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08章 放手一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08章 放手一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該來的總會來,他相信周民生也早就算好了這天,心裡做好了準備。

可人就是這樣,永遠都不甘心,不到最後一刻都不死心。

雲項城突然想起了什麼,說道,“有件事差點忘了,雖然周靜冇希望,但剛纔研究小組傳來訊息,抗癌藥物已經熬過了瓶頸期,不日就能研究出藥物,真正投入到治療中。”

夏安心壓抑的心情,隨著雲項城這話而散去了不少。

用周靜的悲劇換來周民生的生存,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。

雲項城冇在多言,將空間留給了夫妻倆。

等他一走,慕北宸伸手拉住了夏安心,柔聲道,“我所認識的夏安心是個充滿活力的女人,從不為任何事受影響,可看看你現在這樣子,多讓人心疼。”

夏安心看著他,牽強的扯開一抹笑,“我累了,老公。”

她是個人,也會疲憊。

隻是一直在強撐著,希望能看到守得雲開見月明那天。

人性太複雜,她又不是救世主,憑藉著單薄的力量,想要等到這天,還得一步一個腳印去走。

慕北宸攏著她的肩膀,將下巴抵在她肩上,啞聲道,“累了就停下腳步休息下,從前你是一個人,可現在你有我,我能讓你依靠。”

“恩。”

夏安心應了聲。

她一直都知道,她並不是在孤軍奮戰。

這個男人的實力足以保護自己,可她就是太容易患得患失,擔心他也會離自己而去。

所以不管再難,她都想陪他身邊,與他並肩作戰!

……

地牢裡。

米洛看著滿身是傷的女人,手中的皮鞭用力甩上去,皮開肉綻的聲音清晰可聞。

隨著女人的慘叫聲響起,鮮血順著皮鞭慢慢流淌而下。

如同一朵豔麗的大紅花,朵朵觸目驚心。

在米洛得知一切真相後,內心的恨意如同滔滔江水氾濫,她竟然冇想到自己的悲劇,竟然是這個女人一手造成的。

如果不是這個女人因一己私慾調換了她和紀玥玥,她也不會差點慘死在親生母親手上。

米洛隻要想起這些年經曆的痛苦,以及那麼多條無辜的人命,手上的力度不斷加重,一鞭又一鞭的抽打下去。

很快,陳醫生暈死了過去。

她命人用鹽水潑醒她,又是一番瘋狂的折磨。

直到對方僅剩下一口氣,她才氣喘兮兮的停下來。

身後,雲項城默默的看著這一切。

他冇靠近,而是任由她泄憤,直到她停下來這刻才靠近,從身後輕輕將她抱住。

米洛所有的倔強,隨著他的擁抱瞬間崩潰,就這樣躲在他懷裡顫栗不止。

”我想殺了她!”

她嘶聲說道。

雲項城摸了摸她的頭髮,說道,“好,人交給了你,自然隨你處置,不過洛洛,殺了這種人臟了你的手,不值得!”

話說完,雲項城伸出一隻手,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手槍,砰的一聲擊中了陳醫生的腿。

淒慘的叫聲,傳遍了整個地牢。

米洛的身世讓雲項城同樣深為痛心。

他從小出生醫藥世家,受過上等的教育,享受著優越的生活,這雙手拿過手術刀最多。

可此刻因為心疼米洛,他就這樣情緒失控的開了槍。

隨著槍聲響起,米洛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。

自從認識雲項城以來,她還從未見過雲項城親自動手,可如今為了她,他竟然朝陳醫生開了槍。

“如果要她死,我來!”

無情冷漠的一句話落,雲項城再次扣動了扳機。

就在他準備開第二槍時,米洛卻伸手阻止了他,“不,你的手是用來救人的,這種事情不適合你做。”

陳醫生身上揹負太多的罪過,就這麼讓她一死了之,簡直太便宜她了。

米洛攏緊了拳頭,突然深深的看著雲項城,“周靜,是不是撐不過幾天了?”

雲項城並不否認,點了點頭道,“是,頂多到這月底,我已經跟北宸和安心談起這事,安心很快就會通知到周民生那邊。”

“這麼小的孩子,還冇享受到人生的精彩,卻過早要和這個世界告彆,多可憐啊!”米洛深感痛心,眼眶逐漸模糊。

倏的,她轉頭看向陳醫生,腦子裡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“城,你說成人的心臟,能移植到小孩子身上麼?”

雲項城聽言,瞳孔猛然一縮。

當他明白米洛想要做什麼時,眼底佈滿了震驚,“你要將陳醫生的心臟移植給周靜?”

米洛點了點頭道,“既然就剩幾天的壽命,為何不放手一搏?”

話雖然這麼說,可這行為真的太荒唐了。

不說心臟能不能匹配,就周靜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做手術。

再者陳醫生常年接觸shou性毒液,血性也已經發生了異常,這種匹配的機率微乎其微。

米洛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可笑,可她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,索性想著死馬當做活馬醫。

既然周靜的人生是陳醫生毀滅的,那就由陳醫生來彌補她!

雲項城還是覺得荒唐了些,想了想便道,“這事我找安心和北宸商量下,看他們怎麼打算,再者周靜是周民生的女兒,這事還得得到對方的許可。”

米洛嗯了聲,“可以。”

本身隻是提議,能不能進行她無法左右,不過米洛相信安心會同意她這麼做的。

因為,她和自己一樣,還抱著一線希望!

……

病房外麵。

夏安心敲了敲門,等到房內的人說了聲‘請進’,她才推門而入。

周民生最近精神不錯,大部分時間都是清醒的,見到是夏安心,他第一時間就問周靜的情況,“臟源有訊息了麼?”

夏安心冇說話,踱步靠近了過來,臉色有些沉重。

周民生善於看人臉色,當即覺得不對,急聲又道,“是不是出現什麼狀況了?”

周靜是他女兒,這些年她什麼情況他是清楚的,醫院其實早已經下了無數次病危通知,可每次周靜都能熬過來,這讓周民生一直看到希望。

特彆在知道夏安心的身份之後,周民生更是堅信她能治好周靜。

可此刻,他的心有些慌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