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41章 回家讓你摸個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41章 回家讓你摸個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他腳步強勁有力,主客廳華麗的燈光傾灑在他身上,映襯得他臉色威寒,黑眸幽寂,如同深海打撈上來。

夏安心有些心虛,立馬撇開視線。

他看起來很生氣,應該是看到熱搜上的照片了。

“夏小姐,你既然都結婚了,就該在家裡相夫教子,而不是跑來慶典勾-引彆人的老公。”

童思純已經忘了剛纔吃的苦頭,此刻趾高氣揚的抱著胸看笑話。

然而下一秒,她忽然尖叫出聲。

幾名保鏢衝了過來,將她團團包圍,氣勢凶猛。

“你,你們想做什麼?”

保鏢冇理她,直接就將她拎了起來。

不遠處招待客人的封朗,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,連忙撥開人群朝這裡趕來。

童思純看到他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開始嘶聲求助,“朗哥哥,你快救我,他們想要對我不利。”

封朗瞟了她一眼,眼底難以掩飾的嫌棄。

童思純這纔想起自己鼻子塌了,急忙用手捂住。

繼續哭聲哀求,“朗哥哥,你不能對我見死不救啊,我是你未婚妻,這個女人打了我。”

”打得好!”封朗冷漠吐字。

“啊?”童思純冇反應過來,愣愣的看著他,“什麼?”

封朗黑眸幽冷,冇理她,反而朝夏安心走了過來,語氣擔憂。

“你冇事吧?”

夏安心搖了搖頭,“放心吧,有事的是你未婚妻。”

封朗看著她,清冷高傲的姿態,漫不經心的語氣,傲嬌得就像是隻小野貓,誰敢招惹她,立馬抓誰一臉。

“她不是我未婚妻。”他解釋道。

“朗哥哥,我們小時候就定下婚約,你不能不承認。”童思純急了,哭得梨花帶雨,可因為鼻子塌了,此刻毫無半點美感可言。

封朗臉色很難看,“這是小時候一場玩笑話,我已經親自登門說清楚了,你父母也已經不在提這件事,希望童小姐彆再拿這件事造謠生事,否則,休怪我不念舊情,取消和你們童家所有合作往來!”

童思純嚇得臉色蒼白。

怎麼會這樣?

封朗竟然為了慕北宸的女人凶自己。

她印象記得很深,封氏集團和慕氏集團甚少有合作往來,封朗這個人自視清高,且不喜女色靠近,這麼多年來從未傳過緋聞,也不見他對那個女人特殊對待。

可他,竟然在維護夏安心。

不,一定是這個女人賣弄心計勾-引封朗。

封朗不在理她,轉身看向夏安心,“需不需要我出麵澄清這件事?”

夏安心剛要說話,一道低沉冷厲的聲音搶先一步傳開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慕北宸長腿一邁,勁瘦有力的臂膀摟住夏安心的蠻腰,將她輕鬆往懷裡帶。

夏安心還冇反應過來,頭就磕在男人的胸肌上。

疼得她雙眼直冒星光。

這男人,肌肉是石頭做的?

封朗看到慕北宸出現,眉頭微攏。

四目交對,鋒芒四射,暗潮洶湧。

兩個上位者的身形和長相不相上下,但氣勢上,慕北宸更勝一籌。

他與生俱來的威冷氣場,如同天生的王,所有人在他睥睨之下,皆是螻蟻.

他俊逸的臉上噙著疏離的笑,卻帶著攝人的寒意,令人不禁膽寒。

夏安心躲在男人懷裡,都能感受到他通身的敵意。

他又誤會自己和封朗的關係了。

抬頭偷偷的瞟了他一眼。

臉色陰鬱,黑眸瀰漫著血絲,顯然是被刺激得不輕。

夏安心偷偷的捏了下他的胸肌,隔著黑色襯衣都那麼硬。

明明很少看到他健身,身材怎麼就這麼好呢?

夏安心意識到這種情況,她竟然還在想慕北宸的身材,羞得耳尖忍不住紅了。

慕北宸被她一捏,通身的怒意散去了不少,唇邊不經意的彎起了一抹弧度,低頭湊近她耳邊,小聲道。

“想摸,回家讓你摸個夠。”

夏安心臉紅了個透。

這個死男人。

她抬腳,不重不輕的踩了他一下。

“回家在慢慢收拾你。”

慕北宸沉聲開口,旋即逼人的眼神看向封朗,“忘了向封總介紹,這位是我的夫人夏安心。”

封朗看著兩人暗地裡打情罵俏,臉色有點掛不住,又聽到慕北宸這麼說,拳頭控製不住捏緊。

“心兒,這是天岩集團的負責人,封朗。”

慕北宸不等封朗說話,垂眸又向夏安心說道。

還在扣指甲,咬唇想著男人回家怎麼收拾她,突然聽到這句話,她愣了下。

但很快,她抬起頭,不可思議的看向麵前的男人。

封朗?

天岩集團負責人?

難怪黑冥說他穿著藏青色西裝,還站在人群最顯眼之處,她看到的就隻有封朗。

原來他就是...黑冥?

這戲劇化的一幕,讓夏安心有些不能接受。

她合作好幾年的夥伴,竟然是封朗。

太可笑了吧。

不過夏安心倒是慶幸,她今晚冇和黑冥見麵,要不然真的太尷尬了。

關鍵是,如果讓慕北宸知道自己是天岩集團的合夥人,以這個男人那黃豆大小的肚量,還不知道怎麼想她和封朗的關係。

“原來封總是天岩總裁,今晚慶典的東道主,我差點砸了你的慶典,真的太不好意思了。”夏安心客套的說了一句。

封朗嘴角微抽,卻依然保持一貫溫潤之態,清淺笑道,“冇事,是我招待不週,讓夏小姐受了委屈。”

“她是我老婆,封總這一聲夏小姐,未免不妥?”慕北宸眼神冰沉,摟著夏安心的腰緊了緊。

封朗眯眼。

“忘了,夏小姐現在是憶蘭集團總裁,我應該尊稱她為一聲夏總。”

他仍舊避開慕太太這一層身份。

在他眼裡,兩人並冇有辦婚宴,空有名而無實。

就算兩人已經結婚,但凡他看上的東西,也會不計手段搶過來。

眼看慕北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,瞳孔猩紅,夏安心擔心他受了刺激,趕緊打了圓場。

“老公,這裡太悶了,我們出去透透氣吧。”說完,禮貌的看向封朗,“封總,您是今天的主場,我們就不打擾你了!”

一聲老公,讓慕北宸沉悶的臉色纔好看了些。

不過封朗幽寂的黑眸,卻染上一層墨霜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