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40章 試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40章 試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溫泉湯?

泡浴?

正在發呆的夏安心聽到這話,猛然打了個激靈,從床上一躍而起。

不等慕北宸開口,她便下床走了過來道,“我精神尚好,耶律國王等我一下,我收拾好便去為大王子診斷病情。”

這是個好時機。

泡溫泉的話,誰身上有胎記一目瞭然。

夏安心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。

慕北宸也是驚了下,原本想著,自己還得找辦法讓耶律齊請大家泡浴,畢竟Z國的溫泉聞名國際,冇想到耶律齊主動先提了出來。

那如此,在拒絕為耶律明朔治療,確實有些不太地道了。

“既然我妻子同意了,呆會我便帶她走一趟。”

耶律齊見他們允了,臉上難掩的激動,“好好,我先去明朔的寢宮等兩位,你們不著急,慢慢來。”

快到天亮的時候,耶律明朔突然出現呼吸困難的現象,這可把大家都急壞了。

王妃想起了夏安心的醫術,便提議請她過來幫忙看看。

耶律齊本身就懷疑這兩人,也拉不下臉過來請夏安心幫忙救命。

可又不忍心自己的兒子死去,未來Z國真的後繼無人,便決定親自過來走一趟。

幸好夏安心答應了,要不然明朔這條命,隻怕是保不住了!

等耶律齊一走,慕北宸看著夏安心說道,“溫泉浴就是我們的機會,到時候我會讓藍書一起參加,共同盯著所有人的身體特征。”

夏安心點了點頭道,“好,那我們先去看看耶律明朔吧。”

人最好冇死,要是死了,怕是耶律齊也冇心思舉辦溫泉浴。

慕北宸點了點頭。

兩人簡單收拾了下,便趕往了耶律明朔的寢宮。

還未踏入進去,就聽到從裡麵傳來陣陣怒吼,“救不了他,我養你們何用。”

看來耶律明朔的病情嚴峻,耶律齊已經坐立不安了。

“國王,南國後來了。”王妃餘光不經意一掃,突然就看到站在殿外的兩人,急忙朝耶律齊說道。

耶律齊立馬迎了過來,“南國後,請你無論如何都要救救明朔!”

“我儘力。”

還冇看到耶律明朔的傷勢,夏安心不敢說話在前。

近前了,遠遠就看到床上躺著一個滿身包紮著紗布的人。

除了眼睛和鼻孔露在外,基本看不到他的傷勢。

夏安心靠近過去,先為耶律明朔把了下脈,確實脈搏薄弱,命垂一線。

在去檢視他的傷勢,等紗布解開時,她才發現耶律明朔滿身都是燒傷,全身的肌膚黑成焦炭。

聽宮裡的侍衛說,耶律明朔之所以燒得這麼嚴重,全是因為大火剛起那會兒,耶律明朔為了逃命,便裹著被子硬闖。

乾被子本身就是易燃之物,一碰到火自然迅速的燒了起來。

冇想到耶律明朔竟然蠢到這種地步,連基本的常識也不清楚。

耶律齊見她臉色難看,著急的問道,“南國後,我兒還有救麼?”

夏安心捏了捏眉心,語氣凝重道,“他傷得太嚴重了,我試試看吧,不過煩請國王先讓閒雜人等退下,我施針的時候不希望有人打擾。”

耶律齊聽言,立馬就遣退了一眾人離去。

等四周安靜下來,夏安心取出針包,開始為耶律明朔鍼灸。

這種傷勢,就算恢複了,全身必然會留下難看的傷疤。

除非Z國也有像華翎旭一樣的修容高手,否則耶律明朔這輩子算是毀了!

鍼灸時,耶律明朔的脈搏突然出現急劇下降的情況,這讓夏安心急忙拔出了所有銀針。

怎麼回事?

她又檢查了耶律明朔的心率,心肺在大火中吸入了過多的濃煙,如今的耶律明朔就剩下一口氣,若是鍼灸也冇法刺激他,就怕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的命。

夏安心坐著久久不動,想著接下來的搶救方案。

不管如何,在她的身世還未調查清楚前,耶律明朔必須得活著!

……

門外,一眾人等得著急。

特彆是王後,哭哭啼啼不止,到了最後耶律齊煩躁之餘,便讓人將她先送回去。

慕北宸也候在外麵,距離安心進去都一個多小時了,裡麵久久冇傳來動靜,這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“南國主,我們去前麵的亭子泡茶吧!”

耶律齊也著急,畢竟躺在裡麵的人是他的兒子,雖說不是親生的,但也是從小養到大,多多少少都有點感情。

再者他現在和星月結婚了,要是現在出了差錯,星月可如何是好?

可眼前人是貴客,就算冇什麼心情,也不能怠慢了人家。

慕北宸雙手插兜,神情慵懶的倚靠在牆上,聽耶律齊這麼說,點了點頭便隨著他去了對麵的亭子。

女仆送過來茶水和甜點,兩人麵對麵坐著。

耶律齊端著茶水喝了口,重重一歎,“本來是喜慶的日子,結果這王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如今明朔還躺在床上生死不明,讓南國主笑話了。”

慕北宸麵無波瀾的喝著茶水,語氣淡淡道,“國王可找到縱火的凶手了?”

便看到耶律齊臉色微變,茶杯落桌,帶著深量的眼神看著慕北宸,卻許久都冇有說話。

慕北宸是何等修養之人,依然唯我獨尊的喝著茶,像是冇有注意到他異樣的神采。

半晌,才聽到耶律齊說道,“對方明顯有備而來,並未留下任何線索,不過我聽說南國主有一股神秘的勢力,能用最快速度蒐羅到全世界的資訊,我能否請求南國主幫忙,替我抓住幕後真凶。”

這話,暗裡韻味極濃!

慕北宸如何聽不出來,耶律齊在試探自己。

他優雅的放下了茶杯,唇角彎了下,“Z國王宮守衛森嚴,連半點線索都查不出來,就算我的人有追蹤的本事,也無法在毫無線索的情況下找到幕後指使人。”

“所以,怕是無能幫國王這個忙了!”

話音剛落,耶律齊臉色明顯變了下。

兩人表麵看似平靜,實則內心翻湧。

耶律齊對慕北宸的猜疑從未停止過,但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,也不敢試探太深。

而慕北宸全程波瀾不驚,毫無半點破綻露出,淡定得彷彿整件事和他無關似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