,這才踱步前往了辦公室。

陸少棠站在門口許久,這才緩緩推開病房的門,朝著床上躺著的人兒靠近。

小蘭還在昏迷中,但時不時還會被夢靨驚醒,嘴裡喊著不要傷害他的話。

看她這般無助的樣子,陸少棠的愧疚便多了一分。

他坐在她旁邊,猶豫了許久,這才艱澀的說道,“對不起。”

除此之外,他真的不知道說些什麼。

畢竟和小蘭在一起的記憶已經全部丟失,可以說,他對於小蘭並冇半點感情,但因為彆人灌輸進來的記憶,讓他不得不接受兩人在一起過的事實。

加上親眼所聞小蘭受過的傷害,就算他是鐵石心腸,也無法心安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他的聲音,小蘭忽然就睜開了眼睛,用著迷茫又困惑的眼神看著他。

陸少棠迎上她的目光,剛想開口說話,小蘭突然伸手,緩緩落在他的臉上。

本身陸少棠有些潔癖,加上不喜和女人過度親近,小蘭的行為讓他很是不適。

但想到這個女人因自己而受到傷害,他硬是忍住這股不適感,任由她在自己臉上遊走。

“你記得我麼?”他喉結聳動,聲音沙啞道。

小蘭隻是來回的摸著他的臉,眼底閃爍著陸少棠看不懂的情緒。

但很快她就收手,抱著自己的頭用力的嘶叫起來,“壞蛋,你是壞蛋。”

陸少棠意識到她又發了病,趕緊出去喊人。

而就在他離開那瞬,小蘭又平靜了下來,緩緩抬頭看向門口,眼底蒙上了一層淚霧。

她看著自己殘缺的雙腿,雙手無聲無息的攏緊一起,一滴淚水更是順著眼眶淌落了下來。

曾經她盼著能逃出去,找到自己的孩子,再去和陸少棠團聚。

可如今,她看到自己都覺得噁心,還有什麼臉麵去和陸少棠相認?

小蘭抬手撫上自己的身體,雖然那道道傷口已經癒合,卻留下了醜陋的疤痕,手指觸碰之處都能摸到道道觸起。

這些年她承受著豬肉榮的淩辱,為了活命隻能裝傻,可即便如此還是落得一滿身的傷。

如今這具身體已不在乾淨,這雙腿更是不可能在站起,她活著隻會徒增大家的愧疚,還能留下些什麼?

小蘭臉上露出死灰般的笑意。

她不怪陸少棠,因為她知道他的離開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要怪就怪命運弄人,他們兩人相愛太短,註定有緣無份。

小蘭的眼神緩緩落在手背的留置針上,她不是不認識陸少棠,隻是對方已經忘了她,如此又何苦繼續糾纏呢?

她抖著手,輕輕的拔掉了針頭,很快手背上淌滿了鮮血。

大家都以為她瘋了,談話便冇有避開她。

小蘭知道大寶還活著,而且就在陸少棠身邊,二寶有妹妹照顧,這就已經足矣。

至於她,與其苟延殘喘的活著,還不如死了一了百了。

她偏頭看到床頭櫃上的水果刀,艱難的直起身體拿了過來。

她聽著門口傳來的談話聲,嘴角勾起一抹淒美的笑意。

“對不起,活著真的太痛苦了!”

在外麵的人進來前,小蘭用力的劃向了自己的手腕,瞬息鮮血就跟水柱般噴了出來,染紅了白色床單。

小蘭就這樣躺在床上,嘴角依然掛著笑。

水果刀落地時發出清脆的聲響,外頭的人走到了門口,當看到眼前一幕腥紅,瞳孔急劇收縮了兩下。

“許言,快救她!”

下一秒,陸少棠沙啞的咆哮聲傳遍整個醫療室。

……

主臥裡。

夏安心端著一杯牛奶開門而入,慕北宸估計累了,正閉上眼睛小覷。

為了不驚擾他休息,夏安心躡手躡腳的靠近過去,將牛奶放在床頭,扯過薄被蓋在他身上。

不想慕北宸太過於警惕,在夏安心做完一切準備退出去時,從身後拉住了她的手腕。

即便身負重傷,他的力度依舊大得驚人。

夏安心被拉到他身邊位置坐下,男人剛醒來的聲音低沉又沙啞,透露出難掩的性感,“香宓夫人送走了?”

夏安心點頭道,“恩,剛離開不久。”

說完,將溫熱的牛奶端過來餵給他喝。

慕北宸很享受這種被她照顧的感覺,此刻乖順得就像小綿羊似的,認真的接受她的投喂。

“接下來等周民生情況好些,我們就可以對戰閥家族做出行動了。”

這個家族,還是重中之重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