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1章 乖,我就吻你會,不碰你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1章 乖,我就吻你會,不碰你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男人停止了動作!

看著她害怕的樣子,突然猶豫了。

今晚他本來已經做好要了她的準備,可看到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,竟然升起幾分不忍。

夏安心濃密纖長的睫毛,沾染著剔透的淚漬,就這樣哭得一抽一抽的。

慕北宸漸漸將她鬆開,這是一個十九歲的女孩,還是一個心智不成熟的小傻子。

要是他今晚強要了她,她一定會哭一個晚上吧!

他捨不得她痛,手裡的動作慢慢放開,隻是輕輕的吻著她,“乖,我就吻你會,不碰你!”

夏安心睜開佈滿淚漬的睫毛,看著男人的眼睛,突然停止了哭泣。

剛纔那一瞬間,他明明可以強行要了她,可是他卻停下來了,夏安心突然有點看不懂這個男人,真是陰晴不定。

慕北宸的確實現了承諾,隻是吻了她一會就放開了她,不過卻死死的禁錮著她的腰肢,賴在她的床上不走了。

他到底想怎樣?

現在不想要自己?

等自己睡著了,在偷偷要?

夏安心猜不透,但又不敢掙紮,男人的危險隨處都在,她怕等會引來禍端。

外界傳聞慕北宸哪方麵不行,簡直就是胡說八道!

耳邊傳來男人均勻的呼吸聲,淡淡的薄荷味在空氣裡漫開,慕北宸剛纔進來的時候已經洗過澡,穿著一套黑色睡衣,整個房間裡全都是他的味道。

夏安心偷偷的睜開了眼睛,發現男人竟然睡著了,她輕輕的拿開他的手,躡手躡腳準備溜走。

事實她並冇有離開,而是去取來了銀針坐在了床邊,準備為這個男人治病。

她纔來禦景彆苑幾天,就見證慕北宸發病兩次,可想而知他的病情有多麼嚴重。

今天醫生又給他開了一些止疼的藥,她有點擔心他繼續吃藥下去,真會變成腦殘。

畢竟這種藥會有依賴性,更何況會越吃藥效越強,對身體危害很大。

或許是因為醫者仁心吧,她莫名想要幫他。

她是箇中醫,擅長鍼灸,白天為他鍼灸的話會暴露身份,她隻能選擇晚上下手。

當然,要晚上治病,她必須和慕北宸一起睡,趁他睡著的時候偷偷動手。

確定慕北宸已經睡沉了,夏安心拿出細細的銀針,小心翼翼的紮入他各處穴道裡。

慕北宸的頭疼症,很大原因是因為大火留下的心裡疾病,卻也是因為腦部有淤血堆積,導致血液不流通。

這種病其實也可以選擇手術,但是手術風險很大,一般人不能輕易操刀。

夏安心每紮一個穴道都要觀察下慕北宸的表情,這萬一他醒來發現自己給他紮成刺蝟,會大發雷霆吧。

好在,他睡得很死,一動不動。

等到銀針紮入所有穴道後,他竟然冇有醒來。

夏安心深呼吸一口氣,靜靜的坐在床邊等待,也順便打量著慕北宸。

其實不看他那張臉,慕北宸真的像個正常人,他身高足有一米八五,被睡衣包裹著的身材健碩有力,很難讓人猜想到他會是殘廢。

夏安心想到剛纔男人抱著自己滾在床上的那一刻,臉有些發燙,這個男人的力氣真大。

其實她有點懷疑,慕北宸會不會是裝的,這腿部肌肉結實得很,關鍵她還看過,壓根就不像是長期坐在輪椅上的人。

往上看,男人的睡衣釦子解開兩顆,露出一大片性感的小麥色肌膚,關鍵是這個男人還有胸肌。

夏安心忍不住伸手捏了捏,指尖像是觸了電一樣,很快就縮了回來。

她偷偷看了男人的臉一眼,他冇醒,狠狠鬆了一口氣。

在睜開眼睛時,她又鼓起勇氣多看了他幾眼,心裡有點點疑惑,慕北宸的臉其實仔細看有點怪怪的,但她又不知道怪在哪裡。

她悄悄的伸手碰了碰他的麪皮,粗糙的感覺在手心裡劃過,夏安心甚至在心裡想著,這張臉會不會是假的。

心裡這麼懷疑,手更不安分的動了起來,而就在此時,睡得好好的人突然睜開了眼睛,夏安心嚇得尖叫了一聲,伸手立馬將男人頭上的銀針全部拔掉。‘

慕北宸眉頭微不可見的蹙了下,狹眸一眯,一個翻身就將女孩壓在身下,聲音低醇沙啞。

“你在做什麼?”

夏安心心虛的咬了咬唇,轉動著大眼睛道,“剛有蚊子叮你,我就,就幫你趕走。”

蚊子?

嗬....

在自己臉上摸來摸去,像是在趕蚊子?

還有那紮入自己腦袋裡的東西,又是什麼?

慕北宸薄唇一勾,粗糲的指骨執起她的下巴,以這樣子的姿勢能清楚的看見女孩眼底的惶恐,乾壞事時的緊張不安。

“那蚊子趕走了嗎?”

低醇好聽的聲線,縷縷在耳畔繚繞開來,激得夏安心頭皮發麻,臉紅了個透。

“飛,飛走了。”

她不敢看他的眼睛,雖然慕北宸看不見,可這雙眼睛就像是無底洞一樣,她總有感覺自己能被他一眼看穿。

“是嗎?我感覺他飛到我背上了,你在幫我趕趕。”男人忍著笑,又想撩她,就這樣握住她的手朝自己背部摸去。

夏安心隻是碰到他的肌膚,指尖立馬瑟縮了下想要收回,男人卻霸道偏執的撐開她的手掌,讓她掌心全部貼在自己背上。

身體像是過了電一樣,她從來就不知道這個男人的聲音這麼撩,氣息噴灑在她臉上,讓她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得飛快。

他握著她的手像是起了熱一樣,手心翻滾,捂得她也是滾燙滾燙的。

夏安心被這熱度弄得心亂如麻,覺得自己大概是疑心太重了想多了,想要將手從他手心裡抽出來,男人卻按住她繼續下移,嚇得她又叫了一聲。

他,他在做什麼?

剛纔隻是心跳加速,現在她整張臉全部紅透了。

慕北宸清楚的將女孩的驚慌失措看入眼底,她真的很單純,隨便一撩臉就紅成這樣,莫名的,他心情很好,故意在她耳邊吐了一口熱氣。

“感覺怎樣?要是還想摸,換個地方摸,嗯?”

夏安心緊張得咬了咬唇,慌亂道,“不摸了,我不要摸了。”她感覺自己都語無倫次了,心跳得飛快,莫名得發慌,慌得她都不知道怎麼說話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