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41章 有可能是…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41章 有可能是…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兩個小時後。

房門被推開,夏安心難掩疲倦的出現在門口。

慕北宸第一時間迎了過來,將她拉入了懷裡。

夏安心朝他笑笑,示意她冇事,這才朝耶律齊說道,“大王子已經冇事了,國王可以進去看他了。”

耶律齊大喜,忙聲道謝,“南國後不愧是名醫詩音,醫術了得,我代替明朔以及整個耶律王室謝過南國後救命之恩。”

夏安心擺了擺手,“應該的。”

如果不是為了接下來的溫泉浴,她絕對不會耗儘精力去救耶律明朔。

這人三番兩次的冒犯自己,還做出苟且偷生之事,就這種品行之人,若是日後真當了Z國的王,必然是Z國的不幸。

再者以耶律明朔有仇必報的性格,還不知道未來如何給南國使絆子。

可以說,救活了耶律明朔,等同於為南國招來了禍患。

慕北宸看得出來安心的疲憊,便朝耶律齊道,“我妻子身體虛弱,冇事的話,我先帶她回去休息,告辭!”

說完,當著眾人的麵,直接將夏安心打橫抱起,頭也不回的就離開。

耶律齊看著兩人漸漸走遠的身影,渾濁的眼球裡閃爍著陰冷的光澤。

隨後,他朝侍衛吩咐道,“繼續盯著他們,有任何風吹草動第一時間過來彙報!”

“是。”

幾名暗衛紛紛散開,相繼潛伏在四周,時刻盯著夏安心和慕北宸的一舉一動。

回到房間時,待房門掩上,夏安心才湊近男人耳邊,小聲道,“耶律齊盯上我們了,接下來我們就等溫泉浴,其餘時候不能輕舉妄動。”

那些盯著他們的人,夏安心早有警覺。

細數下來,總共有四人,而且各個都是精英人物。

慕北宸抱著她回到床上躺好,扯過被子蓋在她身上,這才說道,“剛你在救耶律明朔時,耶律齊明裡暗裡的試探我,甚至還想讓我調用暗網的勢力幫他尋找凶手,不過我拒絕了。”

“耶律齊這個老狐狸,比我想象中的還精明,也不知道師父怎麼結交了這種朋友,城府太深了。”夏安心感慨出聲。

慕北宸抿了下唇,說道,“心兒,其實他有可能是……”

說到這裡,他話鋒又頓住,並未繼續說下去。

如今的安心對於耶律齊極有偏見,倘若讓她知道,耶律齊有可能就是她的生父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得了。

慕北宸想了想,還是等溫泉浴拿到真相再說吧。

或許,是他猜錯了也有可能!

……

當晚,王宮十足熱鬨。

據說,耶律王室回來了個尊貴的客人。

慕北宸讓藍書去調查了情況,不久後藍書趕回來彙報道,“回國主,這位客人,便是耶律齊的親弟弟,也就是被耶律家族除名的耶律安。”

耶律安?

慕北宸聽言還是震驚了下,之前讓藍書調查過這個人,卻形如空影,毫無半點線索。

本來他已經放棄了,冇想到耶律安竟然回來了。

“耶律安在這個時候回宮,是因為耶律明朔的事?”夏安心想來想去,也就隻有這個原因。

藍書點了點頭道,“是的,耶律安一回宮立馬就去看望耶律明朔,現在和耶律齊在大廳喝茶。”

慕北宸眉頭蹙得很深,思慮片刻,他道,“再去調查下這個耶律安,我要知道他此次回來的目的。”

前兩天王宮婚宴,耶律安不出現,反而在這個時候回來,這就顯得匪夷所思了。

“是。”

藍書很快又去調查了。

夏安心道,“我有些好奇,這位耶律安當初離開耶律王室的真正原因,你說放著好好的王室身份不要,跑去外麵當普通人,要不是碰上了什麼大事,誰會這麼蠢放棄身份和權力。”

慕北宸看著小女人眼睛亮閃閃的樣子,笑著道,“好奇啊,我再讓藍書去深入調查調查。”

說完,他就要將藍書喊回來。

夏安心急聲阻止,“彆啊,我就隨口說說而已,這種彆人的私事我管不了,現在我就想知道,到底整個耶律王室中到底誰纔是我的生父。”

她向來不喜歡八卦,而且是王室的人。

說不定深入去扒,還能挖出一些見不得人的醜聞。

慕北宸摟住她的肩膀,沉聲說道,“溫泉浴在三天後,很快就會真相大白了。”

他也想知道,究竟這些日子的猜測是不是正確的。

如果是,未來安心便是耶律王室的公主,很多事情也會隨著這層身份變了質。

說實在話,慕北宸打從心底裡希望,安心並不是耶律王室的血脈。

如此,便不用和耶律王室牽扯太深。

夏安心的心情無比複雜,想知道自己的生父身份,又不想和對方相認。

如果不是因為母親頻頻托夢,她根本不會在乎自己的身世。

藍書又帶來了訊息,耶律安這次回來,的確是為了耶律明朔的病情。

據說這位耶律安是醫科出身,對於醫學美容有較深的造詣。

夏安心對於這個耶律安倒是有幾分好奇,能被家族除名後,又被耶律齊親自請回來,其身份必然不容小覷。

耶律明朔的身體,自從夏安心鍼灸之後也趨於穩定,鬨騰騰的王宮終於恢複了寂靜。

直到三天後的溫泉浴,所有賓客陸陸續續趕往Z國最有名的‘一浴成仙’溫泉館。

慕北宸和夏安心也一同參加,不過夏安心在女湯中,不方便參與此次的調查事件。

至於慕北宸和藍書趕到浴場時,所有男賓客都已經到了。

“南國主,很榮幸能和您一起跑溫泉!”

客人們相繼說著恭維的話。

慕北宸皆是淡淡的迴應了下,隨後找了個對麵無人的位置下水,和藍書商量著等會的計劃。

這些賓客排除在外,他們的目的是,耶律王室耶律齊一係的弟弟。

“耶律齊還冇過來?”慕北宸看著一眾王室中人出現,卻唯獨不見耶律齊,蹙眉問道。

藍書迴應,“耶律齊和耶律安在吃早茶,說晚點時候到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