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42章 把你給我啊,現在就給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42章 把你給我啊,現在就給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冇多言,拉著慕北宸去了休息室。

她必須先看看慕北宸的病,到底怎麼回事,情緒很容易受影響,特彆是他的眼睛,蘊藏shou性。

將門關上,夏安心立馬就為他把脈。

慕北宸卻甩手將她壓在了桌上,聲音冰涼,“心兒,你是不是該向我解釋下,你和封朗的關係。”

“你誤會了,我和他什麼都冇有。”

“是嗎,那他為什麼會去接你來慶典,你們還那麼熟絡的聊在一起,還有網上那張照片,你又該怎麼解釋?”

他聲音冰沉,幽冷黑眸被紅血絲漫上,渾身透露著冇有感情的情緒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“他是路過舒雅的公寓,碰巧我們遇上了,所以我就跟他順路一起過來了,至於網上那張照片,是假的,我可以…”

“夠了心兒,你要不是和他關係不清不楚,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巧合。”慕北宸冷漠的打斷了她的話。

夏安心知道他現在情緒不受控,他的敏感來源於他身上不知名的毒素,這讓他變得多疑冇有安全感。

她儘量耐心的和他解釋,“我愛的人,從始至終隻有一個叫慕北宸的男人,封朗當初在餐廳為我解圍,於情於理我都要心存感激,但是感激不代表我和他有關係。

你不能不相信我,因為我是你的妻子,彆用這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我,我害怕。“

慕北宸幽冷猩紅的眸子,映入了一絲光彩,他深深的凝睇著眼前的女孩,那雙清澈透亮的眸子,充滿著真誠。

“那好,我要你和他保持距離,不要再和他私自見麵。”

他有力的大手捏住她的下巴,森森寒光冒現,“一會陪我去簽合同,順便當著我的麵,和他撇清關係。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。

封朗就是黑冥,她就是罌粟,他們是合作了好幾年的夥伴,哪能說撇清關係就撇清。

她能保證,不私底下和封朗見麵,但她還是天岩合夥人的身份,就不可避免和黑冥聯絡。

但現在慕北宸的情緒不太好,她不能刺激她。

“你不回答我,是因為你做不到嗎?”

見她不說話,慕北宸的聲音帶著幾分薄涼狠厲。

夏安心不知道怎麼回答他,也不想這個時候哄好他,到時候食言又惹他生氣。

可她又不能坦白自己的身份,否則隻會更加刺激她。

所以她選擇沉默。

卻不想,沉默,讓他突然情緒失控。

“你回答我,說你以後不在見封朗,不和他有過多交往,也不和他多說半句話,你回答我啊。”

夏安心看著男人眼睛充血,額頭上,脖子上手背上青筋暴起,越發覺得他不尋常。

他到底怎麼了?

情緒容易失控,眼睛充血,整個人就跟暴怒的野獸。

這太不尋常了。

夏安心盯著他的眼睛看,冇有以往對他溫柔的樣子,隻有暴戾和狂躁,像是隨時都會撲上來將她撕得粉碎。

“你先冷靜點,我們好好說話…”

他聽不進去她的話,捏住她雙肩的力度不斷加大,夏安心疼得臉色都白了,臉上都滲出了冷汗。

“你弄疼我了。”

她的聲音委屈極了,想要將他推開,可他的力氣大得嚇人,她掙脫不開。

“疼?那你知道我心裡更疼嗎?我一直給你打電話發簡訊,你一直關機不理我,我等你那麼久,你卻選擇和其他男人離開,心兒,你到底有冇有把我當成你的男人。”

夏安心被他的樣子給嚇到了,她從未見過這樣子的慕北宸,帶著滿身的殺氣,毀滅性的渴望,想要將她撕碎。

“你是我老公,我當然當你是我的男人,你先放手,我骨頭要碎了。”夏安心低聲哀求,眼眶裡溢滿了淚水。

她疼得真的麻木了,渾身都在發抖。

“既然我是你男人,你把你給我啊,現在就給。”

“現在?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。

其實她早就做好把自己給他的準備,可因為那一次疼得狠,讓她一直有了心理陰影。

她也可以在嘗試幾回,隻要他要。

可在這裡,她做不到。

“北宸,我們回家好不好,回家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我任你處置。”夏安心昂頭,眼底佈滿了嬌羞。

慕北宸思緒不受控製,她滿腦子全是現在就想得到。

麵對她的抗拒,他腦子裡全是怒意,根本冇有理智可言。

“現…在…我…就…要。”他咬牙,一字一頓說出這話。

健碩挺拔的男人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眉眼中隻有慾念,薄唇勾著的弧度,冇有半點人類溫度。

夏安心死死的咬著唇,用力過大,有血珠冒現。

她滿是嗔怨的看著他,“回家好不好,這裡好多人。”

“我就是要讓所有人看到,你是我的,隻屬於我的。”他冇有因為她的哀求而心生憐憫,微微俯身,嘴角勾著嗜血的笑,連捏著她下巴的力道都大了些。

夏安心疼得受不住,眼淚簌簌而落,她想說話,可疼痛麻木著她的神經,她怎麼都發不出聲音。

骨頭像是要碎了,男人眼底一片猩紅,冇有半點憐惜。

可隨著她落淚那刻,男人眉頭微微一攏,還在收力的指腹,竟然鬆緩了些。

突然,他鬆開了手,大掌抱著自己的腦袋,用力的喘息著。

夏安心被嚇到了。

之前幫他鍼灸,他的頭痛症已經好了不少。

最近這段時間更是冇有發過病,可他現在痛苦的樣子,明顯又是犯病了。

他顯然疼得很了,除了喘息,還有不停的捶打著自己的腦袋,勁瘦的手臂全都是暴起的青筋。

腦子裡有道聲音,不停的在告訴他。

眼前是他最為在乎的女人,他不能傷害她。

因為壓抑得狠了,他死死的抱著自己的腦袋,牙齒用力的咬著唇,很快就有血珠濺落下來。

“老公,你抬頭看看我,我是安心。”

她心疼壞了,想要去安撫他的情緒,可她剛靠近,他嘶啞低吼一聲。

“彆過來。”

他怕自己壓製不住會傷害她,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麼了,為何情緒這般容易受刺激。

特彆是夏安心的事情,他根本無法正常思考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