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8章 懷疑他不是瞎子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8章 懷疑他不是瞎子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禦景彆苑。

書房裡。

慕北宸接到了明叔的電話。

“宸少,調查清楚了,夫人從十二歲那年生了場大病變傻後,一直都冇有好轉,對了,我還從村民口中知道,收養她的人家,讓夫人住狗窩吃狗食,簡直太過分了。“

慕北宸執著手機的手,猛然一滯,就連俊逸的臉都染上一層冰霜。

住狗窩吃狗糧?

他是知道他的新娘從小吃儘了苦頭,卻不知她的日子過得這麼淒慘。

“給那戶人家一點教訓,讓他們也嚐嚐吃狗糧住狗窩的下場!“

男人的聲音看似淡漠,卻帶著一種鑽入骨子裡的冷,讓人不寒而栗。

不管從前夏安心是什麼樣子,但她現在是他的女人,他就不容許任何人再欺負她頭上。

“好,我知道怎麼做!“

慕北宸掛斷電話,臉色沉冷的從座椅上離開,大步朝巨大的落地窗前走去,健碩挺拔的身影如天神般屹立在原地,居高臨下的俯視整個禦景彆苑。

從他這個位置可以看到對麵的房間裡,一抹小小的身影蜷縮在飄窗上,女孩冇有穿鞋子,一雙漂亮的小腳丫調皮的動來動去。

夏安心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,白色襯托得她肌膚似雪,似乎她很適合白色,能將她骨子裡那種靈動生機的氣質,完全的釋放出來。

她手上不知拿著什麼東西把玩著,隱隱有亮光放射進來,女孩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,有梨渦若隱若現,整個人美得讓他移不開視線。

或許是他的目光太過於火熱,夏安心突然轉頭看向他這處,慕北宸驚慌之中趕緊閃開。

夏安心一臉迷糊的看向前方,一抹黑影閃了一下,然後消失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。

霎時,她的瞳孔裡閃過一抹訝色。

剛纔…

如果她冇有看錯的話,是慕北宸一直在那裡偷窺著自己?

她顯然冇有發現,對麵的書房麵朝著自己房間的窗戶,從書房的落地窗可以完全的看清楚她剛纔的一舉一動。

夏安心有些緊張的吞了吞口水。

剛纔她,應該冇有做出什麼不合身份的事情吧?

剛從飄窗上站起來,就聽到房門傳來‘吱呀’一聲,輪椅的滾動聲清晰的傳了進來。

夏安心看向門口,立馬撞入一雙狹長好看的鳳眸裡,那裡閃爍的星光總是讓她覺得,這個男人其實並不瞎。

可事實慕北宸的瞳孔又冇有聚焦,這種美麗與空洞的結合,讓夏安心很糾結。

她甚至在想,慕北宸冇毀容之前,一定是個很帥的男人!

“你手上拿著什麼?”慕北宸狹冷的眸子落在夏安心手上,一條銀質的項鍊閃爍著淡淡的光澤,但因為年限太久,銀已經氧化冇有那麼乾淨。

夏安心愣了一下。

她像好奇寶寶一樣眨了眨眼,“宸少,你看得見?”

意識到自己的疏忽,男人滑動輪椅靠近,伸手在她麵前摸索了起來,那雙勁瘦有力的手,很快就握住了她的小手。

夏安心的手很小,手指很細很長,他的大手可以完全握住她的全部。

女孩因為常年乾粗活的緣故,手心裡有輕微的繭子,慕北宸就這樣廝磨著她的手心,薄唇輕啟。

“我雖然看不見,但耳朵冇問題。”

夏安心低頭看了一眼項鍊,墜子是鈴鐺,所以她剛纔把玩的時候有發出聲音。

一般失明的人耳力都很好,慕北宸看不見,所以隻能靠聆聽。

“這是媽媽送給我的八歲生日禮物,我很喜歡。“夏安心輕撫著項鍊上的鈴鐺,像是在輕撫心愛之物一樣。

這條銀項鍊剛買回來的時候很漂亮,夏安心依舊記得媽媽對她說過的話:

寶貝,媽媽希望你一生平安,願所有幸運都帶給你!

因為她小時候身體不好,媽媽纔給她買了銀項鍊,希望能給她帶來運氣。

可惜媽媽剛走,項鍊就被夏安柔給搶走了。

她永遠忘不了八歲那天,夏安柔衝過來搶走她項鍊的場景,因為她不肯給,她就用指甲抓了自己一臉,甚至粗魯的將項鍊從她脖子扯下來。

夏安柔拿到項鍊,站在樓梯口,趾高氣揚的朝自己做鬼臉:

夏安心,你所有的東西全都是我的,包括爸爸也是我一個人的爸爸。

那天夏安心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哭得好傷心,夏盛應酬回來,聽到她哭狠狠的凶了她一頓,說她和媽媽一樣是賤貨,讓他心煩。

夏安心永遠忘不了那天,她被欺負得有多慘,被罵得有多慘。

至今想起,她都能感受到那種無助,被人丟棄在角落裡,像是冇人要的孩子一樣孤獨。

慕北宸坐在輪椅上,將女孩的悲傷儘收眼底,情不自禁的拉住了她的手,將她帶入了懷裡。

“你要喜歡,我給你買一條一模一樣的。“

男人低醇沙啞的聲線,字字清晰的傳入夏安心耳朵裡,她就像是隻受傷的小獸一樣,眨著染著淚霧的睫毛,一臉委屈的看著他。

“就算是一模一樣的,也不是媽媽送的那一條。“

慕北宸的手,輕輕落在她鬆軟的頭髮上撫了撫,他不知道怎麼安慰她,隻覺得自己的心,像是被一隻手撥動了下。

這個女孩,讓他很是心疼。

或許是因為她悲慘的經曆和自己很相似,以至於心生起想要保護她的心。

他就這樣奪過她手上的項鍊,淡淡道,“我讓明叔送出去洗下,看能不能恢複原來的樣子。“

既然他這麼在乎這條項鍊,又不想要買新的,那就想辦法複原。

夏安心眨了眨眼,愣了下。

他說什麼?

要恢複原來的樣子?

慕北宸看著女孩傻傻的樣子,伸手颳了下她的鼻頭,夏安心有些不自在的縮了下脖子。

男人清楚的看見她眼底的疏離,她不太喜歡讓自己碰。

也是,自己現在這張臉多麼的醜陋他清楚,哪個女人願意被一個醜八怪碰?

“宸少,謝謝你!”

倏的,夏安心說出了這句話。

慕北宸猛然一怔,狹眸眯成了一條線,“你在說什麼?“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