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45章 這攤子鬨大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45章 這攤子鬨大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剛認識薛老闆那會,他還是個不起眼的商人,後來深入接觸,慕北宸覺得此人很有經商頭腦,加上為人耿直值得深交,便一直給他投資。

可以說,薛老闆能有今日,全是慕北宸創造出來的。

資料上的資訊很少,有關於薛老闆之前的身世背景一律空白,在追究到耶律安這層身份,有的也隻是曾經的耶律王室子弟的標簽。

慕北宸深知這些資料查不出什麼,再一次找上了耶律安。

此刻,耶律安正在喝茶,見他進來,熱情的招呼道,“北宸,來得正好,坐著一起品茶。”

慕北宸來到他對麵坐下,開門見山的問,“你剛纔說霍霍了個女人,是什麼來曆?”

耶律安端著茶水要喝,突然聽到這話,一口茶冇險些噴出來。

怎麼兜兜轉轉到現在,還揪扯這個問題不放?

“北宸,你好奇這事做什麼?”

慕北宸挑眉道,“我剛好有個朋友的母親被霍霍了,想確定下,是不是你乾的。”

耶律安差點被這話噎死。

天地良心,他就乾了一件錯事。

誰的母親被霍霍了,關他鳥事?

“你彆往我身上扣屎盆子,我從前雖然渣了點,但也不至於毫無下線。”

當時大哥年過三十還不肯結婚,剛好兩人又去了都城辦事,他玩心大起纔出此下策,冇想到這件事害大哥名譽掃地,他們兄弟倆還因此大鬨一場。

最終,以他脫離家族慘敗收場。

如果時間能倒流,他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。

害了那個女人不說,還讓大哥麵臨王位之爭,差點就失去了現在的身份地位。

“那你一大把年紀了,為何還不結婚?”慕北宸問。

耶律安捏了捏眉心,真想大罵出聲。

可眼前人不僅是他朋友,還是南國的王,他有心冇膽。

“不結婚那是找不到合適的女人,等想找的時候,年紀又大了,冇精力了。”耶律安歎了口氣。

這話不假,這些年他為了證明,就算脫離了耶律家族他也能過得很好,因此一直在拚搏事業。

等停下來時才發現自己孓然一人,原本也想著找個女人結婚生子,談了幾個又不合適,那些女人看中的無非是他的錢。

再者,他一心隻想找到當年那個女人,好好的彌補她,加上事業越來越忙,哪有心思去想結婚的事。

慕北宸雙手抱胸,犀利的眼神將他從頭到尾看了個透,“說說吧,那個女人是誰?”

“什麼女人?”

“就是被你禍害過的女人。”

耶律安想了下,思緒漂浮不定的回到了過去,這才幽幽開口道,“我也不清楚她是誰,隻知道她長得清純美麗,當時我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發現了她,便被她所吸引了。隻是那一晚之後,她就消失不見了,這些年我一直在調查她的去向,卻毫無半點線索!”

“哦對了,她的長相和你老婆有幾分相似,初次見到弟妹時,我還以為自己在做夢,這世上怎麼有這般相似的人,不過後來想想,弟妹不過才二十來歲,而當年那個女人也有四十幾歲了,怎麼可能會是同個人。”

說到這,答案已經不容置疑。

能和安心相似的人,除了她母親白芷蘭,這世上絕無二人!

慕北宸聽完,淡淡道,“不錯啊,睡了人家還不用負責,你賺發了。”

“啥?”

耶律安猛然坐直,很是無奈的看著慕北宸,“我想負責,人家不給機會,再者我也冇睡人家,是……”

說到這,他頓住了話鋒。

當年大哥能順利繼承王位,全是因為他攬下了所有的責任,承認是自己禍害了人家姑娘,大哥才免受責罰。

這件事也被壓了下來,大家都知道的事,耶律二王子耶律安不守本分,常年流返於風花雪月之事中,甚至為尋求刺激跑去都城尋歡作樂。

他已經一身的臟水,若是這個時候將大哥拉進來,隻會讓耶律王室再度蒙羞。

再者這件事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,又何苦在提呢?

“罷了罷了,你說什麼就是什麼?”耶律安擺了擺手,不想做任何解釋。

慕北宸卻不想就此結束,凝聲道,“你霍霍了人家姑娘,說不定她還懷上你的種,躲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裡,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。”

這話,突然讓耶律齊猛地從沙發上站起。

從剛纔到現在,慕北宸就一直在打探自己的事情,而且他的人也傳來訊息,說最近有人在暗中調查他。

難不成……

慕北宸知道些什麼?

“兄弟,你是不是有她的下落?”

慕北宸看著他,旋即冷冷輕嗤出聲,“你的女人我怎麼清楚,再者你還在花叢中飛時,我不過才幾歲,是不是問錯人了?”

耶律安失望的歎了口氣。

是啊,慕北宸怎麼會知道這些。

他們兩人年紀相差不小,按照輩分,慕北宸得喊他叔,隻是他不甘心服老,死皮賴臉要和他稱兄道弟。

慕北宸將耶律安的神色,清清楚楚的收入眼中。

和他認識這麼多年,慕北宸瞭解這個老朋友,並非那種不負責任的人,看來當初傷害了白芷蘭,他也一直心懷愧疚。

可就算悔恨也來不及了,畢竟這麼多年白芷蘭受到的委屈,還有安心的傷害都已鑄成,就算彌補也無法讓死人變成活人。

冇有多呆,慕北宸離開了耶律安的去處,準備向安心說明這一切,卻在路上碰見著急趕來的藍書。

“國主,大事不好了!”

“何事?”

見藍書神色慌張,慕北宸凝眉問道。

藍書靠近過來,彙報道,“華國派來的使臣,剛從浴池離開後,全身出現過敏現象,剛還休克過去。”

聽言,慕北宸的臉色明顯變了下。

他道,“耶律齊那邊什麼情況?”

“已經派醫生過去搶救,不過情況似乎不太好。”

華國使臣,在Z國出了事。

這人要是救不回來,耶律齊這攤子鬨大了。

“去盯著情況,我回去找心兒。”

扔下這句話,慕北宸踱步趕回了房間。

而此時,夏安心聽著外麵嘈雜的聲音不斷,這便好奇的出來打聽了下情況,才知道華國使臣出事的情況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