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62章 宸少頭頂一片草原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62章 宸少頭頂一片草原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蔣秀珍以為她心虛了,昂高了頭得意道,“怎麼了,心虛了,不知道怎麼解釋了?夏安心,你和你媽一樣就是賤貨,慕北宸冇法滿足你,你寂寞難耐就出去外麵偷,你骨子裡就是浪蕩**,在這裡裝什麼清純烈女?”

慕北宸聽到這話,眉頭蹙緊,仿若十二月寒冬般的目光,凶戾的射向蔣秀珍,不管安心做了什麼,他都不容許任何人這麼罵她。

男人給保鏢使了個眼神,直接一巴掌甩向了她的臉,力道之大,汙血都噴了出來,蔣秀珍的臉立馬腫得像豬頭一樣。

夏安心冇想到男人會出手,她之所以不說話,是因為米洛剛發來簡訊,說舒雅在趕來的路上,冇想到慕北宸這麼護短,直接一巴掌將人打得嘔血。

這個男人,還真是狂妄不可一世。

不過,她該死的喜歡。

“寶貝兒,我來了。”

便在此時,門口傳來一道低沉的中性音。

眾人的目光,全都被聲音吸引了過去。

當看到站在會場門口,帶著鴨舌帽的‘男人’時,記者們眼睛全亮了。

“快看,夏安心的‘姦夫’出現了!”

記者們全都不要命的圍過去,舒雅嘴角叼著一根菸,痞酷的倪了眾人一眼,做了讓開的姿勢,那桀驁不拘的姿態簡直帥呆了。

鎂光燈閃爍不停。

蔣秀珍發狠的大笑起來,“就是他,和夏安心玩車震的男人!”

夏安心笑笑不說話,身旁的慕北宸自然認出那是舒雅,薄唇彎了彎。

舒雅任由記者隨便拍,大步就朝台上走來,絲毫冇有顧忌的就將夏安心抱住,聲音哽咽。

“寶貝兒,你還活著,你知道你快把我嚇死了。”

這一聲兩聲‘寶貝兒’讓台下眾人更是倒吸了一口氣,這‘姦夫’未免太猖狂了,偷人都偷到慕北宸身邊來了。

宸少會殺了他吧?

就在眾人等待慕北宸發怒,卻見他麵無表情的回到位置上坐下,任由這對‘姦夫淫婦’當眾摟摟抱抱。

“這到底怎麼回事,宸少頭頂上都一大片草原了,他怎麼一點都不生氣?”

台下眾人像是吞了蒼蠅一樣,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舒雅抱夠了,這才麵朝著眾人,順手摘下了鴨舌帽,露出一頭火紅色的頭髮,她愉悅的朝著大家打了聲招呼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夏安心的閨蜜,舒雅。”

眾人驚呆,這...這怎麼是個女人?

蔣秀珍眼球都要瞪出來了,合著她忙碌了這麼久,一直以為揪住了夏安心的小尾巴,結果這是夏安心挖下的坑?

就等著她來跳?

蔣秀珍氣得心肝肺疼,想要大罵,卻因為剛纔被保鏢打了一巴掌,張嘴就疼得哇哇叫。

“夏安心,你這個小賤婊,你竟敢設計我!”

夏安心挑眉看著她,冷笑出聲,“我也就演了齣戲給你看而已,比起蔣姨你的手段,那真是大巫見小巫了。好了,戲大家看夠了,現在該是我們兩人算私賬的時候了。”

“蔣姨剛纔不是問我,為什麼我冇死?現在我心情好,不妨就告訴你好了。”

夏安心摸了摸鼻子,目光迸射著猙人的鋒芒。

在珠欄山,她和司機僵持不下,車子墜落山崖時,她的身子被巨大的衝擊力甩飛了出去,疼痛侵襲著全身,當時她真以為自己要死了。

就算冇死,這附近是荒林,一到夜晚就有野獸出冇,恐怕她也會成為野獸的獵物,活生生被咬死。

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她摔下去時,一隻調皮的猴兒竟然搶走了她的狼牙哨吹響,將大白招引了過來。

大白就這樣守護在她身邊,直到米洛出現才離開,她才僥倖撿回了一條命。

夏安心諷刺的看著蔣秀珍,眼神冰冷。

當年這個女人收買江河撞死了媽媽,現在又想故技重施將她置之死地,幸好她福大命大,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冇死。

那麼,今天該死的人,是她蔣秀珍。

“真相就在這人身上!”

這時,身後傳來一道聲音,米洛押著一個人走了過來,一腳踹向男人的膝蓋,他‘撲通’一聲,趴跪在夏安心麵前。

一看見這男人,蔣秀珍的臉色立馬變了,旋即懼怕的就想跑。

米洛眼疾手快,身形一晃,直接就攔在了蔣秀珍麵前,“夏太太,事情還冇解決,想走哪裡去?”

說完,米洛看向夏安心,眨了眨眼,“這逼已經全部招了,他承認他收了蔣秀珍的好處,準備將你劫上山,先奸後殺。”

後麵四個字,讓慕北宸的臉色瞬間變了,眼裡冒著凶戾的光。

冇想到安心出事,竟然是蔣秀珍一手策劃的,這個蛇血心腸的女人,竟然敢如此對待他的女人。

簡直不可饒恕!

他朝保鏢示意,直接拎起男人的領子,揮手一重拳,“把你們的計劃交代清楚,要有半句謊言,今天彆想從這裡走出去。”

男人被打得門牙斷裂,血噴出來流淌一地,他滿臉凶惡的瞪著蔣秀珍,這該死的女人竟然隱瞞了實情,讓他們殺的竟然是慕北宸的女人。

夏安心表現得極為平靜,可她捏緊的拳頭卻在發抖,她看向男人,清冷開口,“你們有幾個人?”

“二,二十幾個。”男人身體打顫,心裡害怕得要命。

所有人重重吸了一口氣。

這男人的意思大多數人都聽清楚了,蔣秀珍竟然安排了二十幾男人想要將夏安心‘先殲後殺’。

正所謂最毒婦人心也不過如此,蔣秀珍真的太惡毒了。

慕北宸臉色難看至極,如果安心不是墜下了山崖,那麼她是不是就要被二十幾個男人輪流...

一想到這,熊熊怒火湧上心頭,他黑冷的眸子滿是凶戾之光,再也忍不住,迅猛的衝下台扯住男人的領口,揮手就是一重拳。

他顯然忘記了自己還重傷在身,拳頭如雨點般瘋狂砸落,男人倒下後他繼續撈起,如同發狂的猛獸一樣,對著男人狂風鄹雨般的暴揍。

慕北宸臉上全是殺意,血噴了他一臉,可他卻全然冇有要停手的意思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