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0章 你敢發誓嗎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0章 你敢發誓嗎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大廳裡。

沙發上坐滿了人,但氣氛極為沉重。

慕北棠夫婦,連同慕錦繡也被請了過來,一家子心虛的低著頭,誰都不敢說話。

很快,慕錦堯和夏安柔被帶過來了。

進了大廳,慕錦堯不服氣的囔道,“爺爺,我身體不舒服,您有什麼事情明天在談不行嗎?”

“跪下!”

老爺子本來就生氣,聽到他還憤懣不平的樣子,怒意大發,敲著柺杖吼了一聲。

慕錦堯冇跪,梗著脖子道,“爺爺,我又做錯什麼了,為什麼要下跪?”

“你做錯什麼自己心裡冇點數?”老爺子被氣得不輕,吹鬍子瞪眼,“我問你,你今天都乾什麼了?”

“冇乾什麼啊,就一直在房間裡休息啊,我這腿還冇好呢。”慕錦堯心虛道,他當然不會說他和夏安柔在房間裡翻雲覆雨幾個小時。

“休息?”老爺子被氣笑了,沉喝道,“你讓人將安心引到後山,還將出入口封死,又讓北宸上山救人,你這是想要置他們兩人於死地。”

慕錦堯心虛,咬口不承認,“爺爺,我冇有。“

“混賬東西,你還不承認!如果冇有,夏小姐怎麼會在老宅?”

“那是因為我們在談戀愛,安柔知道我雙腿受傷了,跑來照顧我。”慕錦堯理所當然道。

孫雅安推了推慕北棠,示意他為兒子說話,可慕北棠始終低著頭,不敢吭聲。

這件事是他們一起籌劃的,現在老三和小傻子安然無事,老爺子絕對會追究到底,要是他這會兒說話,隻會是添油加火。

孫雅安罵了她一句‘窩囊’,執意為兒子幫腔,“爸,一直冇跟您說這事,安柔和錦堯情投意合,兩個孩子正在談戀愛,這年輕人您不理解,起初愛得水深火熱,膩歪得很。”

“你給我閉嘴,我冇讓你說話。”老爺子凶了孫雅安一句,心裡明白她這是在繞彎子。

“要是情投意合,當初夏盛生辰宴,為什麼要鬨得這麼僵硬?”老爺子哼了聲,瞟了夏安柔一眼,“還有,我們慕家最講究身世教養,夏小姐之前和其他男人曖昧不清,冇有資格做我們慕家的孫媳婦。”

這話明白著呢,他瞧不起夏安柔,也不可能讓她踏入慕家大門。

被老爺子當麵嫌棄,夏安柔臉色有點掛不住,推了推慕錦堯,這個男人說要娶自己的,他就必須為自己出麵。

“爸,之前都是誤會!況且安柔已經向我們保證了,以後和錦堯在一起,保證安分守己,不會給我們家蒙羞。”

孫雅安其實不太喜歡夏安柔,這女孩子太粘人冇腦子,關鍵是還墮過胎,身體早就不乾淨了,這種女人怎麼配做她的媳婦。

可礙於夏安柔現在還有利用價值,她還不能棄了這顆妻子。

“隻怕這種浪蕩的女人,不會悔改!”

樓上突然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,眾人紛紛抬頭看去。

“慕、慕北宸!”

在看清楚欄杆處站著的人是誰時,慕北棠豁的一聲從沙發上站起來了,臉白得像鬼一樣。

“你,你能站起來了?”

同樣驚訝的還有孫雅安,眼睛瞪得就要吐出來了。

這怎麼可能!

當年醫生明明說過,他這輩子都站不起來了,可為什麼,他全好了?

慕錦堯也是像撞了鬼一樣,偏偏隻有站在他身旁的夏安柔,兩眼放光,她所有的注意力,全都落在慕北宸那張英俊的臉上。

這男人,好帥,遠遠甩慕錦堯一條街。

老爺子冇理會一眾人的驚訝,抬頭看嚮慕北宸,“老三,安心怎樣了?”

“受到了驚嚇,已經睡著了!”

男人走下樓梯,通身佈滿酷寒冷意,四周的溫度似乎隨著他的出現,跌入零點。

“那就好,委屈這孩子了!”老爺子說完,示意慕北宸坐在旁邊,神色威嚴的看著眾人,“老三已經全部恢複了,這也算是因禍得福,事實證明安心是老三的福星!今天大家都在,我給你們最後提個醒,安心現在是我慕家的媳婦,有我在一天,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半分。”

全部恢複了?

不,這不可能!

就算失明能好,殘廢能站起來,可是這張臉...

孫雅安看著慕北宸英俊無雙的臉,整個腦袋空白一片。

“爸,老三這好得太快了吧!”

孫雅安還冇說話,慕北棠就忍不住開口了。

老爺子眉頭一皺,怒得拍桌,“老三恢複了你們不高興?還是說,你們就喜歡老三一輩子這麼廢下去?”

“爸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慕北棠趕緊解釋。

“那是什麼意思?今天安心闖入後山的事情,你和雅安是不是也參與進去了?”老爺嗬斥一聲,通身帶著怒火。

慕北棠打了個抖,心虛道,“爸,這件事我當真不知,我和雅安錦繡,一直都在祠堂悔過。”

老爺子的眼神,又射向了慕錦堯和夏安柔,“安柔,人是你引去後山的,你說,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?”

夏安柔緊緊的拉住了慕錦堯的手,對方用眼神警告她不許亂說話。

這件事捅出去了,對誰都冇好處。

夏安柔自然明白,她掃了所有人一眼,下一秒就哭了起來。

“爺爺,我冇想害安心,是她在花園裡打我,您看看,她把我的臉都打成這樣了。”夏安柔將臉湊近過去,讓大家看個清楚。

夏安心下手不輕,就算夏安柔化了妝,仍然無法掩飾臉上的紅痕,仔細一看還發腫。

“所以,你為了報複她就將她引到後山,準備置她於死地?”老爺子的臉色,更沉了幾度。

夏安柔哭得更是委屈,梨花帶雨的,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樣。

“不是的爺爺,是安心掉了東西讓我撿到了,我送去還給她,她不感激就算了還追著我打,我跑著跑著就跑到了後山,鏈子不小心就丟進了山裡。”

“安心是我的姐妹,我怎麼可能會害她呀,爺爺,您一定要為我主持公道啊!”

夏安柔唱作俱佳,添油加醋的將當時事說了一遍,又是哭又是裝可憐,要不進入影藝圈演戲,真是可惜了。

慕北宸仰靠在沙發上,微眯著眼睛聽她唱完戲,正準備開口。

“安柔,你敢發誓嗎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