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7章 替她解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7章 替她解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傅南晟掃了一眼慕北宸,發現他的目光還冇有從螢幕上移開,心裡頭突然升起一個想法。

“等表演結束後,把這個女孩帶來三樓辦公室。”

“是。”

傅南晟掛斷電話後,徑直朝慕北宸走了過來,調侃道,“看來你的小新娘並冇有滿足你,不過沒關係,一會兒我給你準備了一件大禮。”

慕北宸的眼神一直鎖住女孩的臉,因為太過於沉入,並冇有將傅南晟的話放在心裡。

隨著古典的旋律起,夏安心停止了舞動,邁著輕盈的步履唱起了《風螢月》。

“夏雨彆夕庭/緹暮織蕈錦/人語雁歸林/東山月滿蔭/芳草憩丘亭/棋花對燈引/

起舞獻君鄰/長青共此心…“

她的歌聲很輕柔,她瞳孔裡氤氳的水霧,就像是有魔力一樣勾走了所有人的心。

這邊。

慕錦堯和夏安柔正在雲裡浪裡,突然的歌聲傳進來,讓慕錦堯滿心的穀/欠火頃刻之間消失不見。

他猩紅的眸子抬起,對麵的螢幕上正在直播著舞台上的美景。

就這麼一瞅一看,慕錦堯就移不開眼睛了,螢幕上的女人就跟仙女一樣,讓他一顆心怦怦亂跳起來。

夏安柔嬌嗲的纏住了慕錦堯的脖子,目光看向螢幕處,覺得這身影有些熟悉。

她定住螢幕看了五秒,很快重新將心思放在慕錦堯身上。

“錦堯少爺,彆看了,我們繼續玩吧!“

夏安柔剛貼了上去,卻被慕錦堯一把推開了,他冷聲開口,“逢場作戲,你的戲已經演完了,可以滾了。”

“錦堯少爺。”夏安柔又想纏上去。

慕錦堯明顯冇什麼耐心了,剛纔的溫柔和多情此刻變成一臉凶狠,夏安柔驚得一挑,攏了攏胸口敞開的布料,不甘心的離開了包廂。

沒關係,來日方長,她不相信自己勾-引不到慕錦堯。

舞台上。

夏安心閉著眼睛,完全的沉醉在自己的歌聲裡。

此宵風醉月舞螢/風拂翠幕夜如許/月照朱帷香滿衾/時露流螢白草底/一夢氤氳到天明/一夢

氤氳到天明…

隨著歌聲落,夏安心那雙如璀璨星空般的眸子睜開,似有萬丈星辰閃爍而過,她優雅的將手搭在肩膀上,朝著眾人謝禮。

一眾男人不停的吹著口哨,更有人不停的歡呼著‘再來一曲,再來一曲’。

不僅是現場的觀眾被驚豔到了,就連螢幕前的傅南晟都被完全勾走了心。

這女人,簡直是尤物。

慕北宸已經換了個姿勢,狹冷的眸子盯著畫麵裡的身影看,眸色深沉。

倏的,他瞳孔一縮。

目光陰冷的看著螢幕上突然出現的人影,拳頭不受控製的握緊一起,寂靜的空間裡還傳來道道猙獰的骨頭咯吱聲。

...

香格裡的經理接到了傅南晟的電話,正準備請夏安心前往三樓辦公室。

然而,突然從人群裡衝出來一道身影,直接就拽住了夏安心的手。

慕錦堯色迷迷的看著夏安心,伸手就想去扯開她臉上的麵紗,夏安心眉頭一皺,側開臉避開了。

她認出了慕錦堯的臉,上次在禦景彆苑辱罵自己,欺負自己的臭男人。

看來是明叔那幾鞭子打得不夠重,他竟然跑來夜場,還企圖對自己動手動腳。

“小美人,以後你跟著哥哥,哥哥包-養你,你不用在來這裡唱歌了。”

慕錦堯伸手就搭在了夏安心的肩上——

坐在三樓辦公室的傅南晟見狀,趕緊打電話給了大堂經理,“怎麼回事,不是讓你將人帶來三樓嗎?“

“晟少,錦堯少爺看上這位女孩了,想要帶她離開香格裡。“

“把慕錦堯給我攔住,我現在派人過去處理!”

說完,傅南晟掛斷了電話,轉身看嚮慕北宸道,“慕北棠的混賬兒子,我帶人下去收拾收拾他。“

扔下這句話,傅南晟喊上陸少棠,兩人迅速的離開辦公室。

慕北宸靠坐在沙發上,姿態矜冷淡漠,狹冷的眸子盯著畫麵上的人看,眸色漸漸染上了一層薄霜。

不知為何,他看到慕錦堯的手落在女孩的肩上,無名的冒起了怒火。

站在舞台中間的女孩,白色很適合她,襯托得她格外超凡脫俗。

此時她站在舞台上,因為受人欺負眼底氤氳著一層水霧,像極了受驚的小白兔一樣。

這讓慕北宸想起了他的小新娘,他欺負她的時候,她也是這副模樣。

慕北宸突然有些想念夏安心了,撈過桌子上的車鑰匙,起身離開了辦公室。

此時。

傅南晟和陸少棠帶著一群保鏢衝上台,傅南晟二話不說,直接就拎住了慕錦堯的領子,抬手就是一個重拳。

慕錦堯突然捱了打,猛然一個轉身大罵,“你他媽的知道老子是誰嗎?“

傅南晟又是一拳砸去,“那你他媽的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?“

兩拳下去立馬見血,慕錦堯牙齒斷了兩顆,酒也醒了一大半,滿嘴都是血泡子的看著身後一群人。

他在夜場裡混了這麼久,自然是認識傅南晟的,這人是香格裡的總經理,人稱‘夜場第一狂少’。

“付錢的纔是上帝,今天這女人,老子要定了。“慕錦堯抹了下嘴角,拉著夏安心的手就要離開。

“他媽的,她是老子看上的人,也是你能碰的?“傅南晟一改往常溫潤妖孽之態,罵了句臟,剛纔是左勾拳右勾拳,現在直接一腳將慕錦堯踹下了舞台。

傅南晟拍了拍手朝夏安心靠近,恢複初次見麵時的溫雅之態,朝她笑了笑。

“美麗的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謝謝你幫我解圍。”夏安心看了對方一眼,打算離開。

她的任務完成,差不多該回夏家看戲了。

傅南晟卻攔截住了她的去路,挑眉道,”彆著急走嘛,我剛為你解圍,你是不是要報答我?”

“你想怎麼報答?“夏安心眯了眯眼睛,所以這人幫自己解圍,目的也不單純。

“我不要你做什麼,就想請你喝杯酒。“

傅南晟話剛說完,就看到一道人影一瘸一拐的走了上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