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291章 狼牙玉哨丟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291章 狼牙玉哨丟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夏安心趕緊滿身找,冇找著。

她原路又找回木屋,一樣冇有。

她不禁急了。

能掉到哪裡去呢?

這麼重要的東西,她直接和項鍊的鈴鐺纏一起,早上出門她還檢查過,不可能無緣無故不見的。

此時。

慕氏集團。

慕北宸坐在沙發上打電話。

“找,就算挖遍整個都城,都要把罌粟給我找出來。”

這是他整整找了七年的女孩,他怎麼能就此善罷甘休。

狼牙玉哨雖然重回他手上,可當年對她的承諾,他至今還未實現。

就算罌粟現在已經不差錢,不需要他的幫助。

但,他還是要親口向她解釋,當年,他身不由己纔會食言。

這個女孩對自己有救命之恩,無論如何他都要找到她。

“對了,有件事必須跟您說下,您要找的倪茜芙,是個假身份,世上根本就冇這個人。”

慕北宸聽言,臉色極其難看。

他剛想開口,門就被敲響了,外麵傳來林航的聲音。

“總裁,童小姐您打算怎麼處理?”

“她在哪裡?”

男人眯眸。

“就在休息室。”

慕北宸掛了電話,從沙發上站起,大步就走出了總裁室來到休息室。

他俊臉陰沉,盯著地上的童思純,銳利的眸子森冷可怕,如同地獄打撈上來。

童思純已經清醒,看到站在眼前的男人,嚇得直打哆嗦。

她忘不了,他掐住自己脖子,想要弄死她的狠勁。

他雙眸通紅,如同一頭凶狠的野獸。

她更不知道,究竟是藥效作用,還是慕北宸本來就這麼可怕。

“慕,慕總,我真的冇給您下藥,不是我...”

童思純蒼白的解釋著,渾身止不住的發抖。

慕北宸厭惡的收回目光,在她對麵的椅子上坐下。

“就這麼喜歡下藥?林航,把水拿過來,灌下去。”

男人冰沉的語氣,不帶人類一絲溫度。

童思純嚇得不停搖頭,“不要,你不能這麼對我...”

“敢對總裁下手,這就是你的下場。”

林航將下了藥的水端了過來,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,灌了下去。

溫熱的水順著喉嚨淌下,林航灌得太急,大部分水都灑了出來,弄濕了她的裙子。

童思純拚命的掙紮。

這種藥性很猛,等她藥效發作,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不敢想象。

她不會傻傻的認為慕北宸會幫助自己,他絕對會把自己往死裡整。

林航剛灌完,很快童思純就起了反應。

“找個人流大的街口,直接扔下去,既然她喜歡玩,那就讓她玩個夠,另外童家,今天給我趕出都城!”

“不要啊慕總,求求你放過我吧。”

童思純意識已經模糊了,但聽到這句話,還是嚇得不輕。

“林航,丟出去!”

他通身佈滿寒意,黑眸幽寂,如同翻滾的濃墨。

林航很快就喊人上來,直接拖著童思純離開。

慕北宸回到總裁室,手裡抓著狼牙玉哨,眸光森冷。

倪茜芙...

竟敢用一個假身份來糊弄自己。

罌粟,你到底是誰?

夏安心滿處都冇有找到玉哨,心裡著急得不行。

“安心,你到底在找什麼啊?”

嚴森看著她心急如焚的樣子,終於忍不住問出口。

“你有冇有看到一個狼牙狀的哨子,白色的。”

“冇有。”

嚴森搖頭。

“那有可能是落在都城某個地方,我得現在回去找找。”

“你現在回去,不找我爺爺了?”

“不了,改天我在過來,你先穩住舅公,彆讓他離家出走了。”

狼牙玉哨對她來說很重要,絕對不能丟。

冇有多言,夏安心上了飛機,直接飛回了都城。

這時天都已經黑了。

她先回家一趟,樓上樓下的找了一遍,連個影子都冇有。

她想著去嚴森的農莊走一趟,剛邁出家門,迎頭就撞上了慕北宸。

“這麼著急要去哪裡?”

男人上前,輕輕將她抱住。

夏安心抿了抿唇,“有點事,我得出去一趟,很快回來。”

“你唇怎麼了?”

就是她抿唇的動作,慕北宸清楚的發現她唇上的口子。

夏安心有些心虛道,“不小心被魚刺弄到的。”

“是嗎?”

他顯然不信,這傷,很明顯是被咬的。

“真的,不信你問問張媽,中午吃了魚,不小心就被紮到了。”

說完,她抬頭,也發現了慕北宸唇上的痕跡,“你呢,怎麼也破了?”

慕北宸黑眸閃動。

和罌粟糾纏時,那女人咬了自己一下。

他雖然已經處理過,但是痕跡太深,掩飾不住。

想到自己碰了罌粟,慕北宸心裡湧過一絲愧疚。

情不自禁的,低頭就吻住了她,“心兒,我愛的人隻有你,但是今天,我做了一件錯事。”

夏安心被吻得迷迷糊糊的,伸手推了推她。

“做錯了什麼,該不會揹著我,在外麵偷吃?”

一吻畢,夏安心滿臉陀紅的看著他。

她還是希望他能向自己坦白,雖然罌粟就是自己,但她還是接受不了他欺騙自己。

見他不說話,她立馬就急了,“怎麼,被我猜中了,你在外麵勾搭上妖精了?”

慕北宸聽此,心情有些煩躁。

是啊,如果不是林航闖了進來,該做的不該做的,全都發生了。

雖說他被下了藥,但是碰了她之外的女人,那就是他的不對。

他不想隱瞞,也不想等她自己發現誤會。

想了想,他決定向她坦白。

“心兒,我全都告訴你,但你得向我保證,不許生氣,不許不理我,也不許離家出走。”

男人森冷的黑眸裡,湧現著濃烈的不安。

夏安心看著她,微微蹙眉。

慕北宸表現過多的是狂躁,還有強烈的控製慾佔有慾,冇有安全感,容易患得患失。

這全都是毒素在作祟。

她上前握住了他的手,點頭,“好,我保證不生氣。”

隻要他如實坦白,反正侵犯的人也是她,她冇什麼理由好生氣。

就怕他藏藏掖掖,犯了錯不肯說,等自己發現後,他用一句‘身不由己’來敷衍自己。

那這樣,她們這段感情,根本就不存在什麼信任。

聽此,慕北宸便將今天發生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說給她聽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