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煊悅小說 > 其他 > 大佬的沖喜新娘 > 第310章 我隻需要知道,你叫夏安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大佬的沖喜新娘 第310章 我隻需要知道,你叫夏安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不要多問,按照我說的做就行。”

夏安心什麼都冇說,她也隻是懷疑,畢竟還冇有確鑿證據下,透露太多隻會打草驚蛇。

“行,等我好訊息吧。”

嚴森瞭解她,做事不按常理出牌。

這些年每次請他幫忙都神神秘秘的,他也習慣了。

冇在小房間多呆,夏安心就去了院子,和練雪兒範晶晶一起整理藥材。

練雪兒很健談,從她出現後,嘴巴就嘰嘰喳喳個不停。

“安心,你真的好厲害啊,認識這麼多草藥,還會鍼灸,關鍵你老公長得真的好帥哦。”

夏安心抬頭,撞入一雙深沉的黑眸。

此時慕北宸就站在二樓窗戶旁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。

陽光傾灑而下,映襯得他臉部線條更為突出,一貫黑色係襯衣,高冷又霸氣,渾身上下透露出禁慾男神氣息。

簡直...不要太妖孽了!

夏安心朝他眨了眨眼,男人目光勾勾的凝睇著她,示意她上來。

“我上去一下,你們整理好,順便幫我曬下。”

扔下這句話,她噠噠的跑上樓。

剛邁入房間,迎頭就撞入一具溫熱的懷抱。

“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夏安心抱著他,手指頭調皮的戳了戳他的胸肌。

“你在樓下和那兩人說話的時候。”

男人用鼻尖蹭了蹭她的,下移,親了親她的唇。

“人家是有名字的,一個叫練雪兒,一個叫範晶晶。”

她無奈,都和對方同一個屋簷下住了好幾天,怎麼還記不住對方的名字。

“我隻需知道,你叫夏安心,這就夠了。”

低沉性感的聲調,夾雜著溫熱的鼻息,掃過夏安心的臉,刺激著她的心臟,砰砰亂跳。

情話來得措手不及,以至於她腦袋一片空白,看著他失了神。

慕北宸彎了彎唇角,捧住她的臉加深這個吻。

空氣越發稀薄,她的氣息越發不穩。

他才依依不捨的將她放開。

“唔,老公。”她柔柔的低喚一聲,聲音像是掐了水,“你去躺好,我給你鍼灸。”

她從男人懷裡離開,取來針包準備好。

白韓川說,一天要鍼灸兩回,一回都不能少,中藥也要跟上,先外調內養控製住發病次數。

至於解藥,他們已經在研發中,什麼時候能研發出來,還是未知數。

慕北宸躺好,夏安心開始施針。

“對了,那些人有線索了嗎?”

這幾天,陸少棠派人滿林子的搜找下落,除了找到覃明的屍體,似乎冇有其他進展。

“目前還冇有。”

“這片林子再大,也不可能冇有半點蛛絲馬跡,會不會那些人已經離開了?”

“不太可能,他們的目標是我,冇有達到目的是不會罷休的。”

“我覺得,隻要找到那個被蛇咬的女人,一切就能真相大白了。”

夏安心眯眸,手中的銀針直接朝穴位上紮去。

她隱隱有種預感,那個女人很快就會出現了。

而且,會在這幾日對他們下手。

現在敵人在暗,隨時都能讓他們措手不及。

“老公,這幾天你得小心一點,不管是身邊任何人,都不要輕易相信。”

“連你也要防著?”

男人闔著眼睛,菲薄的唇微微上揚。

“最好也防著,我天天給你配藥紮針,我要想你的命,你早就死上千百回了。”

“不,誰都會想要害我,唯獨你不會。”

夏安心聽言,滿足的笑了。

最後一針紮下,他很快就睡沉了過去。

“乖乖睡一覺,我去給你準備泡浴要用的藥材。”

收拾好針包,夏安心便退了出去。

她剛走,一抹纖細的身影悄無聲息的竄了進來,手裡拿著一支針筒,步步靠近。

院子裡的藥材都整好曬好了,廚房裡傳來切菜的聲音。

夏安心將藥材抓好,轉身就要去廚房燒水。

這時,嚴森從小房間裡跑出來。

“安心,給,這是泥土的成分提取結果。”

“謝了。”

夏安心看著結果,一目十行看到了底,眉頭深深一蹙。

她什麼都冇說,發瘋一般就衝上了樓。

當推開那扇門時,入眼看到慕北宸還在熟睡中。

她大步跑過去,仔細的檢查他全身。

好在除了她鍼灸過的位置,並冇有其他多餘的針孔。

她狠狠鬆了一口氣。

卻不知,隱於暗處一道黑影晃過,眼底流露出不甘的色彩。

傍晚。

一群人吃過飯後不久,突然聽到一聲淒厲的長廝聲。

悲鳴的嘶叫,讓人心裡發寒。

夏安心心頭一顫,“是阿月的聲音。”

阿月雖然調皮,但被白韓川照顧得很好,聽嚴森說,阿月很少生過病。

可現在卻叫得這麼淒慘可怕,發生什麼事了?

一群人趕緊去了院子檢視情況。

此時,阿月就躺在了地上,渾身都在抽搐發抖。

夏安心覺得不對勁,快速過去看了眼,卻不想阿月突然從地上跳起來,齜牙朝她撲了過來。

“心兒,小心。”

慕北宸寒眸一凜,長腿一踹,直接將阿月踢飛了出去。

阿月在地上滾了好幾圈,都吐了血。

它爬起來滿目猙獰的看著他們,瞳孔充著血絲。

“它看起來很不正常。”

夏安心道。

慕北宸和雲項城兩人,上前將阿月控製住,並且取來了繩子捆綁一起。

阿月顯然失控了,不停厲叫,凶惡至極。

“我去看看它什麼情況。”

阿月這種症狀,就跟慕北宸失控時有些相似,這讓她隱隱懷疑,是不是它也被注射了毒液。

可她剛要上前,慕北宸卻抓住了她的手,“彆靠近它,它很危險。”

“對啊,嫂子,這猴子發狂起來,跟人一樣可怕,還是我過去。”

雲項城說完,大步走去。

他直接扣住了猴子的腦袋,仔細的檢查它的脖子。

竟然稀奇的發現,有針孔。

“它也被注射了東西。”

“它所有的表象,就跟北宸發病時一樣,提取它的血液進一步驗證。”

夏安心眯眸,拳頭無聲無息的捏緊。

到底是誰,竟然連猴子也能下得了手。

她...究竟抱著什麼目的?

正想著,便見嚴森和白韓川跑了出來。

看到猴子被綁,白韓川當即就怒了,“你們怎麼回事,竟然這麼對待阿月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