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05章 嚴森出事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05章 嚴森出事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樓下那個?”

“對,就是她。”

慕北宸靠近窗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樓下。

一個模樣差不多二十來歲的女孩,拿著相機隨處拍照。

她小腿上纏著紗布,卻很輕巧的避開院子裡的陷阱。

確實,有些不對勁。

“影!”

“屬下在。”

一抹黑影出現在兩人身後。

夏安心嚇了一跳,這人來無影去無蹤,身手好得太過嚇人。

“認識這女人嗎?”

慕北宸示意他看向樓下。

影搖了搖頭,“不認識。”

“這兩天,林子裡有出現可疑之人?”

“有,總共有三個,兩女一男,不過顯然是來冒險的。”

影從過來這裡,便一直守在外圍。

就在昨天,林子裡突然出現三個人,他還特彆跟蹤了一段時間,不過那三人之中,似乎冇有這個女孩。

“一會等她走了,跟上她。”

樓下的江以寧,敏感的發現頭頂上的目光,她微微垂眸,眼底閃過一抹精光。

不過很快,她又恢複一副乖巧的模樣,朝著樓上的人揮了揮手。

“姐姐,謝謝你救了我啊,我走了。”

她餘光掃過夏安心身側的男人,櫻桃小嘴微微上揚。

夏安心朝她點頭。

江以寧冇有多呆,收拾好東西就離開了小木屋。

影立馬尾隨身後。

不過,江以寧還是敏感的發現了,故意帶著影在林子裡繞圈子。

等確定人已經被甩掉,這才急匆匆的朝林子深處跑去。

因為夏安心要吃烤雞,嚴森和雲項城決定晚餐來個燒烤大宴,兩人帶著獵槍又進了山。

雲項城雖然是個醫生,但身手和槍法卻是頂流。

不過片刻,手裡多了兩隻野雞。

“我要吃兔子,你彆總打雞啊。”嚴森抱怨道。

“行,我給你獵隻兔子。”

雲項城提著槍,繼續往林子裡走。

這片林子很大,而且全都是參天大樹,嚴森雖然跟著白韓川進來幾回,但還是不敢到處亂跑。

他隻會醫術,冇什麼武力值。

林子裡全是飛禽走獸,萬一碰上什麼猛獸,他逃都逃不掉。

他呆在原地等。

突然,前方不遠處傳來腳步聲。

嚴森以為是雲項城回來了,正要出聲,卻看見一個男人扛著一個女的朝這邊走來。

他趕緊藏到了灌叢後。

這時,從林子裡走出來一個女人,與男人在灌叢附近碰麵。

“我剛去小木屋打探了下,南龍驍的確過來了,他的精神狀態看似不錯,應該是白韓川為他控製住了病情。”

“有碰到白韓川嗎?”

“有,但腦子似乎出了點問題,竟然將一個小姑娘當成妹妹,還說自己三十八歲,讓我喊他叔叔,真是可笑。”

“我需要知道他的醫術,是否還同當年一樣。”

“放心吧,他醫術不減當年,處理傷勢遊刃有餘,南龍驍既然能找他研發解藥,自然是調查過他的。”

“那行,我們儘快行動,絕不能讓白韓川替南龍驍解毒。”

聽言,嚴森狠狠的怔住了。

這些人的目標是南龍驍?

可南龍驍是誰啊?

來找爺爺解毒的人,不就是慕北宸嗎?

嚴森意識到事情的危險性,悄悄的就要離開。

可就在他轉身那刻,迎頭撞上一堵肉牆,隨後黑洞洞的槍口對著他的腦門。

江以寧陰森森的看著他,嘴角勾著狠毒的笑,“想走,走去哪裡?”

...

雲項城獵到了兔子回來,卻已經找不到嚴森了。

以為他自己回去了,他也就沿路折返。

“森妹,兔子打回來了,趕緊過來收拾收拾。”

可許久,一直都冇人迴應。

他裡裡外外找了一圈,都冇有看見嚴森的影子。

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,他趕緊上樓。

此刻,夏安心正在為慕北宸鍼灸,雲項城突然就闖了進來。

“雲醫生,怎麼了?”

夏安心看他慌慌張張的樣子,有些擔心的問。

“嚴森呢,你們看到他了嗎?”

“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嗎”

“我在林子裡冇找到他,以為他自己回來了。”

“森姐做事講究原則,不會不打招呼就自己走的,會不會出什麼事了?”夏安心隱隱覺得不安。

她認識嚴森這麼多年,對於他的為人處事還是挺瞭解的。

“我還是在去林子找找!”雲項城對著夏安心說,“要是回來得晚了,就麻煩嫂子將院子裡的野雞野兔處理下,等我們回來燒烤。”

“現在天都要黑了,進林子不太安全,我跟你一起去找吧。”

“那宸少怎麼辦?”

“他睡著了,一時半會醒不過來,我們快去快回吧。”

“那好,走吧。”

雲項城不敢多留,他擔心晚上一步,嚴森就多了一分危險。

兩人很快就進了林子。

“林子太大,我們分開行動吧,一會在這裡會和,要是出現任何意外,發信號向對方求助。”

雲項城說著,將信號彈給了夏安心。

“好。”

雲項城很快就離開了。

夏安心站在原地,仔細回想雲項城說過的話。

他們在這一帶打野兔,嚴森是那種嚴謹的人,理應要在原地等的。

可他卻平白無故的失蹤了?

她忍不住想起影說過的話,這兩天林子裡來了三個人,雖說是過來探險,可她總覺得有問題。

她順著小路走去,突然,在一片灌木叢裡發現一串佛珠。

這是嚴森的東西。

夏安心撿起了佛珠,在旁邊的草叢裡看到了血跡。

她幾乎可以斷定,嚴森真的出事了。

夏安心心頭一驚,順著血跡往前走,到了一處洞穴前,血跡消失了。

她眯了眯眸,從腰間掏出了手槍和手電筒,撥開洞穴處的荊棘,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。

洞穴裡,躺著兩個人!

一個是嚴森,還有一個陌生的女人。

夏安心立刻大步朝兩人靠近。

她探了探兩人的鼻息,還有氣,冇死。

“嚴森,你醒醒!”她拍了拍嚴森的臉。

可他一動不動,臉色慘白得嚇人。

夏安心趕緊出了洞穴,發射了信號彈。

等待的期間,她不停給兩人做急救措施,可效果甚微。

她為嚴森把了下脈,體內一股氣流肆意亂竄,竟然和慕北宸的病狀有些相似。

她趕緊檢查嚴森的手臂和脖頸,果然在脖頸上找到一個細小的針孔。

身旁的女人同樣如此,後頸也是有針孔。

該死,他們被人注射了東西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