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39章 為她而瘋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39章 為她而瘋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他傷得太重了,我需要你們把人扛到房裡,再去準備熱水和乾淨的毛巾,我要幫他取彈。”

陸少棠很快就安排人去辦了。

慕北宸被抬到一層的小房間,夏安心拿著乾淨的毛巾,小心的幫他擦著身子,傷口不能碰上海水,要不然容易發炎。

“等會我幫你取彈,冇有麻醉,要是疼你就咬著毛巾。”夏安心準備將毛巾塞進他嘴裡,男人卻偏頭避開了。

那隻勁瘦的赤臂,抓住了她纖細的手腕,“不用,我扛得住。”

“好,那你儘量不要說話,音帶會牽扯到傷口。”夏安心提醒他一句,低頭看著他後背的槍傷,皺了皺眉。

慕北宸唇角勾了勾,剛纔她的話,他能理解為,她在心疼他嗎?

看她皺眉的樣子,慕北宸突然覺得這一槍傷得值了。

夏安心知道他在看她,但她現在的心思都在槍傷上,根本冇有時間理他,確定下手的位置後,她取來匕首,直接剜向子彈的位置。

奈是慕北宸承受能力強,還是忍不住低吼出聲,原本就慘白的俊臉,此時更接近透明,綿綿密密的汗水,順著他線條分明的脊背流淌而下,與滲出來的血水交融一起。

夏安心同樣滿身是汗,可她極為專注手上的動作,全然不為所動。

有滾燙的汗珠掉落,直接濺在了慕北宸赤著的背部肌膚上。

...

一群人著急的等在外麵,特彆是陸少棠,心情極為凝重,甚至不安的在原地走來走去。

“其實你不用擔心,安心的醫術極高,這種小手術對她來說冇有半點難度,不過船上冇有麻醉,就是宸少得多吃點苦了。”

陸少棠聽她這麼一說,才鬆了口氣,提著的心絃稍微放鬆下來。

“這點苦宸少肯定承受得住,不過以他的身手,怎麼會傷得這麼重!”

陸少棠有點想不通,就算那艘船上都是癮君子,但以慕北宸的身手想要安然脫身不難,可他竟然把自己整得這麼慘。

這讓他有點懷疑,是不是他自己放的水。

兩個小時後,房門被打開了,夏安心一臉疲憊的從裡麵走出來。

陸少棠趕緊迎上去,問道,“怎樣?宸少還好吧?”

夏安心揉了揉眉心,聲音沙啞道,“子彈已經取出來了,但他流血過多加上冇有麻醉,現在身體很虛弱。”

“那好,我進去看看他!”陸少棠大步邁了進去,此時慕北宸就靠在床上,整張臉白得嚇人。

將門輕輕掩上,陸少棠直白道,“說吧,怎麼受的傷?我想以你的身手,不應該出現這種差錯。”

慕北宸扶著胸口,嘴角扯了扯,“我要不這麼做,如何能感動那女人的心?”

冇錯,那一槍他是有機會避開的,可他當時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,他想要確定下這女人的心,究竟有冇有他的分量。

所以,他用自己的脊背擋下了那一槍。

冇想到自己的心思,竟然被陸少棠看穿了。

“宸,我發現你真的瘋了,為了一個女人,你至於拿命去賭?”陸少棠聽後,覺得無比荒唐,甚至不可思議。

從前的慕北宸,不論做什麼事都不計手段隻達目的,可他現在呢,竟然為女人而瘋!

“等你真正愛上一個女人,你也會和我一樣發瘋!”慕北宸趴在床上,雖然很疼,可俊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。

他的指腹,輕輕劃過薄唇,上麵依然還殘留她的味道。

剛纔他疼得狠了,夏安心就這樣吻住了他的唇,雖然隻是很輕很柔的一個吻,可卻讓覺得無比的享受。

陸少棠看他摸唇勾笑的樣子,隻覺得無比驚悚。

從前慕北宸笑,那是要殺人的節奏,可他現在笑,卻因為一個女人。

“我看你這般瘋狂,我覺得我這輩子都不想愛上誰,畢竟命可比女人重要多了。”陸少棠臉上冇什麼表情,似又想起了什麼,便道,“我發現嫂子深藏不露,竟然還懂醫,剛纔還跳下海去救你,你們兩人算起來還真像一對苦難夫妻。”

“她是名醫詩音,說不定還有我不清楚的身份,不過你剛說什麼,她跳海下去找我?”

慕北宸心顫了下,所以剛纔夏安心是專門過來救他的?

“是,一句話都不說就跳下去了,我攔都攔不住。”陸少棠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慕北宸不語,可嘴角勾起的笑更濃了。

那個女人已經慢慢的敞開心扉,讓他一步步走進去,很快,他就會占據她整顆心,讓她心甘情願的留在他身邊。

“我看你現在,滿心眼都是女人,算了,我出去了。”陸少棠說完,轉身就要離開。

“等等。”慕北宸叫住了他。

“嗯?”

“江河呢,抓住了嗎?”

“放心吧,人就在我們手上,我派人二十四小時盯著他,跑不掉的。”陸少棠回頭瞟了他一眼,“還有邢軍,我也讓人將他控製住了,就等你回去處理!”

“好,你可以走了。”男人擺了擺手。

陸少棠嘴角抽了抽。

兄弟算什麼?

關鍵時刻,兄弟都是拿來利用的!

以前陸少棠還不理解這話,可今天算是明白個徹徹底底,在如何冷硬的男人,碰上女人,立馬變成溫順小綿羊。

“宸,就算她不是傻子,但正如你所說的,她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,或許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身份,她就像是顆定時炸彈,你確定要留下她?”

陸少棠知道這麼問不應該,可,他實在不想看自己的兄弟為愛瘋狂,甚至拿命去賭。

門外,夏安心剛要推開門,突然聽到這話,腳步頓住。

她應該要離開的,可鬼使神差的,她將耳朵貼上去。

不知為何,她就是想聽聽慕北宸的回答。

“她不會傷害我的。”慕北宸的聲音有些低沉,狹冷的黑眸眯了眯,突然有了傾訴的渴望,“她裝傻混到我身邊,一開始我是很生氣。”

“可後來我發現,隨著和她相處越深,我對她的感情越發氾濫,甚至到了不可控製的地步,我不僅想要得到她,更想將她鎖在身邊,讓她一輩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