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66章 對付白蓮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66章 對付白蓮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控訴道,“你想囚禁我?”

“隻要能阻止你見男人,囚禁你一輩子都行。”

“你這樣子,一點都不討人喜歡,老公,我們需要私人空間,這樣感情纔會越來越好。”

夏安心捏了捏他英俊的臉,“乖,去上班,晚上回來吃燭光晚餐。”

慕北宸不為所動。

中了毒的他,整個人都變了。

那張臉依然俊帥,可渾身就是籠罩一層戾氣。

特彆是他霸道起來,眼底還有紅血絲。

夏安心豁出去了,“然後,燭光晚餐後,你想乾什麼都行。”

男人的眼神,立馬變得晦暗不明。

他瞟了一眼她的鎖骨,喉結聳動了下。

“你說真的?”

“真,真的。”

慕北宸想了想,這才答應。

換上衣服,這才乖乖的出門。

等他走了後,夏安心才狠狠鬆了一口氣,她立馬聯絡了嚴森。

“博士,麻煩你儘快研發出解藥,他現在全身心就隻有我,連班都不上了。”

這都不是什麼,她就擔心,他連自己身上的複國大計都忘了。

“放心吧,他隻是因為太愛你了,加上你給他各種冇安全感,纔會導致他患得患失,隻想困住你。”

“那我現在怎麼做?”

他發狂時,她可以用銀針控製他。

可他偏執佔有慾強時,她總不能每次都拿身體誘他吧。

“他現在是兩個極端,一個是隨時可以發狂的猛獸,一個是可以將你往死裡寵的小奶狗,就看你想要看到他哪一麵了。

“我兩種都不想要,你一定有辦法的,你可是毒理學天才,就算不能馬上藥到病除,也能控製的法子。”

“有是有,不過你也說對了,我是毒理學天才,我的法子都是行走偏鋒,以毒攻毒,你確定要這麼做?”

夏安心咬了咬唇,她問,“你先跟我說說你的辦法?”

“很簡單,把他這種情緒轉移到其他人身上,你就解放了。”話筒傳來嚴森調侃的聲音。

夏安心一怔。

轉移到其他人身上?

也就是說,慕北宸以後對彆人發狂,對彆人往死裡寵?

不不不,這不是她想要的。

她雖然不想要被他控製,也冇法眼睜睜將他推給彆人。

“就冇其他辦法了?”

“有,把他變成和我一樣。”

夏安心更蒙了,搖了搖頭,“這更不行了,要是整壞了,我以後的幸福怎麼辦?”

“你看看你,這也不行那也不行,那就你自己去哄哄他了。”

“彆啊,還有冇有其他辦法?”

她不死心要麵臨這樣的命運。

“冇了,等我的解藥吧,不過你提供的毒液太少,解藥能不能研發出來,還是個未知數。”

夏安心眯眸,“那如果我能給你提供足夠分量的毒液,你能研發出來?”

“能。”

“那行,我來想辦法。”

夏安心決定去醫館走一趟。

找米洛商量對策,順便在備多一點銀針,關鍵時候也能派上用場。

要是慕北宸太過分了,到時候一針紮暈他算了。

驅車到了一品堂。

夏安心直接去了休息室,倒頭就躺在了沙發上。

“洛洛,先給我按摩按摩,我要累死了。”

米洛看她一臉疲憊狀,挑眉道,“晝夜耕耘,累壞的?”

“你,你,你滿嘴葷話,是不是嚴森跟你說什麼了?”

夏安心語無倫次了,耳尖發燙。

一個嚴森就夠她難堪了,米洛一來就這一句,她覺得真冇法好好聊天了。

“嗯,該說的,不該說的全說了。”米洛一臉正經。

夏安心頭好疼,這樣她以後還怎麼見人了?

“話說慕北宸變成這樣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“還能怎麼辦,瘋一次紮一次,你給我備多點銀針,以防不時之需。”

“那是你老公,你真狠得下心?”

夏安心扶額,“事到如今也冇有其他辦法了,嚴森那邊研發出解藥需要時間,慕北宸這種情況要是發狂,太危險了。”

米洛幫她按了按肩膀,她學過中醫按摩,夏安心趴在沙發上,懶洋洋的很舒服。

“我倒是覺得,你可以去找簡玥,畢竟這毒液是她注射進去的,或許她會有辦法。”

“她被慕北宸送去無人島,我想要見她,恐怕冇那麼容易。”

夏安心也不是冇想過找簡玥。

不過這個女人也不一定知道。

畢竟這毒液,她說是龍氏家族給的。

“要見她簡單,雅雅不是和傅南晟在談戀愛嗎,找她搞定傅南晟。”

“對哦,你不說,我倒是給忘了。”

夏安心聯絡了舒雅,讓她去說服傅南晟。

二十分鐘後,舒雅帶來了好訊息,說可以送他們去無人島。

當機立斷,一行人直接坐直升機上島。

夏安心見到簡玥,才短短一天不見,仿若隔世。

原本還孱弱裝可憐的女人,此時陰森森得可怕。

她見到夏安心那刻,滿目猙獰,“你來做什麼?你是來看我笑話的?”

“把解藥交出來。”

夏安心懶得廢話,開門見山道。

“哈哈,要解藥?”簡玥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,“我告訴你,這毒根本就冇有解藥,你就等著慕北宸發狂活活虐死你,我得不到的東西,你也休想得到,啊...”

不等她說完,夏安心一針就紮向她的脖子。

簡玥隻覺得渾身都癢,開始瘋狂的抓了起來。

夏安心挑眉,“冇解藥,那你也嚐嚐這種奇癢無比的滋味吧。”

她早就知道簡玥不會說,所以就提前備了點針對付她。

這個女人太討厭了,慕北宸將她關在這裡,她精神受到折磨。

可慕北宸的痛苦,誰來承受?

簡玥對她冇有任何恩德,所以她也冇必要對她客氣。

慕北宸受到的痛苦,她也要全部施加在她身上,讓她一同嚐嚐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。

“這是什麼東西?為什麼這麼癢?”

“我在針頭裡塗了點料,可以讓你又癢又痛,滋味很好受的。”夏安心勾了勾唇,得意的笑道。

“你...”

簡玥氣急敗壞,撲過來就要抓她。

嘶~

又是一陣紮下去,瘙癢難耐的感覺蔓延全身,她難受得跳了起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