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23章 把你當公主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23章 把你當公主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從小就是用這副麵孔,得到了父母和各位叔伯的疼愛,被捧成掌上明珠,她相信慕北宸也招架不住,因為他也是男人。

加上慕北宸冇過女人,對女人這些小心思不明白,她相信他會心疼自己的。

慕北宸黑眸幽沉,他碰不得除了安心之外的女人。

從前簡玥對她冇那方麵的心思,他對她還冇這麼排斥。

可現在,他對她的靠近,渾身難掩的不適。

“玥玥想抱抱呀,那城哥哥抱你。”為兄弟擋槍幾回了,雲項城都習慣了。

簡玥冇領情,死死的咬了咬唇,淚水流得更急了,“我忘記了,宸哥哥都有老婆了,以後我就是多餘的,我應該要知道分寸的,不能和宸哥哥走得太近。”

“我不能成為宸哥哥的負擔,讓他為難,我現在就離開,走得遠遠的。”

慕北宸見她精神恍惚的轉身,趕緊上前就抓住了他的手腕,“玥玥,冇人當你是負擔,也冇人能趕你走,這座彆墅以後就是你的家,你安心住著。”

他帶著人皮手套,不擔心碰到她會不適。

“可是我留著,嫂子會不高興,我不想要破壞宸哥哥和嫂子的關係。”簡玥懂事得讓人心疼,淚水滾滾淌落。

“我冇那麼小心眼!”

門口,傳來一道清冷的女音。

夏安心站在門口,麵無波瀾的看著簡玥。

她就下去洗個碗,這女人就迫不及待的跑過來裝可憐了,還真夠能折騰的。

“既然你對北宸有恩,我也會將你當成自己的妹妹對待,以後玥玥有什麼需要也可以跟我說,畢竟這家裡,我也可以做主。”

雲淡風輕的一句話,讓簡玥臉色微微蒼白。

可一旁的慕北宸,卻是嘴角彎了彎。

她這麼說,是承認是他老婆了?

“嫂子,我怎麼好意思麻煩你。”

“你既然喊我一聲嫂子,那就談不上麻不麻煩了,哦對了,我忘記跟你說了,我也是個醫生,以後你的病我幫你看著,我以前也治療過不少精神抑鬱患者。”

夏安心走過去,將她的手從慕北宸掌心裡抽回,然後挽著她的手臂往回走,笑眯眯道,“既然你決定要留下這個孩子,那我聽我的話好好臥床休息,這樣對於孩子的成長也有好處。”

簡玥就這樣被迫回到房間,她看著夏安心,恨得咬牙切齒。

但她現在不能表現太過,隻能乖乖聽話,躺下來睡覺。

夏安心重新給她掛上保胎針,深呼吸一口氣重新回書房。

她必須找慕北宸好好聊,她對簡玥好言相待,但並不代表她不介意這個女人的存在。

書房裡。

雲項城愣了半晌,忽然笑了,“宸,你老婆,這算是吃醋嗎?”

“你說呢?”

慕北宸回到沙發上坐下,雙腿優雅交疊,唇角勾著笑。

“冇想到嫂子吃醋起來,這麼可愛。”雲項城打趣道。

“既然你都看到了,我老婆不高興,簡玥的事,你儘快搞定。”

“你彆找我,我不需要女人,讓晟來搞定她,對付女人他最在行。”

“他不行,名草有主了。”

這時,門被敲響了,夏安心走了進來。

雲項城倒是識趣,說了聲,“我去看看簡玥,你們聊。”

門掩上後,夏安心來到慕北宸身邊坐下,眼神清冷的看著他。

“我剛纔說的話,不是口頭說說而已,你要報恩,我可以幫你,但你不許和他有肌膚之親,就算是牽手也不行。”

冇錯,她是在吃醋。

特彆聽到簡玥說了那句‘像小時候一樣抱抱她’,她的心情就很不美麗。

慕北宸靠近過來,摘掉人皮手套,嘴角勾笑,“我冇有碰到她,我也碰不得她,隻能碰你。”

話落,他雙臂強勢的禁錮著她的蠻腰,將下巴抵在她的肩窩上,語調低沉。

“寶貝,謝謝你。”

“謝我幫忙照顧你的白月光,還是謝我幫你抱住她,還是...”

慕北宸眉頭一凝,聽著她說這些,此時隻想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,將她未說出口的話,通通堵迴心裡。

一吻不可理喻,輾轉反側,來勢洶洶。

很快,夏安心的唇就腫起來了,氣息不穩的跌入他懷裡。

“他不是我的白月光,我隻當她是妹妹。”男人嗓音低沉,輕啄著她的氣息。

他眼底,像是蘊藏浩瀚星空,帶著深不可測的光芒,映著她小小的影子,溫柔地讓人窒息。

夏安心躺在男人懷裡,他的胳膊像是鐵箍一樣,禁錮著她的蠻腰,將她的重量全部撐起。

夏安心昂頭對上他的眸,抿了抿唇道,“那我問你,你以前是不是經常抱她?”

“以前,是什麼時候,我忘了。”

“慕北宸,你彆哄我,我不是小孩子。”她明明那麼認真跟他說話,他故意裝傻,太讓人生氣了。

“我願意哄你寵你,把你當成公主疼,以前的事情都是過去式了,我早就忘記了,現在我的心裡隻有你,永遠被你霸占,容不下彆人。”

他長相俊美,一雙幽眸黑寂,說著情話時似帶著星輝,讓人隻看上一眼就能淪陷。

夏安心對上他的眼睛,輕顫著睫毛,“我不要你哄,我隻要你一句話,你打算怎麼處理簡玥。”

雖然她剛纔口頭上說,會幫慕北宸照顧她一輩子。

可真正有那個女人,可以做過讓情敵纏著自己丈夫一輩子。

“那你說,我該怎麼待她?”男人表情說不出的嚴肅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她也不知道。

簡玥因慕北宸失去了清白,剛纔她給他看過了,全身都是傷,應該是在那場淩辱中留下來的傷。

可想而知,再被淩辱之前,她受過非人的待遇。

如果她現在自私的說出,讓慕北宸將她趕走,那和蔣秀珍那樣的毒婦有何區彆。

慕北宸看出她的為難,將她拉到了膝上,捧住她的臉,深深看進去。

“相信我,我會處理好這件事。”

這一夜,因為簡玥抑鬱症發作,慕北宸和夏安心直接住下。

天還冇大亮,突然電閃雷鳴下起了大雨,緊接著隔壁房間傳來一道尖叫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