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256章 活該背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256章 活該背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夠了!”

耶律齊氣得臉色鐵青,“有時間操心這些事,還不如多花點心思照顧明朔和星月,兩個孩子還躺在床上受苦,你有空多陪陪他們說話,至於國事你彆在插手,我自有分寸!”

“至於阿安哪裡,你彆去招惹他,我好不容易請他回來替明朔治病,若是將他氣得離開,你這輩子的靠山也就毀了。”

扔下這句話,耶律齊站起來,冷哼一聲離開。

不管華國調查員因何緣故不追究夏安心的責任,他都要親自上門問清楚。

王後看著他遠去的背影,恨恨的捏緊了拳頭。

耶律安算什麼東西,不過是被耶律王室除名的廢物,她又何須給他臉麵?

如今他竟然站在夏安心和南龍驍那邊,還當著耶律齊的麵凶自己,王後著實噎不下這口惡氣。

讓她找到了機會,絕對不會讓耶律安好過。

……

耶律明朔的寢宮。

女仆剛過來喂完藥退下,從外麵突然晃過一道黑影,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耶律明朔床前。

剛準備休息的耶律明朔,猛然睜開了眼睛,當看到麵前站著的人後,驚得瞪大了眼睛。

“是我。”對方出了聲,示意他不要聲張。

雖然兩人已經結盟,可大深夜的有人闖入,換做誰都會被嚇破膽子。

耶律明朔穩了穩情緒,聲音微抖道,“你來做什麼?”

“做什麼?”

對方聲音空洞冷銳,來到沙發上坐下,徑自的泡著茶。

很快,諾大的房間裡飄彌而來陣陣茶香味。

他揹著耶律明朔,端著茶水喝了起來,“讓你辦的事情,失敗了?”

耶律明朔早有所料對方是來追究責任的,可為何他訊息這麼靈通,竟然這麼快就知道了。

眼前人,究竟是什麼身份?

”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去辦,收買了醫生讓他們對付夏安心,誰知道華國調查員不予追究,這我也冇辦法啊。”耶律明朔對於這個結果,也是無法接受。

按理說,他們應該要對夏安心追責的,結果竟然輕易的放過了她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這位調查員,必然已經和南龍驍達成了某種協議,既然如此,你就想辦法製造雙方的矛盾,讓他們相互失去信任,到時候再另找機會下手。”

對方指骨稍微用力,茶杯破碎,哐噹一聲碎片落地。

耶律明朔很是為難道,“你看我現在的情況,行動起來很是不便,有些事,你完全可以自己動手的。”

“我要可以,又何必找你合作?”

顯然對他的話很不滿,黑衣人猛地從沙發上站起,聲音無儘冷漠。

那強大的氣場,震懾得耶律明朔狠狠打了個哆嗦。

“如果你無心合作的話,我們之前的協議就此作廢。”

對方扔下這句話,轉身就要離開。

耶律明朔暗呼不妙,趕緊喊住了他,“我既然答應合作,就會聽從你的吩咐。”

黑衣人頓住了腳步,嘴角勾起一抹陰冷的弧度,旋即身形一晃,人便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……

這邊耶律奇找上了調查員詢問情況,對方卻以已經睡著了,避而不見。

耶律齊吃了閉門羹,灰溜溜的離開。

藍書過來彙報時,慕北宸和夏安心還未睡著。

“我估計耶律國王為調查員放過國後一事而心存不滿,這才大半夜找上門,想要讓調查員重新定義歐陽先生的死。”

慕北宸冷冷輕笑,“蘇先生一看就是城府極深之人,他想要利用我們幫他調查真相,自然就不會輕易被耶律齊說動,隻怕耶律齊這次,隻能活該背鍋了。”

雖然被蘇先生利用了,但至少保護了安心。

至於歐陽先生的死,本身就在他們的調查範圍之內,所以這場合作,算起來也是順水人情。

“藍書你最近盯著點蘇先生那邊,我擔心安心的脫險,會讓那些人狗急跳牆,很快又會有新的計劃出來陷害安心。”

藍書頷首道,“屬下明白。”

等藍書離開後,夏安心才說道,“我倒是覺得,這次蘇先生站在我們這邊,那些人勢必會懷疑到是不是你南龍驍用了手段,拉攏了蘇先生,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他們會就著這層關係著手,以挑撥離間我們雙方的關係,從而在對我們下手。”

剛纔慕北宸和藍書的談話,她隻是靜靜的聽著,卻在心裡細縷這中間的厲害關係,最終得出這個判斷。

這次讓她脫險了,那些人腦子足夠聰明的話,必然不會在用這種愚蠢的手段朝她下手。

相反的,利用蘇先生來對付自己,從而引起南國和華國的紛爭,這一箭雙鵰的計劃,豈不更完美?

“你考慮得冇錯,所以接下來我們得更加小心,免得中了敵人的奸計。”

慕北宸自然也考慮到這點,現在整個耶律王宮人人自危,凶手一日不找到,整個Z國都不會太平。

整個王宮的上空,瀰漫著層層霧霾。

就連白天,天氣也是陰霧霧的。

一大早慕北宸就去找耶律安談事情,夏安心想著儘快破案,便去了太平間,準備重新檢查秘書和歐陽先生的屍體。

她總覺得兩人的死不簡單,這背後,有可能還隱藏著驚天陰謀。

因為案件還未破,秘書和歐陽先生的屍體被放在冰棺裡。

夏安心打扮成值班醫生的樣子,偷偷的混入了進去。

掩上了門,夏安心小心翼翼的靠近過去。

打開了冰棺,她仔仔細細的檢查秘書的身體,之前慕北宸大膽做出猜測,有可能秘書和歐陽先生,早在飛來Z國的路上就被下毒,隻是毒性隱藏在體內,直到泡浴那日才發作。

夏安心也提取過歐陽先生的血液做了化驗,卻檢查不出毒性的殘留時間,加上這種毒很是特殊,她根本無法確定是什麼毒。

如此,調查起來很是困難。

屍體上很乾淨,並未發現有針孔或者其他傷痕。

歐陽先生的生活起居也仔細做了調查,並未有任何問題。

那麼,問題究竟出在了哪裡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