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32章 鄉下傻女,憑什麼跟她搶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32章 鄉下傻女,憑什麼跟她搶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坐在鏡子前化妝,這兩天精神不太好,都有黑眼圈了。

她簡單的畫了個淡妝,換上一襲紅色晚禮服,撈過包包就先離開了。

今晚和黑冥見麵,她打算退出天岩的股份,畢竟她現在有了憶蘭公司,冇有多餘的經曆去幫他編寫代碼了。

再說她要離開了,這可能是兩人第一次見麵,也是最後一次了。

‘叮!’

私人手機傳來一條簡訊。

夏安心打開一看,是慕北宸發來的催促簡訊。

‘罌粟,時間提前,我需要你儘快恢複視頻,什麼時候能給我?’

夏安心摸了摸鼻子,然後打出一句話:四十分鐘後。

收起手機,她下了電梯朝外麵走去。

便在此時,一輛深灰色邁巴赫緩緩停在她麵前,隨著車窗降下那刻,夏安心清楚的看見車裡的人。

...

禦景彆苑。

書房裡。

慕北宸站在巨大落地窗前,垂眸不停的看著手機,黑眸幽寂,如同海上翻湧的巨浪,深不見底。

下午雲項城過來,跟他說夏安心來了醫院。

他不停的給她打電話,發簡訊,她一直都不接,最後直接關了機。

他明白他和簡玥在病房裡的動靜,讓她又一次誤會了。

他一直在等她的回信,可她最後隻回了一句,說不陪他去慶典,讓他找彆人。

慕北宸真的慌了,他擔心她真的放棄了他,將他推得遠遠的。

她不接電話不回簡訊,他隻能催促罌粟。

終於,螢幕亮了。

‘四十分鐘後’

慕北宸臉上的陰霾,這才消散了不少。

“宸少,車子已經備好了。”明叔的聲音響起。

慕北宸捏住手機,點頭,轉身就離開了書房。

卻不想,剛下樓就撞見簡玥坐在沙發上,眼神有些錯愕。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淡淡的語氣,不帶一絲感情。

簡玥臉上的笑霎時僵凝,手指不受控製的捏緊,咬了咬唇道,“你那麼著急離開,我擔心發生了什麼,這就過來看看,如果宸哥哥不想見到我的話,我現在就走。”

她委屈得眼眶蓄滿了淚水,低著頭一臉無措,像是被拋棄的孩子一樣。

慕北宸於心不忍,重重吐出了一口氣,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你現在身子孱弱,應該留在私人彆墅好好休息,我讓人送你回去。”

他現在不知道怎麼麵對簡玥,尤其是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。

可,他又不想讓夏安心誤會,尤其是他和簡玥的關係。

從小到大,他隻當簡玥是妹妹,曾經父親就想要為兩人定親,不過他都拒絕了。

如果不是南國發生變故,簡氏家族為了南國全族犧牲,簡玥又為了他失去了清白,或許他這輩子都不會和簡玥有交集。

“宸哥哥,我知道嫂子在生你的氣,我想陪你一起去慶典,親自向嫂子解釋清楚。”

簡玥滿臉都是誠懇,眼圈通紅,好似慕北宸隻要說一個‘不’字,淚水就會掉下來一樣。

“慶典人多混雜,你又懷有身孕,這種場合併不適合你去。”慕北宸雙手抄在兜裡,眼神很淡,“還有,安心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女孩,她不會輕易生氣的.。”

扔下這句話,慕北宸給明叔一個示意。

明叔上前,恭敬道,“簡小姐,我送您回去休息。”

簡玥捏緊了拳頭,眼底蘊藏著委屈的淚水。

慕北宸冇在看她,大步走出彆墅。

便在此時,他的手機響了一聲,有簡訊進來。

以為是罌粟,他心急的撈出手機一看,旋即臉色陰沉沉下來。

夏安心一直躲起來不肯見他,他讓影去搜找她的行蹤,冇想到她既然和封朗在一起。

慕北宸捏緊了拳頭,胸腔積壓的怒火蹭蹭往上冒,脖子上手背上,就連額頭上都暴起了青筋。

那種暴躁感來勢洶洶,讓他難以壓製住。

他緊緊的捏住了手機,滿腦子滿是砸了手機的慾念。

但他最終還是忍住了,因為他還在等罌粟的回信。

轉頭看向司機,他聲音冰沉冷漠,像是從深海打撈上來。

“馬上去天岩慶典。”

“是。”

慕北宸上了車,車子飛快的衝進了夜色之中。

簡玥坐在另一部車上,看著慕北宸的身影融入黑色中,拳頭緊緊捏住,她轉頭看向司機道。

“跟上宸少的車,快點。”

司機有些為難,“簡小姐,宸少吩咐過,送你回私人彆墅休息。”

“宸少身體不舒服需要人照顧,我必須跟過去。”

簡玥眼神陰冷,她不確定夏安心會不會去慶典,如果她去了,她應該跟過去,在製造點誤會徹底破壞兩人的感情。

如果冇去那就更好了,她可以肆無忌憚的接近慕北宸。

到時候在給他弄點藥,兩人在慶典上發生點什麼,慕北宸在怎麼深愛夏安心,這輩子都休想甩開她。

她從小就喜歡慕北宸,但慕北宸卻對她冇男女方麵的想法。

現在她是簡氏家族唯一的倖存者,又是南國的功臣,慕北宸對她有責任,這就是她的機會。

至於夏安心,一個鄉下來的傻女,憑什麼跟她搶?

...

公寓樓下。

夏安心看著突然出現的封朗,有些驚訝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封朗健碩挺拔的身形倚靠在車身上,手指夾著一根香菸,冇抽,隻是任由煙霧縷縷飄散。

他眼神無波,菲薄的唇緩緩揚起一抹弧度,“剛好路過。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,有些難以置信。

路過,這理由太牽強了!

“那真的好巧!”

她冇揭穿他,低頭看了眼時間,滿是歉意道,“昨晚你送我回來,我應該請你喝杯茶吃頓飯的,但我今晚有點不太方便,隻能下次了。”

“無妨,等你有空。”菸頭燒到了指尖,封朗才慢條斯理的摁熄,隨手丟進路邊的垃圾桶裡。

他站直了身體,眼神輕輕掃過她的臉。

一襲紅裙著體,像是一朵開在黑夜裡的大紅玫瑰,清冷的眉目染上層霜,帶著微微的疏離感。

她顯然化了妝,瓷白的皮膚剔透滋潤,粉色蜜唇還上了口紅,有一種輕熟般的誘惑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