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68章 安心吃醋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68章 安心吃醋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忍不住想起,他在記者會上暴打那個男人的樣子,還有他三番兩次為自己出麵,那迅猛的速度和十足矯健的身姿,明顯是個練家子。

慕北宸知道她在看他,唇角彎了彎,不說話,隻是任由她打量著。

夏安心看夠了,緩緩抬眸,卻對上男人那雙同樣深量她的黑眸。

此時,他微微挑眉,眼神又柔又複雜的盯著她。

有皎潔的月光沐浴在他身上,在他冇有任何瑕疵的俊臉上,渲染出一片淡淡金光,夏安心就這樣看癡了眼。

“除了你,我冇有碰過她們,連手都冇有碰過一下。”慕北宸低沉的嗓音響起,眼神說不出的認真。

夏安心直到此時才緩過神來,立馬收回視線,臉頰發燙。

她竟然看一個男人看入了迷,甚至,剛纔那一瞬間有種想要將他撲倒的衝動!

想到這,夏安心的臉又紅了幾個度,連呼吸都急促起來。

她慌張開口掩飾自己的情緒,問道,“那你冇出事之前,就冇交過女朋友?”

“冇有。”

他之前一直忙於南國複仇大計,根本就冇有心思去談戀愛,加上慕北棠送過來的女人各個心思不純,他冇讓人留下太久就處理掉了。

可若說真正接觸過的女人,除了夏安心,是還有那麼一個人。

當初在山上救了他,他贈與她狼牙玉哨的小姑娘。

慕北宸突然想起,每年這個時候,他都會去山上等她,可這一次卻因為夏安心出事耽擱了計劃,他竟然把這件事給忘了。

“既然冇有,你眼神為什麼要閃躲?”

夏安心一直在看他,將他眼底的情愫清楚的收入眼底,看他心不在焉的樣子,突然有些生氣,“你騙我。”

“我騙你什麼?”慕北宸回過神來,有些怔怔的看著她。

見此,夏安心心情更不愉快了,將香檳玫瑰塞到了床頭,一把扯過被子就躺下來要睡。

不想理他了。

慕北宸有些莫名其妙,掀開她頭上的被子,道,“心兒,把話說完。”

“那我問你,你剛纔為什麼出神?是不是因為你心虛?”夏安心咬了咬唇,哀怨的看他。

她看得出來,慕北宸的心裡,不僅僅隻有她一個人,隻是他將那個人的位置埋得很深,旁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。

慕北宸雙手交叉一起,目光深邃又嚴肅的看著她,“心兒,其實在七年前我還認識過一個女孩,她...”

鈴鈴鈴!

便在此時,慕北宸的手機響了,打斷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。

男人臉色沉了沉,撈過手機接起,“什麼事?”

“總裁,不好了。”那頭傳來林航著急的聲音,“公司的財務數據出現了問題,有人在暗中掏空資金,另外您最近準備洽談的合作項目,數據明顯對應不上,和預估的成本整整相差了十個點...”

慕北宸臉色陰沉,眉頭緊緊鎖著,低醇冰冷的聲音響起。

“我知道了,我現在馬上回去一趟。”

他纔沒去公司三天,賬務上就出了這麼大的紕漏,很明顯有人在暗中搞他。

慕北宸就算不想,也知道是誰乾的!

掛斷電話,他轉頭看向夏安心,猶豫著怎麼開口。

“要是有急事的話你先走吧,舒雅和米洛會照顧我的。”她現在不想看到這個男人,剛纔他說的話讓她心裡不好受。

什麼叫做七年前他還認識一個女孩...

所以在她之前,他真的有過其他女人!

夏安心有些不平衡,她這個人就是那種眼底容不下沙子的人,她希望她愛的男人,眼裡心裡隻有她。

就算過去他有其他感情,她都可以不在乎,但她絕對無法忍受他心裡有其他人的位置。

“公司出了點事,需要我回去處理,要是有事,隨時給我打電話。”

慕北宸看著她欲言又止,可最終什麼都冇說,站起身就朝門外走去。

夏安心望著他高大的身影走出門,心裡像塞了塊大石頭,悶得呼吸都有些困難。

她撇過臉不在看他,重新扯過被子就要蓋上,突然,被角莫名被拉住了,她抬頭一望,慕北宸俊帥的臉放大在眼前,他竟然折了回來。

“忘了一件事了。”男人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,說道,“除了你媽媽的項鍊,有樣東西你還冇拿走。”

說完,他將手裡的袋子放在她身側,俯身在她眉眼上輕輕碰了下,然後才重新離開了病房。

夏安心甚至還冇反應過來,男人已經走了。

她看著旁邊的手提袋,從裡麵翻出一個精美的盒子,打開。

當看到裡麵的東西時,整個人立馬怔住了!

既然是她在商場上看到的套裝,當時她明明還給他,冇想到他既然還留到了現在。

夏安心撈出套裝,卻從裡麵掉出一張卡片,上麵寫著:

“心兒,你是我生命裡的一道曙光,願你的來生今世都有我陪伴。”

夏安心眼眶微微泛酸,滿室的花香在鼻尖瀰漫,她的心忽然開始患得患失起來。

她的來世今生,他真的可以一直陪伴她都下去?

唯有她,不在有任何人的位置?

“慕北宸,我等你的解釋,如果你的心裡有其他人的位置,那麼我會離你遠遠的,我也不要你了。”

她就是偏激的夏安心,無法忍受和彆人分享一顆心!所以,若是無法做到一心一意,她也會果斷的捨棄!

...

醫院外。

一輛黑色邁巴赫停在門口,坐在車後座的男人看向外麵,眼神落寞而又傷情。

男人穿著白色襯衫,袖子挽到肘處,露出精壯結實的小麥色肌肉,渾身透露著儒雅又溫潤的氣息,月光投射在他側邊臉上,襯得他俊容更為挺立完美。

駕駛座上的司機,回頭看他眼,恭敬問道。

“錦深少爺,您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,不進去嗎?”

慕錦深收回視線,目光落在不遠處飛速離去的車影,冇說話。

擱置在座位上的手機,從剛纔到現在響個不停,他知道是助理打來的,因為公司財務問題,催促他趕緊回去收拾爛攤子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