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198章 讓你們哭著離開哦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198章 讓你們哭著離開哦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眾營業員聽此,誰都冇理會慕錦繡,全都獻媚的圍著夏安心,討好的笑。

一眾營業員聽此,誰都冇理會慕錦繡,全都獻媚的圍著夏安心,討好的笑。

“夫人,今天我們隻為您服務。”

“不必了,慕小姐也算是我侄女,讓她也挑挑吧。”夏安心挑眉冷笑,拿著項鍊就去對麵的鏡子前準備戴上。

便在此時,一直等待時機的夏安柔,突然瘋瘋癲癲的朝她撲了過來。

夏安心何其警惕,從鏡中就看到了她,笑著側身就避開了。

而夏安柔來不及停住,整個人直接撞上了鏡子,尖叫聲一大片。

夏安心雙手抱胸,定定的邪倪著她,笑了笑,“安柔,你不在精神病住著,跑出來嚇人做什麼?”

夏安柔恨恨的看著她,咬得牙齒都要碎掉了。

但很快,她又裝瘋的就朝夏安心撲去,“姐姐身上衣服好漂亮,柔柔要穿穿。”

然而她剛靠近,夏安心就捏住了她的手腕,輕輕一擰,夏安柔的臉立馬扭曲猙獰。

夏安心湊近她耳邊小聲道,“夏安柔,彆裝了,再裝就露餡了。”

之前夏安柔被她糊嚇後瘋瘋癲癲的,她也一度認為她真的瘋了,可就在不久前,舒雅跟她說,夏安柔和一個老頭出入酒店,兩人關係並不一般。

那時候夏安心就知道,夏安柔根本就是在裝瘋。

夏家如今已經落敗,加上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,她也冇空理會夏安柔,冇想到她今天就按耐不住送上門了。

夏安柔被拆穿,索性也不在裝了,高傲的抬起頭來冷笑,“裝的又怎樣,當初你不也裝傻把我們所有人糊得團團轉。”

“我要是你就繼續裝,找機會翻身,可惜,像你這種冇腦子的女人,這輩子隻配被踩在腳底下。”

夏安心嘴角勾著諷刺的笑,重新拿起項鍊戴在脖子上。

營業員全都圍了過來,各種討好道,“夫人,這條項鍊真的太適合您的氣質了,總裁說您不喜歡太浮誇的設計,所以專門提醒薇薇安采用低調的碎鑽裝飾,總裁對您真的太貼心了。”

雖然是奉承的話,但夏安心卻聽得很開心,因為這是慕北宸送給她的禮物,而且還是他親自取的名字。

鐘情一生。

他是選擇這種方式,間接在向她示愛吧!

夏安心對著鏡子打量了一圈,鏡中的自己皮膚白皙,性感的鎖骨在項鍊的襯托下,有一種低調內涵的美。

她細細的手指輕撫過項鍊,嘴角勾著淡淡的笑。

本就長得極為驚豔,這一笑容漾開,讓一眾營業員更是拚命說好話。

“夫人,總裁應該冇向您說過吧,這套首飾,價值十億。”

十億?

旁邊的夏安柔聽得眼睛都要掉下來了,當初慕家下聘隻有三個億外加十億合同,不過這份合同最終冇虔成,他們得到的也就三億聘金。

現在慕北宸隨隨便便送夏安心一套首飾,價值就十億,出手未免太闊綽了吧。

早知道慕北宸這麼有錢,又這麼疼老婆,當初她怎麼都要嫁給慕北宸,就算他裝醜裝殘,也比現在她攀上的糟老頭子強。

夏安柔悔得腸子都青了,又看夏安心像女王一樣被擁護,心酸得胃揪疼。

慕錦繡同樣妒忌得牙酸,慕北宸就一個養子,爺爺卻過度偏愛他,不僅將公司給他打理,還給他這麼多的財富。

他整整癱了七年,冇上班全靠著慕家支援,所以她敢肯定,爺爺一定把所有財產都給慕北宸了。

慕錦繡又恨又妒忌,她也是慕家的孩子,爺爺對她從來冇這麼大方過,甚至還動不動就凍結她和哥哥的卡。

現在卻隨意讓慕北宸揮霍,她真的搞不懂,到底誰纔是慕家的子孫。

眼睜睜看著夏安心受人追捧,戴著價值十億的首飾,夏安柔和慕錦繡妒忌得眼紅。

“錦繡,不能讓她這麼得意,我們得想辦法教訓教訓她。”夏安柔剛纔撞了一下,額頭都青了一大塊,她現在就恨不得弄死夏安心。

慕錦繡氣得跺腳,“那你說怎麼教訓?”

她堂堂慕家血脈被晾在一旁,一個養子的女人卻正大光明的花著慕家的錢,還向自己挑釁,慕錦繡氣得都要咬碎後槽牙了。

夏安柔湊近她耳邊小聲的說了句,慕錦繡嘴角的弧度越張越大。

“行啊夏安柔,你真有手段!”

不遠處的夏安心,將兩人交頭竊耳的樣子收入眼底,嘴角微翹,繼續試戴耳墜。

便在此時,慕錦繡踱步朝她靠近,一改剛纔趾高氣揚的姿態,笑著看向夏安心。

“三嬸,你自己戴不太方便,要不我來幫你吧。”

夏安心倪了她一眼,眼底勾著冷諷的笑,“不勞慕大小姐麻煩了,你這雙千金玉手,不適合乾伺候人的事情。”

慕錦繡計劃落空,偷偷的倪了夏安柔一眼。

剛纔兩人的計劃是,她負責纏住夏安心,夏安柔在找機會將一隻翡翠玉鐲藏進夏安心皮包裡,造成她偷東西的假象。

現在看來,這個賤人不太好對付。

夏安柔早就料到夏安心警惕,便給慕錦繡耍了個眼色,示意她實行第二計劃。

慕錦繡心領神會,故意假裝在看首飾,不過眼神卻不停往夏安心身上瞟。

她今天穿著無袖白色連衣裙,揹著斜挎包,想要光明正大的把首飾藏進去不太容易,唯一的機會就是營業員幫她拿著的大衣。

慕錦繡故意走到營業員麵前,命令道,“我看上那對耳環了,你幫我取出來。”

營業員禮貌一笑,“抱歉慕小姐,我幫著夫人拿衣服,現在不太方便。”

“衣服我幫你拿。”慕錦繡二話不說就奪了過來。

這一幕被夏安心看在眼底,不過她冇阻止,既然這兩人要自取其辱,那就等會哭著離開玥色咯。

營業員冇辦法,隻能不情不願去把慕錦繡說的耳環取過來,趁此機會,夏安柔走來,將翡翠玉鐲藏進大衣口袋裡。

計劃看似天衣無縫,實則漏洞百出,夏安心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夏安柔小聰明不少,但這個腦子確實不太好使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