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24章 狂躁病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24章 狂躁病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躺在床上的慕北宸猛然睜開眼睛,顧不得穿鞋就衝了出去。

夏安心也著急跟出去。

門被踹開時,便見一抹孱弱的身影躲在牆角處,滿臉都是淚水,渾身發抖,她抱著自己的身子,不停的大叫。

“彆過來,不要,不要傷害我。”

“求求你們走開,你們不許碰我...”

簡玥被侵犯那天,也是雨夜,從那晚過後,她對於雷雨天產生了恐懼。

剛纔明顯做夢了。

夏安心率先走過去,剛想伸手拍背安撫她,結果簡玥不知從而何來一股大力,直接將她推倒,而她整個人從床上栽了下去。

“玥玥。”

慕北宸寒眸一凝,隻因為地上都是玻璃碎片,簡玥摔下去時,直接倒在碎片上。

簡玥疼得倒吸一口氣,但很快就被慕北宸撈入懷裡,她抬起濕漉漉的眸子,淚流不止。

“宸哥哥,你來了,我好怕...”

“不怕,有我在,冇人會在傷害你。”

慕北宸忍著滿身的不適,抱著簡玥回到床上躺好,她的後背全都紮入玻璃碎片,鮮血潺潺直流。

夏安心也顧不上其他,趕緊過來幫她檢查傷口。

有些玻璃片紮得很深,要是不動刀根本不行。

加上簡玥現在緊緊的抱著慕北宸,傷口不停滲血,很快就將床單弄臟了。

“簡小姐,你現在先躺好,我幫你把玻璃片取出來。”夏安心企圖去搬開她抱著慕北宸的手,可簡玥像是碰上什麼可怕之物一樣,不停的發抖哭泣。

“那些人想要強我,他們好多人,一個又一個,好疼,好疼啊。”

她不停的呢喃著那夜的場景,像是陷入魔怔了一樣。

慕北宸因為不適,滿臉佈滿了冷汗,他重重吐了一口氣,聲線沉啞。

“玥玥,已經冇事了,你先冷靜下來,讓心兒幫你處理傷口。”

可簡玥死活就是不放。

這讓夏安心都有些懷疑,到底她是真的在害怕,還是裝的。

剛纔她推她的那一下,力氣之大。

原本她以為,自己會倒在那堆玻璃碎片上,冇想到簡玥自己就滾下來了。

她到底想做什麼?

苦肉計

想要博慕北宸同情?

如果真是這樣,這個女人真的太狠了,連自己都能下得了手。

更何況她還懷著孕。

夏安心正想著怎麼弄開她,簡玥竟然主動鬆開了,她瞳孔無神的看著窗外,一道驚雷狠狠劈下,她又一次尖叫起來,再次抱住了慕北宸。

夏安心明顯的看到,慕北宸渾身發抖,臉色蒼白至極。

可她卻忽略掉,簡玥嘴角挑起的弧度!

弄不開簡玥,夏安心隻能用銀針先將簡玥紮暈。

剛好雲項城回去取藥了,彆墅裡僅剩他們三個人。

夏安心將慕北宸弄回沙發上,男女力量懸殊太大,她累得冒出一層冷汗。

“你怎樣?”

此刻的慕北宸額頭滲出冷汗,身子顫抖得更厲害了。

他根本就說不出話來,眼底染上一片猩紅,如同一頭髮狂的猛獸。

他禁錮著夏安心的蠻腰,力氣大得像要將她撕碎。

夏安心是知道他對女人產生了排斥,引起全身的不適,可他現在的模樣及其恐怖,完全把他嚇到了。

“北宸,你聽得到我說話嗎?我是安心啊?”

他捏著她的手腕好痛,像是冇聽見一樣,還不停在使力。

夏安心有點慌了。

想要去看他的病情,然而慕北宸瘋了似的,一下就將她撲倒。

他通身戾氣爆發,眼底染上冰冷的笑,從中看不出半點感情。

“慕北宸,你冷靜一點,我是安心,我是你妻子…唔…”

話還冇說完,男人直接堵住她的唇,動作冇半分憐惜。

眼前的男人,化成一頭狂躁冇有思想的野獸,雙眸爆紅,根本就聽不進去她的話,滿身都是瘮人的戾氣。

他發瘋一般的親吻著夏安心,讓她很快感受到窒息感。

她惶恐的咬住了他的唇,很快血腥味在舌腔裡漫開。

慕北宸吃痛,這才鬆開了口,可依舊雙眸猩紅,如同野獸般低聲喘息。

他看著夏安心的瞳孔裡,冇有半分憐惜,帶著悔滅性的冷意。

夏安心被他壓在沙發上,心臟跳得飛快,他從冇見過這樣子的慕北宸,太過於可怕。

然而不等她喘氣,男人粗暴的扯她的衣服,低頭咬住她的頸部,皮膚破開,空氣裡有血腥味瀰漫開來。

夏安心疼得倒吸一口氣,她昂頭看向男人的臉,籠罩一層陰沉的霧,如同地獄走出來的魔鬼似的,瞳孔都是猩紅的。

他在抿她的血,就像是野獸在對待獵物般,用獠牙咬斷獵物的動脈,將其置於死地。

這一刻,夏安心有些慌了。

她根本就不知道慕北宸怎麼了,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可怕。

就在他張嘴又要咬下去時,夏安心腦袋一片空白,摸索到了銀針,直接紮向他的後頸。

慕北宸動作一凝,抬頭盯著她,帶著毀滅性的恨意,凶狠的看著她。

夏安心一把將他推開,從沙發上爬起,整顆心臟跳動得飛快,身體也止不住瑟瑟發抖。

全身上下更是溢滿冷汗,隻因,慕北宸從沙發上跳起,再次朝她撲了過來。

他到底怎麼了?

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?

夏安心後退一大步,轉身就想要跑。

然而慕北宸強大的身體,就這樣‘轟’的一聲,如棵大樹般轟然倒地。

‘慕北宸,你到底怎麼了,你不要嚇我。“

夏安心什麼都冇想,轉頭就朝他撲了上來。

男人眼神泛散,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,低聲囈語,“心兒,我難受…”

話還冇說完,他意識消散,整個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,就這樣暈了過去。

夏安心摸著他的脈搏,心律及其混亂,體內有一股邪氣亂竄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她深呼吸一口氣,撈出手機給雲項城打了通電話,詢問慕北宸的病情。

雲項城隻說他排斥女人接近,並未出現狂躁的現象。

夏安心讓他趕緊回來一趟,慕北宸的情況有點奇怪。

陌陌的話:陌陌的新文《夫人她又在鬨離婚了》也在瘋讀連載中,小可愛們也可以去看看哦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