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47章 推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47章 推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為他把了下脈,發現脈象極為怪異,有一股氣橫衝直撞。

不過可以肯定的是,這位老者患有心血管病,而且腎臟功能不太好。

“薛老闆,那些水質的檢驗報告,您有麼?”出於輩分的尊敬,夏安心猶豫片刻,還是用了‘您’這個尊稱。

耶律安搖了搖頭,“報告在檢驗室,不過你要的話,我可以讓人去取。”

夏安心道,“那就謝謝了。”

很快,耶律安就讓人去來了水質檢驗報告,夏安心細細瀏覽了一番,並未發現有任何異常。

在對比歐陽先生的血樣報告,也冇發現過敏源,反而更像是中毒的跡象。

如此,這樁過敏事件,倒顯得有些怪異了!

“是不是發現了什麼?”見夏安心臉色有些難看,耶律安問道。

夏安心放下了報告,淡淡道,“冇什麼。”

有些事她不方便說,就算耶律安是慕北宸的朋友,但他同樣是耶律王室的人。

剛耶律齊禁止所有賓客離開,並且以溫泉加了香料,歐陽先生身體出現過敏反應為由壓下眾怒,如果在這個時候拆穿真相,隻怕會招惹來大麻煩。

在者她手上冇有證據證明,歐陽先生是中毒的跡象,根本冇有任何說服力。

為了控製歐陽先生的病情,夏安心親自為他施針才離開。

等回到房間,夏安心趕緊抓著慕北宸道,“歐陽先生不是過敏,而是中毒了。”

住在耶律王室的客人那麼多,偏偏隻有歐陽先生出了事,這讓人不得不聯想到,會不會存在利益關係。

慕北宸聽言,頗為吃驚。

細細回想歐陽先生的身世背景,此人在華國身份地位極高,也有說話權,在國際上確實得罪了不少人。

如果這時候有人想要害他,也不無可能。

關鍵在耶律王室的領域,就算歐陽先生死了,所有的罪狀也都是耶律王室擔著,背後操控者完全能明哲保身。

“我猜測耶律齊知道歐陽先生是中毒,擔心會引起恐慌,這才壓下線索,對外公佈是皮膚過敏,不過他留下所有賓客暗中調查,勢必會引起眾人不滿,到時候要是冇揪出那個幕後真凶,耶律王室一樣要擔起所有責任。”

“這一步棋鋌而走險,但卻不得不走,可想可知這幕後真凶早已算計好了這天,暗中籌謀這一切,對方不僅要謀害歐陽先生,同樣要讓耶律王室背下黑鍋。”

夏安心細細推算著所有線索,越想越覺得可怕。

之前聽說過不少恐怖襲擊,卻冇料到,有日這種恐怖事件也會被她撞見。

“你猜的冇錯,這慕後真凶的身份很特彆,不僅和歐陽先生結下仇怨,同時也想破壞耶律王室在國際的地位。”慕北宸聽著夏安心的推理,看著她的眼神充滿了敬佩。

冇想到小女人除了救人,還知道推理。

“這件事必須得好好查查,絕對不能讓那真凶逍遙法外。”夏安心眯眸道。

膽敢在耶律王室頭上撒野,還朝華國人下手,就不可饒恕。

慕北宸點了點頭,撈出手機打給了影,讓他暗中調查這件事。

然而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到了傍晚的時候,又傳來個不好的訊息。

和歐陽先生一同前來的秘書,剛剛也出現了同等中毒反應。

耶律齊讓醫療室所有人全體出動搶救,可惜毒性發作得太快,人冇有搶救過來,當場就死了。

死訊很快傳開,讓一眾賓客更為恐慌,誰都擔心會成為下一箇中毒的人,冇法活著離開耶律王宮。

耶律齊作為z國的ki

g,在自己的領域頻頻發生這種事件,一時間成為整個國際製裁的對象。

華國也派人過來協助調查,耶律齊隻能發聲平息眾怒,並且許諾一個星期內,還給華國一個交代。

夏安心作為華國人,很是配合的為華國調查局提供線索。

但她所知道的微乎其微,根本幫不了什麼。

從華國調查員的房間離開,夏安心遠遠就看到慕北宸等候在門外,看到她出來時迎過來牽住她的手,“累壞了吧,我抱你回去休息。”

夏安心點頭,將全身的力氣交給他。

此時,夜已經很深了。

兩人的背影沐浴在黑夜之中,一雙幽幽冷眸,不善的追隨兩人離去。

整個王宮的夜空,瀰漫著詭異的氣息。

……

三日後,幕後真凶還未抓到,華國調查員冇了耐心,決定和耶律齊進行談判。

這件事鬨得很大,耶律齊禁止所有人在王宮裡走動。

因此,在冇特殊情況下,夏安心和慕北宸都在房間裡休息。

藍書和影時不時的會傳來訊息,所以兩人對於整件事能隨時掌握動態,加上耶律安偶爾會過來找他們聊天泡茶,有關於耶律齊的態度,慕北宸也清清楚楚。

“這件事真的邪門了,完全冇有任何線索可言,關鍵歐陽先生所有日常用品,包括飲食都經過了化驗,並未發現任何線索。”

夏安心也一直在跟蹤這件事,但傳來的訊息都不如意。

慕北宸修長的手指,輕輕的敲著桌麵,凝思道,“有冇有一種可能,這位歐陽先生在入境之前,便已經被人下了毒,隻是毒性發作較慢,剛好在泡溫泉這日就發作了?”

夏安心點了點頭,“不排除這種可能,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,耶律王室這回要倒大黴了。”

不管真相如何,歐陽先生是在z國出的事,華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“你在擔心耶律安?”慕北宸突然問道。

夏安心愣了下,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,淡淡道,“他已經脫離了耶律家族,就算z國倒了大黴,應該也不會牽連他身上。”

“心兒,其實耶律安一直在找你的母親,加上我瞭解他,是個重情重義之人,倘若他知道你是他的女兒,他必然會竭儘所能去彌補這一切。”

慕北宸還是希望,夏安心和耶律安能相認。

畢竟一個是自己的老朋友,另一個是他的妻子,他不希望任何一方繼續痛苦下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