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20章 小蘭,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20章 小蘭,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陸少棠倚靠在牆上,靜靜的看著這一幕。

不知為何,每當看到蘭小玲嗬護元寶和圓滿的樣子,都會讓他忍不住產生錯覺,彷彿他們纔是一家四口似的。

陸少棠為這種想法感到可恥。

煩躁之餘,手伸進褲兜裡就要掏煙,卻忘了自從照顧小蘭開始,他便已經戒了煙。

手落了空,讓這種情緒越發難忍,他索性轉身就要離開。

便在此時,圓滿喊住了他,“爹地,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餐。”

陸少棠再一次停下了腳步,心有不忍的看著兒子期待的眼神。

他不是個好男人,更不是個好父親。

麵對兒子的請求,依然還是狠心的拒絕,“爹地還有其他事要處理,就不吃了。”

“爹地……”

圓滿又叫了一聲,可陸少棠還是頭也不回的下了樓。

蘭小玲見此,趕緊上前過來抱住了圓滿,摸了摸他的頭安撫道,“你們爹地工作忙,等他閒下來了,一定會陪你們吃早餐的。”

圓滿卻很難過,爹地明明就是他的親生爹地,卻始終不肯和他相認。

現在連陪他吃早餐都不肯,圓滿有種被拋棄的感覺。

蘭小玲知道陸少棠忙,隻能極力的哄著孩子。

可下樓用餐時,圓滿還在傷心中,蘭小玲怎麼哄都哄不好,就在她著急要給陸少棠打電話時,男人卻從門外走了進來,直接在圓滿旁邊的位置坐下。

“爹地,你冇走對不對?”

看到陸少棠出現那刻,圓滿立馬撲進他懷裡,破涕為笑。

陸少棠麵無表情的看著小傢夥,淡淡道,“爹地是不是說過,男子漢不能隨便掉眼淚?!”

他本來是想走的,可又狠不下心來,便一直站在門口,剛要不是聽到圓滿的哭聲,他或許不會進來。

圓滿聽言,立馬就擦掉臉上的淚水,乖乖埋頭吃早餐。

蘭小玲盛了一碗小米粥,送到了陸少棠麵前,笑道,“早上還是要吃,一天工作纔有精神。

陸少棠看著麵前熬得粘稠濃鬱的米粥,微微有些恍惚。

他冇說謊,打從一個人在這社會闖蕩至今,他都冇吃早餐的習慣,如今有人為他洗手做湯羹,還叮囑他要吃早餐,這讓他有些不習慣。

見他遲遲不動,圓滿趕緊誇讚小姨的手藝,“爹地,小姨做飯很好吃的,你快嚐嚐。”說完,他大口大口的吃著小米粥,就為了表示好吃。

陸少棠見此,鬼使神差的拿起了勺子,優雅的吃了起來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夏安心進來了病房,看到小蘭睜著眼睛,歪著頭看著外麵的風景,上前在她旁邊坐下。

“小蘭,還記得我麼?”

失神中的小蘭,緩緩的回過頭來,隻是清明的眼神很快又變得呆滯。

她看著夏安心,傻傻的笑了起來,“妹妹,你是妹妹。”

夏安心冇在說話,而是抓過她的手,仔細的打量她腕上的傷疤。

那是上次小蘭割腕留下的痕跡。

切口很深,就算經過了處理,至今還未完全結痂。

讓夏安心覺得意外的是,小蘭不是瘋了麼,可為何切口會如此整齊?

難道……

為了證明自己的想法,夏安心輕撫著她的傷口,故作漫不經心道,“小蘭,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。”

小蘭隻是呆呆的笑,什麼都不說。

夏安心將她手放回床上,這才繼續道,“我認識一個小女孩,八歲生日那年母親出了車禍,她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母親死在自己麵前,本以為還有父親可以依靠,結果母親死後繼母繼妹各種欺負她,父親對她不聞不問,到了十二歲那年,她就被自己的親生父親趕去了鄉下。”

說到這裡,夏安心瞟了小蘭一眼,雖然對方掩飾得很好,可她還是看到她眼底閃過一抹異光。

她接著說了下去,“都說寄人籬下的滋味不好受,那女孩在鄉下受儘了淩辱,養家人讓她睡狗窩吃豬食,每天還得讓她上山撿柴,她每天做得比牛還多,卻吃得比狗都差,就這樣,在一次雷雨天氣,女孩淋雨一晚上活生生病倒了。”

夏安心又看了眼小蘭,能清楚的看到她眼底閃爍著幾分期待,她想聽接下來的故事。

“想知道女孩最後怎樣了麼?”夏安心問了小蘭一句。

小蘭抿了抿唇,然後點了頭。

夏安心笑了笑,繼續冇說完的故事,“養家人找來了村醫幫女孩看病,可女孩當時都高燒41度了,村醫讓養家人趕緊送去鎮上醫院,結果養家人卻說,隨便開點藥吃看看,隻要人不死就好,就這樣,女孩活生生燒成了傻子。”

說到這,夏安心冇繼續說下去,而是無比嚴肅的看著小蘭,“我知道你不傻,因為我曾經也裝傻過,所以對你的情況能感同深受。”

這話說出口,小蘭的身影不受控製的僵住了。

可她並冇有承認,抓起旁邊的枕頭揪扯起來,依然一臉傻乎乎的樣子。

夏安心知道,裝傻久了,有時候連自己都會懷疑,自己究竟正不正常。

一時讓小蘭承認自己不傻很難,但,人活著就必須得麵對現實。

“我的故事還冇說完,還想繼續聽下去麼?”

夏安心起身,徑自去倒了一杯水,然後坐下喝了起來。

小蘭冇說話,但夏安心卻懂,她很想知道這個女孩是怎麼逆襲的。

夏安心也冇讓她等太久,潤了潤嗓子之後,她又開了口,“那個女孩確實傻了,而且傻了整整一年,之後她莫名其妙就恢複了,隻是為了活著,她一直在裝傻,

女孩知道,一味的軟弱隻會被人欺負,所以她想要變得更強,讓那些欺負過自己的,傷害過自己的人付出代價,抱著這樣的信念,她不斷的在提升自己,強化自己。”

她說著,放下了水杯,輕輕握住了小蘭的手,“我能明白你這五年來的辛苦,也能體會你所承受的痛苦和恥辱,可是小蘭,你現在不是一個人,你要找的男人已經回來了,還有你兩個孩子也需要你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