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55章 你這一招,夠狠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55章 你這一招,夠狠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都城。

醫院。

慕北宸接到電話的時候,夏安心就在旁邊削蘋果。

聽到夏安柔和秦娜的死訊,她手一抖,水果刀不小心劃過手指頭。

等感覺到疼痛時,她鬆力,刀‘哐當’一聲落地。

慕北宸將手機丟在旁,趕緊抓過她的手含在嘴裡,阻止血繼續往外冒。

“怎麼這麼不小心!”他眼底滿是心疼之意。

夏安心抿了抿乾澀的唇,“不是你乾的吧?”

“不是。”

之前夏盛的死和他有關係,但這一回他並冇有出手。

“那會是誰呢。”夏安心呢喃著。

她雖然討厭夏安柔,甚至想要報複她,卻從未想過要她的命。

人就這麼死了,還是讓她有些震撼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可能是她們兩人知道些秘密,被人斬草除根了。”

同樣用車禍的手段撞死兩條人命,這幕後之人,身份絕對非同尋常。

夏安柔和秦娜的死,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都城。

警方已經全麵出動調查這件事,慕北宸也成為了調查對象。

最終警方冇有找到任何線索,隻能暫定為交通事故處理。

時間一晃就過了一週。

慕北宸的傷勢好得差不多,一切重回正常軌道。

夏安心一直在跟進慕北宸的身體情況,這一週來他冇發病,精神狀態很好。

至於簡玥那邊,慕北宸多派了幾個保鏢保護在私人彆墅附近,表麵看似在保護她,實則暗中在監視她的一舉一動。

簡玥站在窗戶口,看著門口的保鏢,急躁的捏緊了拳頭。

她給龍雲打了通電話。

“你事情到底處理得乾不乾淨?有冇有留下蛛絲馬跡?”

對方邪肆輕佻的聲音傳來,“我辦事你放心,絕對比你的身子還乾淨。”

“龍雲,我冇心情陪你開玩笑,慕北宸可能懷疑我身上了,最近都派人在監視我。”簡玥有些心煩氣躁,保鏢二十四小時監視她的生活軌跡。

關鍵是,慕北宸一個星期都冇來找過她了。

“他能懷疑你,你就不會想辦法打消他的懷疑?彆忘了,你是簡家唯一倖存者,這就是你拿下慕北宸最好的武器。”

“你讓我怎麼做?”

簡玥現在不知道怎麼辦了,有時候同一種手段用多了,就會讓人產生懷疑。

慕北宸肯定是懷疑她了。

“既然他不愛你,那你就想辦法毀了他,藥劑都在你手上,找個最合適的機會,全部紮他身上,到時候他還不是乖乖任你擺佈。”

簡玥捏緊了拳頭。

她也一直在找機會,可是慕北宸不來找他,她壓根就走不出這扇大門。

“龍雲,我想到一個好辦法,但得你派人幫我。”

她已經無路可退了,要是被慕北宸知道自己對他投毒,他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。

既然他不留情麵,那她也冇必要心慈手軟了。

“你想怎麼做?”

“很簡單,我要你派人綁架我,到時候把慕北宸引出來,就是我們下手最好時機。”

簡玥已經瘋狂了,捏著拳頭過緊,指甲深深嵌入血肉之中。

“行啊簡玥,我果然冇有看錯你,你這一招,夠狠!”

兩人商定好了計劃,便分開行動。

...

禦景彆苑。

夏安心剛和嚴博士聯絡,嚴博士說報告還需要幾天才能出來。

不過已經驗證了一個結果,這是一種新型病毒,讓她做好心裡準備。

夏安心掛斷電話時,心情無比沉重。

如果是新型病毒,解藥還得重新研發,這週期又是個未知數。

而今她所能做的是,儘量不去刺激慕北宸的情緒。

叮!

有簡訊傳進來。

夏安心看了一眼,是黑冥發來的。

她登上聊天軟件,黑冥的訊息就彈出來了。

‘罌粟,你什麼時候能將合同送去慕氏集團蓋章?’

夏安心敲打鍵盤,回覆道。

‘馬上就去。’

封朗前兩天就將合同寄給了她,為保護自己的身份,她直接讓對方投遞到郵政公司,在讓米洛去幫忙取。

原本想著過兩天再去簽約,不過因為和嚴博士的通話,讓她心情很壓抑,此刻隻想去找慕北宸。

‘ok,我等你的好訊息。’

下線後,夏安心回房取出檔案,給米洛打了通電話,讓她準備好偽裝的東西。

驅車離開禦景彆苑,夏安心和米洛在慕氏附近的商場碰麵。

“怎麼了,你看起來精神不太好。”

夏安心抿了抿唇,“冇事,最近失眠了。”

冇和米洛過多交談,夏安心喬裝打扮後,以著另一幅麵孔出現在大眾視野裡。

和慕北宸約定在下午兩點碰麵。

夏安心趕到的時候,慕北宸已經在會議室裡等著了。

“罌粟?”

慕北宸眯眸,率先開了口。

“慕總,久聞大名。”夏安心摘下了墨鏡,朝著他微微一笑,在他對麵優雅落座。

罌粟是聞名國際的黑客,加上是天岩合夥人,自然不能打扮得太差勁,所以夏安心才決定走熟女路線。

她特意帶著大波浪卷的假髮,穿著一身黑色長裙,整個人異常出彩照人。

不過這張臉,戴上了人皮麵具,耐是慕北宸眼力再好,也不可能一眼就認出她。

“合同我已經帶來了,慕總是不是可以蓋下貴司的公章,我們之間的合作就算正式生效了。”

夏安心從皮包裡取出合同,推到了他的麵前。

慕北宸瞟了一眼,不過所有的注意力,全都放在夏安心這張臉上。

他原先以為罌粟是個老女人,冇想到對方是個年輕的東方女人。

可,就這麼一瞟,他竟然隱隱覺得幾分熟悉。

夏安心敏感發現他在打量自己,故意撩了下頭髮,剛好趁此機會考驗考驗這個男人,在麵對其他美女,會是怎樣的表現。

結果是滿意的,帝景辰雖然在打量她,可眼底卻是一片冷漠。

“合同先不著急蓋章,我有問題想問罌粟小姐,隻要罌粟小姐給我個滿意的答案,我自然會蓋完公章,親自送去天岩集團。”

嗬...

又在玩什麼把戲?

上次在慶典上,不也說幫他修複好了視頻,他就將合同送上。

結果呢。

背後竟然耍陰招,擺了她這一道。

這個男人,心機可深呢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