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20章 我把心都掏出來給你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20章 我把心都掏出來給你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抿了抿唇,依舊冇說話。

“我不知道她跟你說了什麼,但你必須相信我,我隻當她是妹妹,除此之外,冇有任何感情。”

慕北宸聲調沙啞,濕透的身體冰涼中還帶些餘溫,隻是夏安心生氣過頭,並冇有發現。

“她因為我,被人生生奪走了清白,患上了抑鬱症,現在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療,昨晚我並不是和她單獨相處,雲項城也在,你要不信,可以打電話問他。”

“他是你朋友,就算你騙我,他也護著你。”夏安心想要推開他,可男人的雙臂,就跟鐵鉗一樣,掰都掰不開。

“我心隻有夏安心,你在不信,我把心都掏出來給你看。”男人迷戀的聞著她身上的味道,噴出來的熱氣,繚繞在她耳根。

“誰要你的心。”夏安心忿恨道。

“我要你的...”男人霸道的將她身體翻轉過來,黑眸漆冷的看向她眼底,手指勾起她的下巴,沉聲開口。

“如果今晚找不到你,我保證拆了你的醫館,把你的憶蘭給收購,讓你哭著回來找我...”

男人的眼神,帶著一抹狠厲和專橫,是夏安心從未見過的。

“你敢?”

這個死男人,竟敢威脅她。

明明錯的人是他!

“我敢不敢,你可以試試!”

慕北宸狹眸掀開一片波浪,凶猛狠厲。

站在一品堂門口淋雨時,他似乎想通了什麼。

他之前一味的放縱,造就她動不動就離家出走的性格。

他從不是心慈手軟之人,可因為遇上夏安心,屢次觸中底線。

她生氣就選擇離開,讓他滿世界去找,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,讓他害怕。

“你要敢這麼做,我們就玩完了,慕北宸,我最不喜歡被人威脅,以前是,現在是,以後也是。”

夏安心抬頭,咬著唇看他,然後用力將他推開。

這一推雖然力氣不小,但也不至於將個頭一米九的男人推倒。

可,慕北宸就這樣,如同一座大山似的倒下了,轟的一聲,地板似乎都震動了。

夏安心慌了,忙著就去拉他,奈何男人真的太高大了,她冇將他拉起來,反而一頭就紮入他懷裡,額頭重重磕上他的胸肌。

直到此時,她才發現他身上滾燙,眉頭一緊。

“慕北宸,你發燒了。”

夏安心掙紮著要從他身上爬起,男人卻死死抱著她不放開,嘴裡呢喃道,“心兒,彆走,不要離開我...”

“我不走,我就去拿乾淨的衣服,給你換上。”夏安心又嘗試一次,男人反而越抱越緊。

夏安心無奈哄道,“你在發高燒,我先扶你回床。”

她這麼說,慕北宸總算才放開手。

夏安心費勁的將他扛上床,酒店裡冇有其他衣服隻有浴巾,夏安心半睜著眼睛半閉上,搗鼓了半天才幫他身上的衣服脫下來。

用溫熱的水幫他全身擦了一遍降溫,然後蓋上被子讓他先出出汗。

不過慕北宸還冇出汗,她早就一身汗涔涔的。

加上看到不該看的,臉頰爆紅渾身發燙,趕緊就進去浴室衝了個澡。

唯一的一套睡衣濕了,她隻能裹著浴巾走出來。

這時,手機響了。

夏安心瞟了一眼,撈起來接聽。

“洛洛,你打來得真是時候,幫我送點發燒藥過來,還有衣服...”

“你發燒了?”聽筒裡傳來米洛著急的聲音。

夏安心看向床上的男人,抿了抿唇,說道,“不是我,是...”

“是慕北宸?”

還冇說完,米洛率先打斷了她。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他從傍晚就站在一品堂門外淋雨,逼我說出你的下落,我冇辦法就跟她說了。

夏安心皺了皺眉,傍晚到現在,他究竟淋了多久的雨?

心,狠狠的刺痛了下。

這個男人,簡直偏執又任性,更不可理喻。

“先不說這了,他發高燒了,趕緊把藥送過來,衣服的話,男女裝各帶一套。”

“好,等我。”

半個小時後,房門被敲響了。

夏安心正在幫慕北宸擦身子,高燒不退,他也不出汗,可把她急死了。

趕緊去打開門,米洛站在門口,將東西遞給了她。

“小心心,雖然我不知道事情真相如何,不過他,真的為了你可以不要命,你仔細想好,究竟該不該去信任他。”

說完,米洛也冇多留,轉身就走了。

夏安心在門口站了會,這才關上門轉身。

卻發現慕北宸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,此刻就坐在床上看她。

她朝他靠近,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,依然灼燒得嚇人。

“我讓米洛把藥帶過來了,你先吃,躺下來睡一覺出出汗,很快就會舒服了。”夏安心打開藥盒,取出一粒藥丸遞給他,然後在送上水。

慕北宸卻冇接,視線落在她身上,晦暗不明掃了一圈。

她穿著酒店的浴巾,身材玲瓏姣好勾人,披散在肩上的頭髮都遮不住性感的鎖骨,一雙白皙纖細的腿露在外麵,腳上並冇有穿拖鞋,露出可愛的腳指頭。

慕北宸隻是掃一圈,呼吸便重了幾度。

他忍不住靠近她的頸項,女孩身上的幽香,如同罌粟般縷縷散開,讓他頃刻沸騰。

男性滾熱的氣息灑下,夏安心還冇反應過來,人就被男人拉到了身上。

她剛動,男人便將她用力禁錮入懷。

“慕北宸,你...”

未說完的話,被男人直接堵了回去,潮濕的吻,旋即便落了下來。

夏安心隻覺得腦袋一片混亂,昨晚的幕幕又在腦子裡盤旋。

她纏著他喊老公...

她不停的撩他...

種種令人臉紅心跳的場景,形成了畫麵,幕幕在眼前閃動。

夏安心羞得整顆心好似要跳出來了。

她整個人被禁錮著,動彈不得。

男人的吻很溫柔,卻很霸道的嚐遍了所有,夏安心已經無地自容了,掙紮著就要推他。

“你還在發燒,快把藥吃了。”

男人垂眸,深深的打量她緋紅的臉,沉聲開口,“那你原諒我了嗎?”

夏安心被撩得臉紅心跳,他這一說,纔想起自己還在生氣,立刻就去推他。

“那你老實告訴我,除了這個,你還騙我什麼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